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子強明報專欄擱筆:寫政治評論已改變不了什麼 仍擔任中大講師

撰文:周皓宜 鄭寶生
出版:更新:

自2006年起為《明報》撰寫政治評論專欄的中大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講師蔡子強,今(23日)宣布該專欄擱筆。他稱,漸漸發現寫政治評論,已經改變不了什麼,疲累和無力感都很重,希望休息和沉澱一段時間。
他稱早有擱筆之意,但決定完成「『完善』選舉制度」和「中共創黨歷史」兩個系列才擱筆,坦言寫選舉制度系列時很沮喪,因怎樣寫也絲毫改變不了什麼,「寫,只是為了一盡一個研究本港選舉制度20多年的學者之言責。」
他接受《香港01》查詢時表示,日後仍會評論時事,稱明白現時香港較少學者願意向傳媒評論政局,而自己幾年後退休,顧慮較少。至於中大終身教職,蔡子強說自己原想提早至未來一兩年退休去旅行,但疫情下「邊度都無得去」,加上學系人手未準備好,因此會留下。

指政治專欄需大量資料蒐集 情緒低落、負擔過重

蔡子強今在《明報》以「告別的年代:每個道別都感恩」為題撰文,宣布專欄擱筆的決定。他形容現時是一個「告別的年代」,「告別的不單是朋友,也包括我們長久以來的生活方式和相信的價值,例如無罪推定、言論自由、公營廣播等,甚至就連想買份報紙、罵幾句投白票、穿自己喜歡之顏色的衣服出街、手機亮燈……如今也會一一受到恫嚇,遑論上街遊行了。政府前後矛盾,律政部門標準不一,都逐漸習以為常。」

他又稱,漸漸發現「今天自己寫政治評論,已經改變不了什麼」,「寫歷史和人文風景,會令自己開心;但今天寫政治則不然,疲累和無力感都很重。實在很想休息和沉澱一段時間。」

蔡子強回覆《香港01》查詢時表示,自己主要在明報撰寫政治評論,亦有在其他傳媒寫電影、文化、歷史、校園、旅遊等專欄。他指寫政治評論需要花大量時間、心力做資料蒐集,負擔很大,而最近政治局勢亦令他情緒低落,難以負擔。他提到,90年代時社會曾嘗試多議席單議制、兩議制單票制,而他的文章亦曾影響選舉制度討論,但坦言最近的選舉改制「你講乜都無用」,而這亦是他擱筆的主要原因之一。

「不想寫自己不相信的事」

蔡子強在《明報》最後一篇專欄文章指,「我不想朋友看不起我」,他解釋有些昔日朋友「道不同不相為謀」,對方「很成功」,但朋友圈子之中並不喜歡他。重視朋友的蔡子強笑說「我自己唔成功」,亦不需要太成功,「但希望朋友仍然尊重我」,因此要寫一些自己相信的事,不能夠「因為你要想成功而寫另外一啲嘢」。

曾指梁振英借女兒做公關騷 被梁太批「涼薄」

蔡子強文章曾引起爭議,2014年,蔡子強於《明報》撰文,指時任特首梁振英女兒梁齊昕發佈疑似割腕的自殘照,引發外界對她精神狀况的憂慮,質疑梁振英之後發放家庭合照,把女兒作自己的「政治公關show」。事後梁振英太太唐青儀批評蔡子強「無知、刻毒、涼薄」,更稱「當我知道蔡先生佢原來係一位大學講師嘅時候,我不禁倒抽一口涼氣。」

2019年,梁振英在Facebook批評蔡子強美化「佔中九子」,質疑他為何不叫自己子女上街,形容蔡是「醒目仔」,「叫人衝,自己鬆」。蔡子強當時回應指,他並無子女,也不會強迫子女或學生做什麼。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