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32︱後國安法年代的世代諒解 李傲然:已無空間作路線之爭

撰文:林劍
出版:更新:

今日(6月4日)是六四事件32周年,是《港區國安法》生效後首次。對香港人來說,六四事件是難以忘記的歷史傷痕,然而今年政府再以疫情為由禁止集會;紀念六四活動的台柱支聯會,亦面臨前所未有政治壓力,部分口號被指違反國安法,前途堪憂,以至六四事件日後能否在公眾集會悼念,亦成疑問。這種政治局面,曾經和上一輩「分家」紀念的年輕一輩看在眼裡,相信別是一番滋味在心頭。
曾在尖沙咀參與另一場六四集會的油尖旺區議員李傲然,今年再次接受《香港01》訪問,談及對六四的感悟。他認為在如今政治局勢下,會對「愛國、大中華」的上一代更多體諒和理解,彼此唇亡齒寒,「再分那麼多路線已有點多餘」。
他認為,兩代人對六四的感受,始終受限於歷史時空,無可避免有所不同,但以近日政治局面看來,連六四歷史日後會否被當成「假資訊」,禁止紀念和討論都不知道,已沒有空間再作路線之爭。

指六四集會為「一國兩制的重要指標」

李傲然首先質疑,政府今年禁止六四集會,實際上與疫情無關:「(政府專家顧問)袁國勇說過,第四波疫情已完結。警方宣布反對集會後不久,(保安局局長)李家超就發出新聞稿,說參與這個集會違法、最高可判監5年。重點是,政府這樣做,到底想向公眾發放什麼訊息?」

他提到,去年參與六四集會的黃之鋒、梁凱晴等人,都被判處監禁,官員又事先出言放話不得參與今年的集會,反問政府到底是否想發放訊息,連和平集會都開始「此路不通」:「過去30年來,維園集會風雨不改,有幾年低潮期,人數寥寥幾萬人,但這是溫和人士表達意見訴求的機會,是否連這個都容不下?」

他認為,六四集會能否繼續舉行、市民能否繼續公開紀念六四歷史,是「一國兩制」的重要指標:「六四在中國大陸(內地),是一件不能討論的事情,你在百度搜尋一下,完全找不到相關資訊。當然,他們(內地人民)可能也知道這麼一件事,但大家的理解未必一樣,他們可能只會覺得是『歷史事件,要向前看』,但香港人會拒絕遺忘。這(能否繼續六四集會)是反映著『一國兩制』是否持之以恆運作下去,也是集會的自由,如果(政府)不同意,就不讓大家搞集會,這其實違反不少人對『一國兩制』的認知。當連香港都不能紀念六四,到底香港會否就此變成一個普通的中國城市呢?」

李傲然認為,從北京角度,如果香港人都選擇遺忘六四歷史,其實同時象徵港人對在中國國土裡發生的事件,情懷愈來愈淡薄,反而與「維繫港人的大中華情懷」有所矛盾,這一點值得所有人思考清楚。

+3

如日後六四被當「假資訊」不意外

《國安法》去年在港實施後,主張「結束一黨專政」的支聯會陷入政治風眼,有建制派人士指控支聯會綱領違反國安法,呼籲民主派盡快與支聯會切割,亦有內地學者指保安局應要求支聯會刪改綱領,否則取締。對六四事件的描述,近年開始出現認同官方說法的情況,港區人大代表馬逢國近日指,據官方版本,天安門廣場之外有發生死傷事件,而天安門廣場,官方報道是沒有死人,「愈來愈接受天安門廣場無死人這個事實」,又說坊間有很多「假訊息」。

一江之隔的澳門,近日當局指「追究屠城責任」、「結束一黨專政」等口號涉煽動顛覆政權及,而「屠城」等字眼屬「虛假宣傳」,因而禁止紀念活動。基於上述背景,香港市民容易衍生一個疑問:六四集會是否自此成為絕唱?日後港人紀念六四歷史,會否被當成「假資訊」?

「先別說明年六四有沒有機會(再辦紀念活動),就連64日之後發生什事,我和你都不知道吧。」李傲然苦笑說。他指,眼見香港政治言論空間減少、教科書又要加入國家安全教學,「有很多學者、知識分子都會擔心,香港再這樣下去,會否有一些歷史事件被遺忘呢?今日沒有,不代表之後沒有。只能說,如果出現這些事情,我不會感到意外。」

更願意理解上一代愛國情懷

本土派、傳統泛民過去就悼念六四有不少爭拗,在現時政治環境下,李傲然承認會對愛國、大中華思想的上一代有更多了解,保持包容和胸襟。他引述支聯會主席李卓人早前在10.1集結案的求情信內容:「我爭取中國民主改革已40多年。這是我的苦戀,愛國是那麼沉重。我記得有位傷痕文學作家白樺曾悲傷地說︰『您愛國家,可是國家愛您嗎?』」李傲然指,對於李卓人那一代愛國民主派而言,愛中國、愛人民是一種深入骨髓的想法,會表示理解,只是覺得「襄王有夢,神女無心」。

李傲然強調,不會用「和解」、「世代爭論」這些詞語,因為以往兩代人有不同想法是十分平常的,不能說是什麼大矛盾,只不過現時眼見愛國的上一代和年輕人受著同樣的政治壓力、六四日後是否能紀念、支聯會會否被取締都成疑問,會比起以往更願意體諒他們。「大家都拒絕遺忘六四歷史,出發點是一致的。而當去到一個唇亡齒寒的地步、(全國港澳研究會理事)田飛龍明說要取締支聯會,再分那麼多路線,已經有點多餘,算是『路見不平,拔刀相助』吧。活在今日的香港,大家都沒有本錢和空間,再作路線之爭了,爭取更多生存空間,才是最重要。」

在2019年或之前,六四集會一向在維園風雨不改舉行,惟近兩年都被警方禁止。(資料圖片)

以自己方式記住歷史 願大眾毋忘

被問到今年六四當日有何計劃,李傲然表示,會堅持「絕不遺忘歷史」的原則,以自己的方式保留這個記憶,「我會用自己的方式,自行記住這個重要的日子。希望大家都不要忘記這件事曾經發生過。」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