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嶽、蔡子強淡出選舉研究及時事評論 「我們的時代過去了」

撰文:林劍
出版:更新:

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副教授馬嶽、高級講師蔡子強、畢業生陳雋文合著出版新書《特區選舉:制度與投票行為》,總結香港選舉制度由1991年首次引入直選至2019年的變化,並於今日(16日)舉行發布會。

兩人表示,隨着舊選舉制度走入歷史,新選舉制度無論從組成、背後所反映民意的程度、運作的邏輯都有很大變化,分析框架都和以前不再一樣,預料日後會逐步淡出研究香港選舉及評論時事工作。蔡子強明言:「我們的時代過去了。」

蔡子強指,政黨政治和議會生態都走進歷史,他和馬嶽亦到了接近退休的年紀,是時候做個總結。(余俊亮攝)

蔡:選前數天發布並無特別含義

蔡子強指,自2003年聯同馬嶽出版著作後,十多年來都未有系統性地總結香港選舉制度,但今年3月全國人大落實修改選制後,認為有需要為香港選舉政治作一階段性的總結。「我評論了7屆立法會選舉,6屆區議會選舉,20多年的比例代表制,連帶背後會帶來甚麼政黨政治和議會生態,都走進歷史了。過了二十多年,我和馬嶽都到了接近退休的年紀,做到此地步也是時候做個總結,留給後進。」

他指,在全新的制度下,以往所擅長的透過選舉結果解讀民情的變化、不同社群的政治傾向,讓特區和中央政府參考。而未來的選舉會是全新的現象,其一選舉比以前的限制多了,其二相當大部份的民主派都沒參加新制度下的選舉,選舉結果不能再完全解讀民意。「這已經不是我們所長,由今屆開始我會淡出選舉研究,大家在投票日和開票後應該不會在電視上見到我,我已經推掉很多邀約。」

蔡子強表示,他不會即時消失在媒體面前,始終基於公共知識分子的責任感,自覺仍有能力解答一些媒體的問題。他說,有些年輕一代的學者在現今政治環境下,可能因擔心失去工作甚至有人身安全威脅,不敢評論太多時事。不過他明言,日後撰文或向媒體評論政治會逐步減少,亦未必會再就選舉結果作很系統化的研究。

至於為何在選舉前數天舉行發布會,蔡子強表明沒有特別含義。他原先的意思是希望在選舉前1個月出版發布,但始終書籍由撰寫、出版到審批、修訂需時,非常趕急之下才在本周來得及出版,「我自己都係今日先拎到本書上手」。

馬嶽表示對政府與公共交通營辦商,決定在投票日免費乘車令其不解。(余俊亮攝)

馬嶽:連免費搭車都諗得出 我完全不能分析

馬嶽補充,過去二十多年香港政制變化不大,最多是在2012年增加了超級區議會、區議會委任制取消,但直選部份始終能相當程度上反映民意走向,透過分析政黨動員的方式、政治生態變化等,對政府施政能起一定的制約作用。不過在新制度下,許多政治上的運作邏輯已經改變,舊的框架不再適用,還是交給後來者較好。他又笑指:「連唔收交通費都諗到,我完全分析唔到,真係應該收山。」

馬嶽又指,今屆選舉有個獨特現象,就是無論大眾、網上到媒體,最大的關注點已經不是選舉結果,而是投票率。「就好似一場波大家最關心唔係邊隊贏,而係有幾多球迷入場。」他預期無論最終投票率為何,各陣營都會各自表述,引導到合乎自身立場的結論,因此分析得來已沒太大意思。

曾鈺成認為盧文端的意思不是「呼籲投對家」,只是說「建制贏晒等於輸」。 (余俊亮攝)

曾鈺成:一定唔會呼籲建制派選民投對家

同場的還有立法會前主席曾鈺成、資深傳媒人林妙茵、全國港澳研究會成員林朝暉。曾鈺成指,香港回歸以來民主程度有慢慢上升,但施政效能沒有因此而提升,反而是愈來愈難走,大家須反思為甚麼。他又向蔡子強笑指,作為舊有制度的實踐和參與者:「你嘅時代完,咁其實我嘅時代都完了!」

被問到全國僑聯副主席盧文端最新文章建議建制派支持者考慮投「對家」,以免議會清一色,會否也有這種想法,曾鈺成笑指「一定不會」,因為這樣會減低民建聯黨友當選機會,可能是「叛黨」行為。他又認為,盧文端的意思不是「呼籲投對家」,只是說「建制贏晒等於輸」。

蔡子強於答問環節補充,以往大家可能會著眼施政效能的下降,但銀幣的另一面可能就是立法機關對政府「過度配合」,從而失去糾錯機會;他亦擔心,新的立法會組成以中央意旨為先,但中央所關心的事和香港普通市民關心的事可能不一樣,例如市民會關心新聞自由、人權會否被壓縮。曾鈺成回應指,具體效果「好快會見得到」。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