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會一年・專訪|單仲偕:政府由輔助變監督  籲勿因拒宣誓被DQ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民主派在去年區議會選舉勢如破竹,一舉取得逾380個議席,兼奪得17區區議會主導權。新一屆區議會快將上任一年,民主派與政府關係劍拔弩張,政府官員離場情景屢見不鮮,泛民近期更指摘政府阻撓區議會通過撥款、購買口罩等防疫物資。

葵青區議會主席、民主黨單仲偕接受《香港01》專訪,回顧過去一年區會形勢。單仲偕於1985年首度晉身葵青區議會,慨嘆當下政治形勢「已經變晒」,「從政35年嚟,從未經歷過好似依家嘅政治空間,85年剛剛開放(選舉),當時嘅政治空間,我感覺比現在更大」。

他形容,民政處及民政專員過往擔當輔助角色,當區議會有要求,民政處便會「飛身撲出」,惟至今已演變成監督、「昅住」區議會的角色。

有傳人大常委會將會向區議員「開刀」,褫奪泛民區議員資格,單仲偕說身為民意代表,只能「撐得一日得一日」,「邊個留得喺度(區議會)就留喺度,補選贏返就得」,並寄語區議員不要因拒絕宣誓而被政權DQ。

單仲偕背後的一扇門,是葵青區議會會議室,不過政府把門鎖上。(梁鵬威攝)

批政府以行政手段打壓區會抗疫

區議會上任近一年,處理疫情成為各區議員要務,惟民主派與政府勢成水火,派發物資亦爭拗不斷。

葵青區是近期疫情重災區,單仲偕指,區議會在抗疫上受政府多方面阻撓,例如在疫情初期,採購口罩仍能透過區會撥款,購買本地和外地生產的口罩,惟自八、九月開始被政府阻撓。政府早前發聲明,指民政總署已安排派發由物流署經採購程序購得的口罩,毋須個別部門或民政處進行採購口罩程序,單仲偕反駁,如今區議會既無法通過撥款買口罩,也不可以向政府購買物流署多出的口罩,他批評政府以行政手段,打壓區議會抗疫工作。

他又指,區議會過往召開多次抗疫相關會議,包括就區內指定檢疫酒店的管理問題,希望向政府了解,惟衞生署基本上拒絕派人出席會議,「連呢啲(會議)都唔嚟,仲講乜嘢抗疫?我只係同佢(政府)講(指定酒店)管理問題,咁樣即係要矮化區議會,唔俾我哋作出適當回應。」

根據民主派提供的數據,截至上月,公職人員89次在會議期間離場、逾160項討論議程被民政事務專員指越權,拒提供秘書支援,當時包括最低工資檢討、明日大嶼等。作為資深區議員,單仲偕指,過往在建制派主導下的區議會,曾討論並通過支持「明日大嶼」、政改、「一地兩檢」的政治議題,政府也會派出官員到區議會解畫,惟這些議題在本屆區議會變成了「越權」,不單止官員會離場,離場時更會熄咪、停止區議會錄音紀錄。

單仲偕指,過往在建制派主導下的區議會,曾討論並通過支持「明日大嶼」、政改、「一地兩檢」的政治議題,政府也會派出官員到區議會解畫,惟這些議題在本屆區議會變成了「越權」,不單止官員會離場,離場時更會熄咪、停止區議會錄音紀錄。(梁鵬威攝)

權力無法收回 單:政府要令區議會一事無成

政府和民主派在區會角力愈演愈烈,從政35年的單仲偕進一步分析箇中原因。他指,港英政府在81年成立區議會,94年已開始全面普選,回歸前政府透過下放權力,為區議會充權,提高區議會的諮詢角色和影響力,這是區會第一次充權。2003年民主派在區選大勝,建制派07年大翻盤,並於11年、15年將優勢擴大,令政府第二次向區議會充權,除了為各區設1億元小型工程撥款,區議員的薪津增加,待遇更佳。

在兩次區議會充權後,建制派卻在去年區選兵敗如山倒,他認為由於下放權力無法即時收回,政府便要透過政治和行政手段,令本屆區會「唔能夠做到好多嘢、盡量一事無成」,方便日後建制派翻盤,同時或借立法會的真空期,將《區議會條例》具體化,進一步收窄區議會可討論的範圍和職能。

單仲偕續指,區議會過往是支持政府的重要組成部分,不少區議會曾在兩次政改、《逃犯條例》修訂等通過動議,為政府搖旗吶喊,惟民主派主導下的區議會也不再是支持政府的政治組織,故政府要透過不少方法打壓本屆區議會,「以前區議會為政府搖旗吶喊,而家做不到就要矮化你;呢條橋(支持政府)行唔通,所以用《區議會條例》61a嚟遏止你(區議會)。」

反觀本屆區議會,單仲偕認為民政處、專員已變成了監督、「昅住」區議會的角色(梁鵬威攝)

指昔日民政處為區會「飛身撲出」

「葵青七子」之一的單仲偕85年首度晉身區議會,94年至00年出任葵青區議會主席,03年放棄角逐連任,去年因反修例風波「出山」,並第二度出任區議會主席。今昔對比,單仲偕指首次擔任區會主席的時候,官員與議員互相尊重,民政處、民政專員會盡量反映、落實區議會的意見和動議,擔當積極輔助區議會工作的角色,「以前我做主席嘅年代,區議會要睇乜嘢、探訪乜嘢、想去了解乜嘢,政務署、民政處就會飛身撲出,聯絡不同部門,好快會安排到,相關部門要拎區議會同事嘅意見,民政處亦會好快協助安排。」

反觀本屆區議會,單仲偕認為民政處、專員已變成了監督、「昅住」區議會的角色,「討論都唔俾你討論,討論咗都唔會幫你手。(政府)你話我哋(民主派)政治(化),其實政府比我哋更政治,因為而家幫區議會做嘢係政治不正確,我哋傾民生議題,已經唔係略有阻撓,係好大阻撓。

單仲偕前日下午在區議會主席辦公室接受訪問,晚上即傳出中央擬DQ區議員。單仲偕在訪問直言,估計未來十八個月或有重大轉變。(梁鵬威攝)

料末來一年半有大改變 或DQ區議員

單仲偕前日下午在區議會主席辦公室接受訪問,晚上即傳出中央擬DQ區議員。單仲偕在訪問直言,估計未來十八個月或有重大轉變,或透過宣誓DQ區議員,甚至將由區議員互選的選委數字,由117席減至50席,將政協的選委數目增加。

在DQ陰霾下,單仲偕指,參選時已簽署效忠特區和擁護《基本法》的聲明,只是無做到舉手宣誓的儀式,「再宣誓DQ,只係搵個方法同理由砌你」,他強調區議員不要因拒絕宣誓而被DQ,同時條例規定議席空缺需補選,作為民意代表,只能「撐得一日得一日」,「邊個留得喺度(區議會)就留喺度,補選贏返就得。」

他形容港人政治空間已被收窄,但不應「自我收窄」,又認為在政治大氣候下,市民對民主派的支持不會有太大逆轉。

+11
+11
+11
+16
+16
+16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