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務員劃一加薪2.5% 工會質疑偏離機制、離地:好傷同事心

撰文:林劍
出版:更新:

行政會議會同行政會今日(5日)同意公務員加薪方案,高、中及低層公務員加幅劃一為2.5%,稍後將約見職方代表討論,交上行會作最終決定。
勞工界及公務員工會普遍對方案感到失望,批評既偏離現有機制,政府亦無法解釋2.5%的水平如何得來。有工會更形容,公務員調薪六大考慮因素中,政府有五個都沒有考慮過;亦有工會質疑政府「不食人間煙火」及離地,加薪幅度「好傷同事心」。

勞聯批決定偏離機制 仍落後於通脹

勞聯立法會議員周小松及林振昇,對相關調整幅度感到遺憾,認為決定偏離機制,而公務員工資水平即使在凍薪兩年後再度加薪,加幅仍遠遠落後於通脹,大大影響僱員生活水平,盼最後決定能再作調整。

周小松認為,今次加薪決定對公務員士氣有一定影響,公務員薪酬趨勢調查結果顯示,中級及低級公務員薪酬淨指標為4.55%和2.04%,過往有慣例跟隨較高者劃一作中、低級公務員的薪酬調整,但今次卻脫離指標,提出加薪2.5%,令人費解而且失望。他質疑,是次決定未有顧及六大因素的其中五項,包括生活費用的變動、政府的財政狀況、職方對薪酬調整的要求、公務員士氣及薪酬趨勢淨指標,甚至有違這五個因素,實際上或只考慮了經濟狀況,令加薪幅度偏低。

周補充,近年社會因政府抗疫不力、管治不力而對政府怨氣大增,市民將不滿情緒投射到公務員身上,引致今次公務員加薪引發了社會一定程度反響,令公務員加薪變成政治決定,是不適合的。

林振昇認為,公務員已凍薪兩年,薪酬基本上已「跑輸」通脹,而逾18萬公務員當中有約三成人已達到頂薪,因而每年未有遞增薪點,降低了他們的購買力和生活水平,即使今年加薪,幅度亦未能夠追上持續通脹,變相是「減人工」。他指對今次的加薪決定表示遺憾,既未能保障公務員工資購買力,也無疑打擊了公務員士氣。

梁籌庭:攞走埋我哋啲糧草

公務員工會聯合會總幹事梁籌庭直言對幅度「梗係唔滿意」。他指,能夠理解高層公務員薪酬不加足至7.6%,故早前亦向當局提議各級公務員劃一加薪的建議,但認為劃一幅度應「中間落墨」至4%。他坦言,同事得知加薪2.5%後均覺譁然,大感:「唔係呀嘛?」

梁籌庭續指,抗疫期間公務員「出力最多」,落區派發物資等工作都非公務員的工作範圍,政府應多加體恤。他表示:「無理由又要馬兒好,又要馬兒不吃草,𠵱家仲要攞走埋啲糧草。」

公務員事務局局長楊何蓓茵認為公務員工作安穩,因此不擔心是次決定導致人才流失,梁籌庭直斥局長「不食人間煙火」和「離地」。他指公務員的工作「安穩還安穩,無理由唔夠食」,透露有不少同事向其反映是次加薪方案「好傷同事心」,而現時新入職初級公務員薪酬約1.5萬元,如薪酬增幅不足,難以吸引年輕人入職,所以不排除會加劇人才流失,稍後會向政府再表達意見。

馮傳宗:加幅偏離指標 對公務員「口惠而實不至」

公務員總工會主席馮傳宗認為,是次提出的幅度「完全不能接受,也不合理」,他指政府沒有跟隨薪酬趨勢調查的結果之餘,被記者追問如何得出2.5%的數字時,也無法回應,令人有幾種負面觀感:一、不願將資源投放在公務員合理加薪上;二、對公務員太過刻薄;三、向商界傾斜。尤其局長在記者會上明言認同公務員在特區管治上的重要角色及表現,但最後得出一個過低又無法解釋的幅度,令人覺得政府對公務員「口惠而實不至」。

馮傳宗強調作為公務員,自然初心是參與公共服務、讓市民感受到良政善治的新氣象,所以無論薪酬調整結果如何,都不減對公務員工作的熱誠,不過他提醒政府,公務員薪酬增加對整體香港經濟有明顯的刺激作用,如果因一時的商界壓力而屈就廣大公務員的福祉,其實是政府、商界「雙輸」的局面。

馮:起碼循中級公務員指標劃一

他指,稍後會去信及嘗試與其他公務員團體約見局長,表達對是次行會決定的意見,希望政府清楚解釋2.5%的幅度如何得來,並虛心聆聽意見,就幅度作一個顯著的調整,「如果真的要劃一,至起碼都跟中級公務員的幅度(4.55%)吧?」

香港高級公務員協會主席李方冲則表示,稍後會和政府方面內部商討,但由於討論已政治化,不會公開回應。

政府人員協會:加幅應不低於4%

政府人員協會發聲明指,對幅度非常失望,認為當局未能全面回應職方對薪酬調整的訴求。「隨着疫情減退和社交距離措施逐步放寬,經濟活動陸續恢復,本港經濟狀況正持續改善,政府財政狀況和財政儲備仍然相對穏健。現時基本消費物價通脹仍上升,按上述加薪方案2.5%,根本無法追補過去兩年的物價升幅。」

他們提到,公務員與廣大市民共渡時艱,已連續兩年被凍薪。在第五波疫情爆發時,公務員與一眾醫院管理局人員全力投入,同心抗擊疫情,對社會作出貢獻。「因此,本會促請當局慎重考慮公務員士氣以及職方對薪酬調整的要求,對今天公務員加薪方案作出微調,貼近職方加幅不低於4%的期望,以回應職方對薪酬調整的訴求。」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