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屢向傳媒發炮 吳秋北自言斯文非好鬥:媒體權大盼高抬貴手

撰文:林劍
出版:更新:

距離立法會選舉不足一星期,各路候選人把握最後時機向選民拉票,其中在激戰區港島東,工聯會會長吳秋北面對民建聯梁熙、新民黨廖添誠、中科監察潘焯鴻3名強敵挑戰,雖然知名度屬眾人之中最高,但表明未敢鬆懈,照樣打出「告急」牌。
吳秋北接受《香港01》專訪時表示,自小在港島東長大和讀書,對這區非常熟悉;在新政治形勢下作為會長,自覺「當仁不讓」,有責任親身上陣帶領工聯會進入議會,推動勞工權益、解決深層次民生問題,確保人人有機會享受經濟成果。
經常被外界形容作風「勇悍」、「鷹派」,吳秋北表明自己是一位「斯文人」,無意挑起事端,但認為從政者必須捍衞原則,遇到不正確的事,不論對方身份都要企硬批評。過往經常在網上發炮批判媒體的他,表明無意針對媒體,但指媒體具重大的政治影響力,一字一句都要小心,反而希望媒體對他「高抬貴手」。
立法會港島東選區參選人訪問系列

+3

▼同區參選人訪問▼專訪︱沙中線吹哨者潘焯鴻:我是良知派 斥林鄭挑矛盾不配做特首專訪|首戰直選撼吳秋北 民建聯新星梁熙:有10年社區經驗不離地專訪|昔日中間派 廖添誠今代新民黨戰港東:因葉劉政治魅力入黨

指部分商界和反對派有「默契」 樂見社會矛盾焦點轉移

吳秋北提到,2019年反修例事件是一場「顏色革命」。他研判在過去一段日子,反對派和外國勢力利用社會民生問題不斷製造「對抗式」、「分化式」的政治矛盾撈取選票,利用體制上的漏洞癱瘓議會運作,蹉跎歲月二十多年,「政府做事之餘又要討好反對派,往往不能聚焦做實事」。

他批評,一些大財團「樂於見到」以上情況出現,因可轉移社會矛盾的焦點,當大家都聚焦政治紛爭,那麼高度壟斷、經濟命脈掌握在少數人手上等深層次問題,就不會直接受到攻擊,其中土地房屋就是典型例子:「我不能具體評估他們(商界)原先有沒有這樣目的,但至少客觀結果是這樣:反對派和大財團有某種的『互相默契』。」眾多內外因素影響下,外國勢力有機可乘,香港社會問題累積到2019年出現總爆發:「這是典型顏色革命的套路。」

中央一年內先後出手訂立《國安法》及提出「完善選舉制度」,吳秋北認為在新的法律框架下,有條件聚焦解決以往的深層次矛盾。在新的政治形勢中,他認為這些刻意製造社會對立的情況將不復存在,當有了安定社會環境,經濟民生問題解決好,社會土壤有大幅改善,以往香港社會累積下來的矛盾,包括政治矛盾,自能迎刃而解。因此他覺得,工聯會現時應該更積極作為,所以今屆選舉共派出9人分別在三大板塊中競逐,希望「從方方面面,特別是代表勞工基層,將大眾的聲音帶入議會」。

吳又指,其本人與港島東有很大淵源:「我在北角長大,出身基層家庭,在北角讀書,在筲箕灣和柴灣讀中學,第一份工作也是在筲箕灣,整個東區我基本上『住勻晒』。」所以吳認為,主觀上他與港島東有許多聯繫,客觀上工聯會亦在港島有眾多工會地區服務、社區關係、動員號召力,因此現時是個很好的機會,於港島東參選,實踐其從政抱負,形容是「當仁不讓」。

吳秋北以會長身份親身披甲,出戰港島東。(盧翊銘攝)

強調並不「好鬥」:我是其是非其非

以往經常被政界、學者、媒體視為建制派的「鷹派」人物,吳秋北坦言不明白根據何在,「我是一個斯文人,完全不『好鬥』,不過我們從政者就應該要有原則,要是其是非其非。我有一句座右銘,孔子所說的『政者,正也』,從政者就應該做事正直。我的立場很鮮明,尤其一些原則性的事,維護國家尊嚴、《基本法》和憲法的尊嚴,是基本的政治倫理、政治品格;以至維護勞工權益,我們也是旗幟鮮明,不會因為怕對方的身份不敢得罪他。」他明言,從政者如果沒有一定爭議性,「點樣代表到你做嘢」。

吳秋北自問是斯文人,不過其在社交網上的言論經常引起關注,尤其不時會嚴厲地「招呼」媒體,多間媒體都曾經成為他的批評對象。

望媒體「高抬貴手」:你們的權力很大

吳秋北回應指,從來沒有任何意圖促使其他人仇恨媒體,但認為媒體作為「第四權」,有很強的社會影響力:「媒體的一言一行都會影響社會輿論,權力是很大的,2019年暴亂期間社會就是充斥假訊息,媒體再轉發這些訊息報道,形成謊言的大環境,挑動社會神經躁動不安,這也是顏色革命的一部分。我不是說所有媒體都這樣,但大家必須警惕,在這個大環境中會否很容易被牽扯進這個漩渦中,我只是想大家更加客觀持平、更有公信力,將這份權力用在正面的作用上,而不是助長歪風。」

他表示,自己充其量是當覺得媒體傳達的訊息有所偏頗或非常不認同時,透過自己的平台發出另一種聲音,「我明白媒體都會有自己的立場、社論,但當連一些事實性的事物都偏頗時,就很有問題。」他提到海外都有不少國家地區有規管新聞媒體的法例,如歐盟、英國、新加坡等。

吳秋北更指,即使身為人大代表,作為政治人物落到媒體的手中,也只是一個「普通人」,對外發放的訊息都要經過媒體才可傳達給公眾,能否準確將原來的意思說清楚也要取決於媒體,笑指:「所以對於你們來說,我都很弱勢,真的需要你們媒體『高抬貴手』。」

吳秋北澄清從未說過要「放棄」青年人,指當日媒體誤解其意思。(資料圖片)

否認「放棄」青年人:媒體誤解我意思

其中一個「受害」的例子,吳秋北提到於2014年佔中事件過後,曾以工聯會理事長、「保普選反佔中大聯盟」發言人身份接受報章訪問。該報引述吳秋北指,若年輕人不改變極端思維,續以佔領爭取民主, 「我們只好放棄他們」,當時引起頗大迴響,甚至被稱為「比伍淑清更早放棄年輕人的人」。

吳秋北在訪問中表明,「放棄年輕人」並非其原話,是一個誤引,當日真正想表達的意思是,當社會用盡各種方式勸解,都無法處理、令青年人放棄違法行為,他們最終要接受法律制裁,或會有人放棄勸解,亦可能會被視為一種「社會放棄」:「我一直都認為,青年是社會的棟樑,我們是要幫助他們健康成長。」

▼立法會港島東選區候選人▼

批對手提特赦「貓哭老鼠」

講到青年議題,2019年反修例事件中,確實有不少青年人走向極端,或許某程度上「應驗」了吳秋北當日的預言。吳表示,對於在社會事件中違法被捕的青年人,認為他們「好可悲好可憐,入世未深就被人誤導做犯法行為,留下案底,就這樣毀了前途」,不過認為香港是法治社會,而現有機制包括警司警誡,已能有效處理罪行輕微的年輕人,因此認為「特赦」不應是一個議題。

吳秋北點名批評同區競選對手潘焯鴻,指其提出特赦口號,是在「利用年青人慘況來抽水」,是不道德的行為,是一種「廉價的憐憫」,又質疑對方有份煽動青年犯法,因此今日提出特赦是「貓哭老鼠」。他提到,潘曾在訪問中表明支持「五大訴求」,同意「35+」主張,「這些暴亂的主張和口號,他是支持的,根本就和煽動青年犯法者是同一類人」。

潘焯鴻否認指控:思考只懂左傾

就吳秋北在訪問中的指控,潘焯鴻以文字簡短回應:「選舉提名後經過資格審查委員會審查,事實證明『左王』吳秋北的指控無知,思考模式只懂左傾、而不懂平衡社會各式各樣的取態和立場,不是香港的福氣、絕對不是香港人的選擇。」

吳秋北重申支持集體談判權,但認為1997年的版本訂立得太匆忙。(資料圖片)

重申支持集體談判權:1997年方案太匆忙

記者在準備訪問過程中,留意到吳秋北是次參選勞工政綱未有提及勞工集體談判權。事實上本港曾在回歸前數天訂立集體談判權法例,不過回歸後遭臨時立法會閃電廢除,而當時工聯會3名議員陳婉嫻、鄭耀棠及陳榮燦在二讀期間投了贊成票放行廢除議案,多年來成為工運界部分人士口誅筆伐對象。

吳秋北表明工聯會向來支持集體談判權,而這種權力分為三層:全港層面(類似現時的勞工顧問委員會)、行業層面、企業層面,工聯會一直在推進相關政策,未來亦會繼續做,但回歸前夕所通過的《僱員代表權﹑諮詢權及集體談判權條例》由於訂立得非常匆忙,未有充足討論,反而有工友感到權益受損,因為被條例排除在外不能成為代表,「當時我們工聯會作為最大的勞工團體,反而不能在一些全港性、企業性、行業性的談判有充分參與,代表性何在呢?」

他最後補充,以往一些泛政治化的團體,表面稱代表勞工權益,但實質上激化政治矛盾撈取利益,以工業行動為例:「工業行動是工會運作手段之一,如果一切維權手段,像談判、法律訴訟等都無法解決,作為工會是不會放棄任何手段的。但我們更應該做的,是在源頭做好勞工政策,改善勞資關係,一起合作解決爭議,不希望見到工潮,因為無論是工友還是企業都會受損。以往就是一些政治掛帥的團體,刻意去累積矛盾,推到最後一次過爆發。」吳秋北希望,新形勢下工聯會以至整個立法會更有作為,解決過往眾多累積下來的勞工權益問題。

吳秋北為立法會選舉港島東候選人,同區對手包括梁熙、廖添誠、潘焯鴻。立法會選舉各界別參選名單,請按此參閱《香港01》選舉網站。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