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坐擁深藍粉絲 李梓敬:倘當選減評本地時政、思考修補撕裂

撰文:林劍
出版:更新:

李梓敬當然是個話題人物,從政十多年,當過自由黨青年團主席,積極評論時事,未能連任區議員後發展網上平台成為KOL,吸納「深藍」支持者殺出另一條血路。他去年轉投新民黨擬參選立法會,及至今年晉身選委,今次落戶新界東北參加直選。他接受《香港01》專訪期間,談到未來發展路向。
李梓敬稱,其頻道和專頁的觸及率、瀏覽量暫未出現顯著下降,但預計日後如能當選,在個人頻道中評論本地時政的比重會降低,「交給年輕一輩」,會改為多談國際時事,因香港政治環境轉變後,本地政治事件已開始顯得沒那麼重要。專吸「深藍」粉絲的李梓敬,更罕有地指現時政治局面回穩後,社會是時候要思考修補撕裂。他稱政治從來不是鐵板一塊,不同時間就需要不同形式的論述。
他又透露,儘管已退出自由黨,以及與「師父」田北俊政見有所不同,但現時與對方關係仍算不錯,不會批評對方,無論是田北俊還是葉劉淑儀兩任「師父」,他都一樣尊重。

政治議題熱度遜於去年:我算keep得唔錯

李梓敬表示,不少人認識他都是在轉型為KOL後的事,但實際上其社區工作經驗以10年計,前年區議會選舉只以96票之差不敵對手劉偉聰,顯示選民對其地區工作有相當認同,而新民黨和公民力量團隊在新界東北地區工作已有近30年經驗,根基穩固,因此他不會只得「KOL」一個身份。

回到網絡層面,李梓敬承認現時政治議題在網上的熱度明顯不及去年:「如果是由我2019年底轉戰網上起計,(政治議題)高峰期是在去年中,大約7、8月,立法會選舉延期前後一段日子,其實去年5月至11月都半年間都是較熾熱的時期。過了11月,政治人物網上平台的點擊、流量全線下跌。」但他翻查實質數據,發現自己對比其他同陣營的政治人物,甚至是反對派人物,Facebook和YouTube的觸及率算維持得不錯,其中fb專頁每周帖文的觸及數仍能維持六位數,感到頗為鼓舞。

他又指,經過建制陣營KOL兩年的努力,近月也發現一些現象,市民已經改變以往吸取新聞資訊的模式,「KOL已經成為市民重要的吸收平台,看過我們的介紹後就算是已經得悉社會發生什麼事,這是個趨勢。我不敢說和我們直接相關,但相信我們的努力是有成果的。」

新界東北李梓敬接受《香港01》專訪。(龔嘉盛攝)

KOL登堂入室:「小黃人」字眼僅在網上使用

社交媒體興起十多年間,在世界各地已成重要的政治傳播工具,不過帶來的副作用亦大:由於相同立場的人容易聚首,「迴音室效應」下不同立場的群眾圍爐取暖、不斷加固既有思想,而KOL要獲取注意就要以鼓動情緒為先,社會容易推向極端。當KOL「登堂入室」參與體制,社會難免擔憂,網絡上的激進言論會否一併帶入議會。

李梓敬強調不用擔心,首先KOL是「政治工作的延伸」,兩者不可能完全分開:「大家經常說政府高官要有『政策解說能力』,KOL就是一個平台,讓我們提出一些倡議,大眾看新聞時,電視新聞不可能跟你討論一個政策10分鐘,但我們的平台就可以說得詳細一點。」再者,他亦理解在網上發表評論和面向公眾,要求有所不同:「在議會中所面對的是社會大眾,如果在YouTube,即使片段有很多人看,主力都是社會上的『一部分聲音』,所以用詞上可能真的會有點不同。例如在社交網我們會用『小黃人』去形容對方的支持者,但接受主流媒體訪問時,我就不會用這些字,所以語態和表述方面會有一些調整。」

李梓敬被稱為深藍KOL。(資料圖片/李澤彤攝)

支持者感香港時政「愈講愈無聊」 料多談國際事務

他又透露未來發展路向,預料會減少評論香港事務,轉而擴展國際時事的內容,他形容為「因應時勢而作的調整」:「本地事務其實已愈來愈少事情可評論,以前有一些事情可能很『震撼性』,如有某某人被捕、被判刑,但現時的格局已定下來……我們有些支持者也覺得香港事『愈講愈無聊』,變得無關世界大局,所以日後會說多一點國際時事,好像台海局勢、美國圍堵中國、企圖杯葛北京冬奧,這些才是往後真正要關注的問題。尤其如日後成功當選,作為立法會議員,更加需要有大局觀。」

李梓敬稱,一旦成為立法會議員,可能會知道一些政治事件、重大政策的內幕,「要麼我們揭露內情,要麼刻意迴避編說另一個版本」,但他認為兩者在政治倫理上都不理想,所以寧可投放更多時間在國際時事評論上,本地時政或可交給新晉、年輕的KOL,作為他們時事評論工作的起步點。

他特別提到,今年9月底成立「中國故事」KOL聯盟,拓展以英語向海外講述香港狀況的另類「國際線」,目前工作進度良好,兩個月內在Twitter的追蹤者由約6千,倍增至逾1.4萬,數字仍持續上升中,近期集中精力在選舉和落區上,但中期而言希望一年後追蹤者可達到10萬人,「雖然手頭上沒詳細數據,但會見到許多追蹤和留言的用戶都是外國人,所以在西方國家其實都有很多支持我們的人。」

↓新界東北候選人↓

著眼交通政策、公務員改革

落到具體層面,李梓敬明白到如要勝任立法會議員,不可能只談政治。他稱個人對交通政策涉獵較多,舉例指新東北交通問題長時間未得到解決,倡議盡快興建「草山隧道」,由大埔直出尖山隧道疏導車流,又指現時東鐵線飽和,新界東需要第二條南北線路。」

此外,李梓敬表明會監察政府在公務員系統方面的改革工作,舉例指公務員現時如非有極嚴重過失,否則也難以懲處,但質問內部會否有一些「陽奉陰違」的情況,妨礙政府執行政策。「政府大樓強制用『安心出行』第一天,就有公務員用假程式被捕,就是一個例子:他們是宣誓了,但實際上怎麼想,有沒有『軟對抗』,大家不會知道。我們提出的政策建議,始終要靠公務員落實,如果無所作為,又如何問責?這是長遠需要關注的。」

至於地區事務,他說過有居民曾表明不認同其政治風格,但認同其過往的地區工作成績:「地區未來會是一個重新修補社會的地方,其實社會是時候要思考修補撕裂。」

李梓敬去年轉投新民黨。(資料圖片)

不抗拒修補撕裂:純粹時機問題

「等等,修補社會撕裂?」這句話引起了記者的興趣。

這六字看似平平無奇,但由李梓敬說出,可能部分人會感到好奇,因其從政以來都以「敢言」著稱,2019年轉戰網上平台後,以政治立場鮮明作為主打,對黃營採「全面對抗」態度。

李梓敬澄清,從沒抗拒修補撕裂,只是認為政治發展在不同階段,就需要不同的表述,當政治死結未解決,就必須先行處理:「去年原定的選舉中,有參選人提倡修補社會撕裂,原則上我不反對的,大家當然可以有不同立場,但我的研判是去年並非修補撕裂的好時候,因為最迫切的問題未解決。好比有人闖進你家中搶劫,你當刻需要做的一定是先趕走他,談什麼中間、和他修補關係?不過我覺得經過今次選舉、明年3月的特首選舉,可能是一個時候,作為2019年事件一個『階段性的終結』,可以思考怎麼去修補撕裂。」他未有提到具體修補方式,但強調未來將會有這個客觀環境條件。

「很多人,或者媒體,容易會標籤政治人物做什麼什麼派,彷彿一個人的思路是永遠一樣,不能隨時間而調整,但政治不是這樣的,很多事情是階段性,不同的情況就需要不同的手法。正如我們也有支持者,家中有不同政見,以前(2019年)彼此完全不會一起外出飲茶,之後好一點,可以一起飲茶但不談話,到現在可以交談但彼此有共識不談政治。」李梓敬續指。「我的觀察是,(對香港政治現況)最有看法的一群人已經移民,一定會比以前容易了。我的想法,是希望社會氣氛至少回到2014年,甚至2010年前。」

2016年,李梓敬以自由黨黨員身份出戰新界東直選。(吳鍾坤攝/資料圖片)

田北俊、葉劉風格不大同:葉太連生日都同黨友過

李梓敬加入新民黨,源於去年3月擬參加新民黨內部初選,但不為原所屬的自由黨接受,成為政界熱話。尤其李梓敬曾任自由黨青年團主席,曾被視為自由黨「明日之星」,亦是該黨榮譽主席田北俊的重點栽培接班對象,如此「轉會」,被部分人質疑為「拋棄自己的搖籃」。

李梓敬回應指,現時和自由黨關係不錯,沒有外界所言般不和,他透露就在訪問進行前幾日,與田北俊在一場活動上相遇,彼此寒暄幾句,沒有任何芥蒂:「我記得去年他接受傳媒訪問時,對我能力上的評價是很正面的。我很感謝他的栽培,大家最多只是在一些立場上、對香港未來走向的看法上有所不同。」田北俊由於立場淺藍,經常受到深藍陣營人士猛烈攻擊,但李梓敬表明無論政見如何不同,都不會批評自己的恩師。

在葉劉淑儀麾下,李梓敬表示對方給予自己很大自由度:「我很感謝葉太,因為自入黨以來近兩年,她給予我很多空間,沒有特別不准我說些什麼,我們之間有良好的溝通。」至於兩人立場最大分別在於對性小眾權益看法,李梓敬相對傾向傳統家庭價值,葉劉則相對支持保障性小眾權益及尊重法庭裁決。李梓敬表示入黨之初已溝通過,黨員可各自發揮,因這個議題較特殊,是個人信仰問題。

比較兩任「師父」,李梓敬表示兩人的風格和政見都相當不同:「田生很重視work-life balance(工作與生活平衡),政治是他其中一項關注,但只是他的一部分,每一次他覺得參選或不參選也可以;葉太對工作非常上心,將新民黨當成自己的家,連生日都會和黨友慶祝,經常約不同黨友單獨用膳談個人發展,對政策議題跟得很貼。兩種風格很不同,沒有什麼高低之分,但他們有個共通點,對自己的政治理念很有原則、有底線,有些事情一定會堅持,這對於香港的從政者而言,是很重要的,香港不能只有『Yes-man』(只懂服從的人)。」他指,對兩位「師父」都一樣尊重和欣賞。

自言已慣於被罵:不能介懷太多

李梓敬從政多年,予外界「好勇鬥狠」的形象,具相當知名度之餘爭議也多,累積不少政敵。在社交網上,不少民主派支持者由於不喜歡其作風,甚至為「創作」出一些具侮辱性的稱呼,李梓敬坦言已經習慣,不能介懷太多。

「『政治』的本質就是立場多元,而且大家對於維護自己立場的『向心力』很強,當你短時間內獲得大量自家陣營支持者時,鏡子的反面就是愈多不支持你們陣營的人會憎恨你。」因此,他同意不同的時勢需要有不同的表述形式,但過程中也要兼顧是否合乎個人從政的初衷:「贏得議席是一個『手段』,協助你落成參政的理念,但如果在這過程中迷失自己,講一些違背理念的話,是否值得呢?所以回到你剛才的問題,會站在前面發聲的人,就一定會面對這些攻擊,每個從政者都要面對,不能太過在意。」

李梓敬為立法會新界東北直選候選人,同區對手包括陳克勤、黃穎灝、黃成智。立法會選舉各界別參選名單,請按此參閱《香港01》選舉網站。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