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〡國安法下首個六四 蔡耀昌:32年來最凶險 支聯會不改綱領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今年是六四事件32周年,每年風雨不改到維園悼念的支聯會,可能迎來最嚴峻的考驗:首次在《港區國安法》下舉辦六四集會、五大網領被質疑違法,以至支聯會主席李卓人身陷囹圄,很多人關心,六四燭光能否一如往年照亮維園?

支聯會秘書蔡耀昌接受《香港01》訪問時表示,支聯會仍維持原定計劃,進入維園燃點燭光,暫未接獲警方任何通知。至於會否有Plan B,他稱言之尚早,強調支聯會一定會堅持和理非,向支持者負責。

支聯會五大網領中的「結束一黨專政」口號,被指違反《國安法》,蔡耀昌指,支聯會無作任何修改,又透露現時約有200個會員團體,暫有3個辦事處退出,未有太大影響。他認為支聯會要思考如何維繫組織,維持一定規模,繼續與港人爭取平反八九民運,令歷史不被遺忘,「我們沒有離開香港,有坐監準備,我相信(悼念六四)一路搞下去不是個人的榮辱,而是初心和本業可以走下去。」

+4
+4
+4

支聯會主席李卓人涉前年8.18和8.31案被判14個月,這位支聯會的靈魂人物,今年將首度缺席六四晚會。蔡耀昌在訪問中稱,失去李卓人的帶領確有影響,但強調支聯會有多年經驗,實際操作上無大問題,暫由副主席何俊仁負責召開會議,帶領討論。

除李卓人外,蔡耀昌和何俊仁均有官司纏身,涉及10.1非法集結罪下月開審,兩人有機會要還押。蔡耀昌稱,今年政治環境嚴峻,常委會曾討論各種情況,包括多名常委同時或分開被還押等,但強調支聯會仍有其他常委、職員和義工,料運作不會有大影響。

蔡耀昌直言,當前的政治環境是前所未有,惟何時面對還押、坐監等情況,非自己能控制,「其他人可以一人行多步,可以頂住,一方面要堅定,另一方面要靈活做事,我們常說要有堅定的勇氣,同樣時時刻刻都需要政治智慧。」

蔡耀昌表示,支聯會仍維持原定計劃,進入維園燃點燭光,又指支聯會早前曾聯絡康文署,至今仍未接獲任何通知。(張浩維攝)

爭取合法為最重要考慮 談Plan B言之尚早

32年來,維園六四晚會風雨不改,一點點的燭光點燃盼望,惟此情此景今年或不復在。康文署早前稱,已暫停處理轄下免費康體場地作非指定用途活動的預訂申請,直至另行通告。蔡耀昌表示,支聯會仍維持原定計劃,進入維園燃點燭光,又指支聯會早前曾聯絡康文署,至今仍未接獲任何通知。

蔡耀昌認為,維園六個球場去年因應疫情被封,現時疫情已放寬,球場亦重開,若非政治考慮,相信今年可舉行晚會。他又指,支聯會將繼續循法律和行政程序申請,強調支聯會定會堅守和理非,以爭取合法為最重要考慮。至於會否有Plan B,蔡耀昌稱有需要才作決定,現時言之尚早。

去年六四晚會因疫情為由不獲批,支聯會一如以往入維園舉辦晚會,警方事後票控20多人涉煽惑他人和參與非法活動。《港區國安法》已正式實施,會否擔心參與集會或觸犯《國安法》?蔡耀昌認為,最近涉及未經批准集結案件的判決,有關定罪和判刑是大家難以想像,強調支聯會作為一個組織,定會思量行動,對支持者負責,「一方面有所為,一方面不所為,要堅持的堅持,要靈活的靈活。 」

蔡耀昌透露,現時支聯會約有200個會員團體,過去數月暫有三個辦事處申請退出,其中公民黨陳琬琛早前去信支聯會,表明從沒參與該會任何活動。(張浩維攝)

現有約200個會員團體 暫有3辦事處退出

街工前立法會議員梁耀忠涉8.18未經批准集結案,被判囚8個月,緩刑12個月,其辦事處早前退出支聯會,外界擔心會觸發退會潮。蔡耀昌透露,現時支聯會約有200個會員團體,過去數月暫有三個辦事處申請退出,其中公民黨陳琬琛早前去信支聯會,表明從沒參與該會任何活動。「當然我們不能說留低的人是勇者,不留低的就是怕死,不是這樣簡單。」蔡耀昌稱,有關辦事處退出對支聯會運作沒大影響,但認為支聯會應思考如何維繫組織,維持一定規模,繼續與港人爭取平反八九民運,令歷史不被遺忘,同時會秉持政治承擔和勇氣。

對於我們參與多年(民運)的人,我覺得承擔是毫無疑問,我們沒有離開香港,有坐監準備,我都相信(悼念六四)一路搞下去不是個人的榮辱,而是初心和本業可以走下去。
蔡耀昌

蔡耀昌稱,支聯會並無作綱領修改,又指五大綱領是因應當年六四事件後提出的短、中、長期目標。(張浩維攝)

面對32年來最凶險狀況 無作綱領修改

最近支聯會處於政治風眼,有建制派指支聯會口號「結束一黨專政」,可能違反《國安法》。蔡耀昌稱,支聯會並無作綱領修改,又指五大綱領是因應當年六四事件後提出的短、中、長期目標,希望最終達致中國全面民主,包括制度上更文明,避免悲劇再次發生。

1989年六四事件後,支聯會曾被指顛覆性組織;97年回歸前,支聯會曾擔憂不能再辦六四晚會;03年以為《基本法》第23條勢通過,「七一」遊行令立法拉倒,蔡耀昌坦言,若當年23條成功立法,「支聯會九成沒有了」。那麼支聯會能否捱過這次大風浪?蔡耀昌形容,這次無疑面對最凶險的狀況,特別是現在有法律工具可處理。

蔡耀昌憶起03年大遊行前,民間團體曾作大型討論,有人提出立法後應如何抗命,但他當時稱重點應討論如何去改變,腦海只浮現電視劇一句對白,「如果我們不做好現在,我們根本沒有未來。」

蔡耀昌認為,民主派須重新構思策略,在法治、傳媒、民間社會等層面維持原有價值。(張浩維攝)

料六四議題不易在港消失

支聯會爭取平反六四多年,這條路似乎遙遙無期,蔡耀昌說沒沮喪,只對現況感不安、甚或憤怒,但沒悲觀的權利。他稱內地民主運動過去三十年都是碰碰撞撞,但仍有不同人前仆後繼,在僅餘空間「擦邊球」,他相信六四議題不易在港消失,仍然有空間。蔡耀昌認為,民主派須重新構思策略,在法治、傳媒、民間社會等層面維持原有價值,他直言現階段不易再有大型和整全的運動,「甚麼都要守得多點,不是死氣沉沉等運到,等人捉」,強調在這困難的環境一定有事可做,亦應該要做。

我覺得這麼多年來都有新一代笑我們和理非、合法,我仍然覺得這是一個重要的基礎。
蔡耀昌

支聯會正式「入紙」申請六四集會。蔡耀昌強調,會繼續堅持支聯會五大綱領。(梁鵬威攝)

社會難有急風暴雨式轉變 盼更多人重回和理非價值

蔡耀昌坦言,六四晚會與其他運動的分別,正正是深入民心。他稱過去有人批評支聯會行禮如儀,「老老土土」,但強調這些活動,即使無組織仍能發揮作用。他稱97年回歸前支聯會曾呼籲市民,如無人再辦六四晚會,每個市民就拿著蠟燭,自行到維園或其他地方燃點燭光,「六四不是一個人或組織的運動,持續下去是群眾運動,表面上無甚麼力,但如果能持續,多人參與,這種力量才是最有用。」

「經歷不少風風浪浪都好,我始終相信在現代社會,你很難有急風暴雨式的轉變,經歷過去兩年情況開始明白,所以有沒有甚麼是細水長流,大家要知道這個重要。」蔡耀昌期盼未來更多人回到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價值,「仍然在當代社會最有力、可持續、長遠得到支持、政府最難全面摧毀的東西。」

+10
+10
+10
+24
+24
+24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