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珮帆倡合併大律師、律師 黨友馬恩國斥外行人:管好IT界先啦!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香港司法界近月不時遭建制派狙擊,民建聯立法會議員葛珮帆日前接受《大公報》訪問時表示,香港至今仿效英國保留大律師是毫無意義,既增加訴訟費用,又給予部分人過高權力,屬「巨大漏洞」,更稱「大律師公會根本就不應該存在」。

葛珮帆言論一出,隨即引起熱議,其黨友、香港法學交流基金會主席兼大律師馬恩國反駁,指葛珮帆未讀過法律學位,外行人管內行人,言論令法律界反感,著對方「管好IT界先啦!」

馬恩國:大律師變律師就唔反政府?

馬恩國接受《香港01》查詢時指,葛珮帆的建議在政治上無效果,「大律師變咗律師,個班大律師係咪就唔係黃絲、唔反政府?」他認同,政治上大律師公會有問題需要處理,但並非要處理「大律師」這職業,「大律師入面都有藍絲,我咪係囉。」

他批評葛珮帆外行人管內行人,「佢管好IT界先啦,法律學位都未讀過,又未執業過」,又稱大律師經過苦讀才得到這榮譽,取掉大律師的名銜會令法律界反感,「你咁樣唔係幫緊中央。」葛珮帆投身政壇前,曾創辦互聯網專業協會(iProA)。

對於今次高調反駁黨友,他強調自己只是在「講道理」,「唔係政治歸邊,(葛珮帆)黨唔黨友係另一回事。」

大律師公會主席夏博義今年1月上任,即提出修改《港區國安法》條文,被港澳辦、中聯辦點名批評挑戰國家主權底線。夏博義之後被指曾任英國市議員,現時仍是英國自由民主黨成員,全國政協副主席梁振英多次發文狙擊,要求夏博義辭職。

馬恩國:外國律師和大律師專業無結合

對於葛珮帆建議盡快檢討香港律師制度,舉例指英國律師和大律師專業正邁向結合,馬恩國反駁指,英國和澳洲等地的律師和大律師專業並無結合,訓練內容、時間和發牌機構也有不同,只是有人可能做了數年事務律師,再轉為大律師,擁有兩個名銜,因而有人誤解,強調「大律師」與「律師」的工作性質不同。

他形容兩者分別猶如「普通科醫生」及「專科醫生」,「唔能夠叫個普通科醫生去幫人做心臟科手術。」

張國鈞建議政府修改《法律執業者條例》規管律師團體,包括收回自我監管權。(資料圖片/張浩維攝)

張國鈞質疑大狀公會變政治組織 可收回自我監管權

此外,民建聯立法會議員張國鈞接受傳媒訪問時指,大律師公會常以專業身分就政治議題發表意見,但會以「法律」角度包裝,難以界定是否過分參與政治,或已成為政治團體,不過若律師團體以政治為先,對社會沒有好處。

他建議政府修改《法律執業者條例》規管律師團體,包括收回自我監管權,由政府部門或成立獨立法定組織代替,法定組織可加入業界、非業界人士和政府官員,做法與地產代理監管局相似。

大律師公會副主席葉巧琦表示,現行制度下,中小型律師所可委聘任何年資的大律師,但若大律師及律師合併,資歷較深的大律師自然會被大型律師行吸納,變相大大收窄中小型律師行的生存空間。(資料圖片)

葉巧琦:香港沒有需要合併大律師與律師

大律師公會副主席葉巧琦以個人身分表示,大律師及律師工作性質不同,大律師主要負責訴訟,而事務律師負責與客戶聯繫、「攞指示」,為保障大律師獨立性,大律師與客戶的關係不及事務律師密切,以免打官司時過於投入,認為香港沒有需要合併大律師與律師。

她提到,現行制度下,中小型律師所可委聘任何年資的大律師,但若大律師及律師合併,資歷較深的大律師自然會被大型律師行吸納,變相大大收窄中小型律師行的生存空間。

葉巧琦希望葛珮帆加深對法律界的了解,「麻煩佢認識清楚啲,個名係大律師,唔係真係大啲。」

另外她指出,大律師公會憲章列明,公會有責任就法律層面的問題發聲,向政府提供意見,公會不會因某些議題有政治元素而不提,否則無法履行職責,強調公會並非政治團體。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