許智峯宣布流亡 退出民主黨 :傷痛不懂以筆墨形容 (附聲明全文)

撰文:羅家晴 彭焯煒
出版:更新:

民主黨前立法會議員許智峯11月30日(周一)前往丹麥,惹來「尋求政治庇護」的揣測,及後他回覆查詢時解釋行程屬公務採訪,有關行程將談及氣候轉變。《香港01》其後接獲消息,指許智峯的家人亦已乘飛機離港,暫未知去向,許以「政治人物的家庭生活毋須向公眾交代」為由回應。許智峯今日(3日)香港時間傍晚約8時宣布流亡海外,並退出民主黨。

許智峯晚上在facebook發文表示,在結束一連三日的丹麥外訪後,正式宣布流亡,並退出香港民主黨,暫別香港。(資料圖片/高仲明攝)

許智峯晚上在facebook發文表示,在結束一連三日的丹麥外訪後,正式宣布流亡,並退出香港民主黨,暫別香港。許智峯稱,去年反修例運動與香港人出生入死,在議會奮力抵抗。自國安法生效後,直至離開立法會,「我每一刻也在問自己,我仍可為香港做什麼?」他又指,當街頭抗爭、議會路都不太可能做到時,作為香港人,「在我的崗位力所能及的反抗,就是繼續為香港發聲,讓全世界繼續聽到香港人掙扎中的吶喊。」

許智峯稱,「相比起留在香港、在苦難中仍奮鬥的手足,戰友及年青人」,他在外頭實不配任何嘉許。他強調,流亡不是移民,「我永遠不會移民,永遠無法在另一個地方落地生根,我的家只有香港。」

他又指,現時仍未決定在哪個國家停留,會先安頓家人,計劃家庭、小朋友的未來、生計等現實問題。「我已下定決心,我必定會回家,在光復後的香港,與大家在煲底流淚相擁。」

保安局回覆《香港01》查詢時表示:「每個人應該為自己的行為負責,包括承擔法律責任。特區政府強烈譴責任何棄保潛逃,逃避法律責任的行為。特區政府絕不縱容任何罪犯企圖逃避法律責任。相關部門會按實際情況依法作出跟進,將棄保潛逃的疑犯緝拿歸案。」

許智峯全文如下:
2020年12月3日,我剛結束一連三日的丹麥外訪,在此正式宣布流亡,並退出香港民主黨,暫別香港。
離開香港,聽著一個又一個戰友被捕,判監的消息,手機傳來市民、好友一句又一句「求你千萬別回來」,這種傷痛,我不懂以筆墨形容,亦強忍不了淚水。
去年反送中與香港人一起出生入死,在議會奮力抵抗,現在回想,彷如隔世。國安惡法生效後,香港正式墮入港共暴政的統治,很多香港人問:我們仍可做什麼?答案是:在每個公民的崗位上,做力可能及的反抗。
自國安惡法生效後,至最近離開立法會,我每一刻也在問自己,我仍可為香港做什麼?我曾百般掙扎,希望像去年般再在街頭抗爭,刑責也豁出去了。我亦曾嘗試盡力留在殘喘的議會,用僅餘的身位與暴政周旋。
如今以上都不太可能做到時,我作為香港人,在我的崗位力所能及的反抗,就是繼續為香港發聲,讓全世界繼續聽到香港人掙扎中的吶喊,在外地自由的空氣中,換取香港人應有的言論自由,在政權手中搶回香港的言論主導權,與阿聰等流亡手足攜手,拉闊香港的國際戰線。
相比起留在香港、在苦難中仍奮鬥的手足,戰友及年青人,我在外頭實在不配任何嘉許,只想你們知道,你們為香港的自由所犧牲的,是我背負一生,要為香港奮鬥下去的理由,我會以為香港人的自由打拼為我的畢生志業。我們互相答應大家,無論如何都不放棄,好嗎?
我有一項個人的堅持:流亡不是移民。我永遠不會移民,永遠無法在另一個地方落地生根,我的家只有香港。這也是我沒有尋求任何國家的庇護落腳的其中一個原因。我寧願四處漂泊著,等待回家的一天。我已下定決心,我必定會回家,在光復後的香港,與大家在煲底流淚相擁。
流亡決定倉促,目前我仍未決定在哪個國家停留,亦要先安頓家人,計劃家庭、小朋友的未來、生計等現實問題。我知道這是奢侈的,因為很多苦難中的手足根本談不上有什麼未來。
我在此感謝對我贈上祝福,鼓勵的人,所有議會同事、公民社會的好友、黨友,及一起打拼過的職員同事。曾與大家一起奮鬥過,與有榮焉。我答應大家,為了香港,我會好好活下去。你們也請保重,不捨暫別。
一息尚存,抗爭到底
光復香港,時代革命
智峯謹上

+1
+1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