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盛智文「處男」參選:向750萬港人問責 富人有錢毋須關顧

撰文:林嘉成
出版:更新:

立法會選舉大改制,選委會界別「翻生」,而且一下子增至40席,被政界形容為「國家隊」。在中央希望增加競爭情況下,建制陣營在選委界料上演「自由搏擊」,除麥美娟、梁美芬等舊將「轉跑道」,選舉新丁備受觸目,當中不乏重量級政商名人。

曾任海洋公園主席而廣為港人認識的盛智文(Allan Zeman),提名期首日搶閘報名選委界,首度落場打選戰,格外引人注目。盛智文接受《香港01》專訪時笑言,索取提名時已有選委好友嘲弄他「瘋了」,「但都覺得我是作了正確決定。」他說回歸後議會被「拉布」癱瘓,舊制度下肯定不會參選,因相信新制度可有所作為,決定走上選舉擂台。

選委界別佔40個議席,只由1,400多名選委全票投選,但盛智文說自己「百分百會向750萬人問責」,認為有議席便莫問出處:「直選議員的票值亦不會更高,作為一個整體,代表的就是全香港。」

盛智文首次參選立法會,提名期首日即搶閘報名。(羅君豪攝)

公職王「處男下海」:火車是時候重回正軌

政圈對盛智文來說不陌生,他在香港生活近半世紀,回歸前已出任公職,最為人熟知的是2003年起出任海洋公園主席,現時仍留任名譽顧問。其他公職還包括市建局、特首創新及策略發展顧問團、機管局及西九管理局等,高峰時身兼5、6項公職。盛智文說,自己早已是公眾人物,一舉一動被公眾審視,「(出選)立法會無咩唔同,所以對我嚟講,睇唔到係一個問題。」

活躍政商界,但到72歲才「處男下海」,盛智文笑稱是見到時機,認為新制度下再無政治鬧劇,形容是火車駛回正軌的時候,「以往我都出席過會議,試問邊有人會鍾意畀人指住個鼻鬧,爬上枱,所以林鄭、曾蔭權都唔鍾意去。」新制度清除了障礙,自己亦希望未來4年利用自己經驗及人生幫助香港;無黨無派,重設的選委界別就特別適合初試啼聲,他意有所指地表示:「直選同功能組別都已知道(遊戲規則)點玩,但選委界別卻是全新。」

議席莫問出處 直選票值不會更高

新制度總議席增加,直選議席反縮水、功能組別的選民基礎收窄。本身是飲食界選委的盛智文,不認同議會失代表性,「無論哪一界別都是由港人投選,總數90席構成了香港。只要有議席,莫問出處,作為一個整體,票都係咁投。」他又主動回應新制度「清一色」的質疑,強調「愛國者」的要求是理所當然,「每個人都有不同特質,不會因為愛國而連想法都一致。」

選舉拉票,總要考慮選民喜好,被外界指為「國家隊」專屬的選委界別,比拚的是否「愛國」?盛智文回應指,要交由1400幾名選委決定,「很多人知道我對香港的付出,希望他們投我一票。即使最終覺得我不夠資格,都無問題,讓其他人做。」話雖如此,但盛智文絕對有信心嬴,他稱過往出任公職「從來都無攞過錢,社會認可,有時行喺條街,司機會揮手,市民截停我影相。不過,係自由選擇,我會盡一切努力服務香港。」

盛智文指無論循哪個界別入局,市民是最終判官。(羅君豪攝)

選舉面向750萬港人 「市民是最終判官」

盛智文指雖然有票的是1,400多人,但選舉工程必然面向所有港人,「無關你如何入局,市民是最終判官。正如我今日接受訪問,並不是只面對(近)1500人,而是普羅大眾,有人喜歡我,有人不喜歡,是自由社會,自由選擇。我咁大個人,無所謂!」他笑言已準備上擂台、印政綱小冊子、接受傳媒訪問,也會走上街頭,「必須的,我沒有選擇。」

不過,相比起仍在爭取提名的人,盛智文無疑是贏在起跑線,提名期首日率先入閘,提名陣容是政商界猛人,有李小加、唐英年、洪丕正、羅嘉瑞等18人,建制黨派唯欠工聯會。被問到是否代表不了基層,盛智文笑稱「拿提名當然從身邊人著手」,坦言自己人面廣,過程相對容易,「我打畀佢咃,都『噢』一聲,不過都話好開心聽到我要選。」

參選冀告別劏房 關注基層生活

發展蘭桂坊起家的盛智文續指,自己不是「含著金鎖匙出世」,而是「赤手空拳打造這一切。」70年代初來甫到做貿易生意,都在工廠區青打滾,「土瓜灣、觀塘、葵涌、大角咀、紅磡,我唔只係蘭桂坊盛智文,我係喺呢啲基層地方出嚟,見過不同階層嘅香港。」

他舉例指,海洋公園的生日及長者免費入園措施,都是他在任時提出,「點解?因為有人負擔不起,我一直都諗緊基層,亦是點解要出嚟選,因為唔想再見到劏房,唔想再見到籠屋,唔想見到老人睇唔見未來。」他笑言富人毋須關顧,「他們有錢!」

澄清無出任政黨顧問 樂於獨立廣結朋友

掌舵海洋公園13年,任內由虧轉盈,外界或許不知主席一職並不受薪,盛智文憶述當年「當正係全職工作,花了很多時間重塑公園,改聘管理團隊。現在終於有酒店同新園區,水上樂園亦係我哋一手構思出嚟。」盛智文說每次遇到公職邀請,「力所能及都會做,一旦接過手就做好佢,否則就唔好做。」他指作為香港引擎的立法會,「既然郁返,就可以帶來改變,所以即管放手一事(出選),如果不試,永遠不會知道。」

既然參選,下一步會否入黨?盛智文表示自己喜歡獨立,「單頭」但不會是「獨家村」,一如以往會廣結不同陣營好友,「任何人如果需要援手我都樂意。」過往有報道指,盛智文出任新民黨及民主思路顧問,他澄清純屬誤傳,強調與兩黨創辦人葉劉淑儀及湯家驊份屬好友,「幾乎所有政黨都找我募捐,我亦從不拒絕,但不等同我認同他們。我的風格是,所有人都係朋友。」

盛智文說自己作為公眾人物,廣為交結可以了解不同人的想法,「然後作自己的決定」,笑言「因而不會被視為係民建聯或工聯會追隨者。」

他不諱言參選前獲得「祝福」,「我都唔想出醜」,引述對方告知「如果你想,就去選吧」,形容是某種形式的同意,之後就由選民決定。

盛智文認為高地價政策需要改變,規劃等官僚程序也要縮短,盡快解決住屋問題。(羅君豪攝)

「不求甚麼,只想香港風光依舊」

對我而言,工作理念就係逗人開心,正如我喺蘭桂坊,就係希望大家享受生活。
盛智文

人稱「蘭桂坊之父」的盛智文說,風光背後是不斷加劇的貧富懸殊:「住屋是基本人權,所有人都應該有可負擔、同合理大細的單位。」身兼不同發展商董事的盛智文,質疑高地價政策推貴樓價,「新加坡90%市民有自住物業,他們法例比香港嚴,但新加坡人一般都過得開心,點解?因為他們擁有某些東西,香港沒有!」他認為高地價政策要改變,規劃等官僚程序也要縮短,盡快解決住屋問題。

經過反修例運動,盛智文說過去的已經過去,「改變不了,我習慣向前諗嘢,合力就見到光處,這很重要,可以克服很多問題。」他說內地有14億人,「不需要香港750萬人,但他們需要香港『一國兩制』所帶來的好處,作為東西方交流貿易的大門,這就是香港。」他稱一生人都在香港渡過,小孩在這長大,沒有另一個家:「不只是生意,因為我喜歡香港,香港強大是很重要,不希望她沒落。」

立法會選委會界別參選人名單,請參閱《香港01》選舉網站。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