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盛智文籲忘掉港英日子 毋須恐懼共產黨:移民港人終會回流

撰文:林嘉成
出版:更新:

盛智文(Allan Zeman)政商界打滾多年,與不同陣營都「有偈傾」,報名參選立法會當日,他公開鼓勵泛民參選,表明若索取提名有困難願意相助。他接受《香港01》專訪時透露,過去一段時間有5至6名泛民希望得他提名,最終給了狄志遠,「我想見到有泛民入閘,不致於被詬病『清一色』都係親北京人士。」

對於反修例事件以來,大批泛民被捕甚至入獄,與不少泛民份屬友好的盛智文說感到遺憾,又指不應該對共產黨有恐懼,「內地甚至比歐美更加資本主義,『共產黨』只是沒有改名而已。」

今次立法會選舉有不少具中資及內地背景人士參選,勢成建制版圖內新一股「紅籌」勢力,盛智文認為並無不妥,「他們都是香港人,無論回歸前、定回歸後嚟到;大家再睇吓今日股市,中資佔了75%。」他說中資只會愈來愈多,這些人既然持份便有代表性,認為香港人只能向前望。

+4
忘掉舊日子,忘掉英國人喺度嘅日子,他們已經離開咗,係新一頁啦!
盛智文
佢(狄志遠)打畀我,說在爭取提名上遇到麻煩,可唔可以幫他一把。我說『可以,但接到很多電話,畀我時間考慮一下』。
盛智文

新選舉制度下,所有立法會參選人都要向選委「拜票」,取得五大界別各至少兩票,拒絕參選的民主派形容是「屈辱」。非建制派入閘門檻高,盛智文最終選擇助新思維狄志遠一力,出選社福界,「我認識佢,事實上很久之前都捐過錢畀佢。當年(佢)好似係選區議員,一個星期六下晝,佢想我幫他站台,我都去咗。」

盛智文指與何俊仁及黎智英相識多年,「我唔同意佢哋嘅主張,佢哋都很清楚,但唔緊要,都係朋友。」(羅君豪攝)

泛民若不抗拒國安法願提名 杯葛非正確選擇

「我不介意你嘅政黨,機會好緊要!」盛智文面面俱圓,人脈遍佈左中右,以往無論民主黨、自由黨,抑或民建聯,各黨團的黨慶都有他的身影,「佢哋都係朋友,要募捐、有麻煩,我都伸出過援手。」他說自己7歲喪父,經歷過無助,「所以經常想,如果有人需要我,為何不?」

泛民是否參選新立法會,盛智文說是他們的權利,但相信杯葛並非正確選擇,「我係一個戰士,會嘗試所相信嘅嘢,而唔係匿埋或者行開。」他說如果溫和泛民「不抗拒國安法,為甚麼不去選?我樂意提名,我希望穩定,為了香港人,大家可以過好日子!」不過,他指確實有很多人不幸地惹上麻煩,「因為前年的事件,客觀上有人無法再服務。」

憶與黎智英識於微時 泛民都是好友

盛智文不經意提到何俊仁、黎智英、李柱銘、劉慧卿,指大家相識多年,「我唔同意佢哋嘅主張,佢哋都很清楚,但唔緊要,都係朋友。」對於大批泛民入獄、被捕,盛智文說很傷感,特別與黎智英「識咗好耐好耐,佢做《蘋果日報》前開過冷衫廠,我嗰陣開貿易公司,成日畀單佢做,那時候都仲後生,我哋差不多歲數。」

盛智文指社會不需單一的思考模式,不管有何想法或決定,都應該互相尊重,「所有人為一個整體,為咗更好嘅生活,應該係咁樣」,而前提是不暴力、不傷害人。他指前年反修例期間,「所謂嘅『民主運動』變得暴力,破壞地鐵店舖,係最令人唔開心。呢個唔係香港,唔係叫做屋企嘅地方。」

《港區國安法》落實後,港府在各領域進行「撥亂反正」工作,但也有建制聲音質疑動作太大或「矯枉過正」。盛智文回應指「無法必亂」,舉例指年初美國前總統特朗普支持者闖入國會,現在很多都面臨審訊,要坐監:「都係一樣,犯了法就要接受審訊,我哋有獨立嘅司法系統,法官不涉政治,北京都無得施壓,無足夠證據便會脫罪。」他指,獨立的司法系統也是香港吸引投資者的原因,「因為出咗事,總相信呢度會有公平審訊。」

理解23條須加辣 損營商環境?盛籲信任政府

隨著《港區國安法》實施,《基本法》第23條亦提上日程,不少外資擔憂營商環境受損。來自商界的盛智文則認為,法律是為了保護人民,繼續享受正常生活,表示絕對理解。政府明言23條立法將是 2003年的加辣版,盛智文若成功入局將手握一票,「(距今)都19年啦,世界已經劇變。」他認為加辣在所難免,呼籲市民要相信政府:「我認識(律政司長)鄭若驊,她的心思都在香港,想為香港服務。我都認識這些官員,他們都關心香港,不會傷害人民。」他又指,《反外國制裁法》遲早在香港實施,指中國今日不同往日,「非常自信,保護自己嘅法律同國家係沒錯,唔通你想被歐美制裁?」

不過,他相信政府會有讓步,「(最終)係各方都可以接受嘅方案,港府同北京都不會想失去跨國企業,佢哋心中有數、有分寸。」

盛智文指殖民地時代已過去,公眾觀感有需要改變,既然中資佔比愈來愈吃重,新政治勢力崛起並無不妥。(羅君豪攝)

不應恐懼共產黨 香港有幸屬於中國

新選舉制度下「紅籌」勢力崛起,訪問之際提名期僅開展了兩天,已有至少5名中資或內地背景人士參選,較為注目的是交銀國際董事長譚岳衡,他1997年來港工作,公開資料顯示,他1997年前在國家發改委工作,為中共黨員,但他之後向傳媒否認。盛智文笑言不能活在過去,「唔好見到個名就好驚訝,好似其他銀行家,佢可能非常睿智。」

盛智文指新制度猶如刮骨療毒,「香港仲係『一國兩制』,但係有中國特色」,他指殖民地時代已經過去,公眾觀感有需要改變,既然中資佔比愈來愈吃重,新勢力崛起並無不妥:「逐漸大家嘅生活會變好,如果執着舊觀念,我哋會玩完,會留在蝸居一無所有。」盛智文舉例指英國脫歐鬧司機荒、美國兩黨傾軋供應鏈斷裂,反觀中國體制奏效,「香港應該慶幸係中國嘅一部分。」

盛智文指,不少外資現時因為封關問題想要撤離,「但唔要緊,我哋唔會死,更多內地公司會嚟落戶投資。」

+6

對移民潮感悲傷 祝福離開的人:信會回流

後國安時代的香港,根據今年中統計處數字,去年近9萬人選擇離開香港。盛智文說,由佔中開始一直觀察着,覺得港人迷失了,「人的天性係討厭轉變,但其實(國安法)有咩問題呢?被告知法律框架,我喺框架內生活,不牴觸它,你依舊可以好好生活。」

盛智文見證過97年前的移民潮:「很多人離開香港,回歸前一周外媒齊集香港,《財富》雜誌以『香港之死』為封面故事,但十年後正如所料都返來香港生活。」他說對於離別總是傷感,希望離開的人一切安好:「你可以試,但會好困難,你係外國人,即使那些地方標榜開放包容,但我相信會有好多不如所願。」

盛智文稱,除了牽連示威運動而擔心被捕坐監的人,相信其餘絕大多數都會回流,希望香港人學識欣賞中國的改變,「2008年我決定加入中國籍,放棄加拿大國籍,我再無其他護照,意味著我好深信地球上呢個角落。」他說英文有句諺語「杯子是半空定半滿」,自己永遠樂觀對待生活,有日泛民也會重回選舉。

我知道我係鬼佬樣,但外邊係白色,內心是黃色,好似粒蛋。我好習慣喺呢度生活,一直視香港為家。
盛智文

立法會各界別參選人名單,請參閱《香港01》選舉網站。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