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漁夫‧下】星級化妝師變末代漁民 千萬投資朋友問係咪癲咗

撰文:蔡欣恩
出版:更新:

如果每個人的一生都可以寫成一本傳記,Alex的傳記應該不容易寫,原本一直是《星級化妝師的奮鬥》,筆鋒一轉,突然變了《熱血漁民》的情節。
攝影:高仲明

林子龍Alex原來的正職是化妝兼造型師,入行差不多二十年,有自己的婚紗店,曾為不丹公主和呂慧儀設計婚照造型,也跟過張艾嘉做化妝。以前幫新娘化妝,一日已袋兩萬元,但他反而丟低本行,「晒冷」養魚。「好多朋友都話完全估唔到,問我係咪癲咗!」他甚至賣掉幾個物業,套現過千萬投資海產養殖。到底為甚麼?

Alex曾為不丹公主設計婚紗照造型。(受訪者提供)
+4

香港人值得更好

「我知道我攞苦嚟辛,但我覺得香港人值得有更好的選擇,香港人咁優秀,為甚麼吃魚卻沒選擇?」言談間,你會聽得出Alex對香港有一份自豪。他從事廣告化妝、造型十多年,與造型師Thomas Chan、廣告導演歐陽志偉等「勁人」共事過。「好醒㗎佢哋真係,嘩佢哋啲魄力!Thomas Chan直頭唔使瞓㗎!」他眼中的香港人又勤力,又聰明,又識執生,他引以為榮。

本地魚夠自給自足?

一個信念可以撐起Alex,使他心甘情願為本地漁業做點事。然而,本地魚要做到自給自足,有可能嗎?「如果全港26個養殖區,有一半人肯做專業養殖,我想都足夠。只是現在沒人有心做。」

他更明白其他漁民為甚麼會對這行業心淡。

「政府堅衰,口說支持,但甚麼支援都沒有。昨天我們入魚苗,有好多發泡膠箱剩,政府的垃圾船來了,不肯收,還叫我掉落海。」

「政府支持不足是最大問題,最簡單,認真做個認證,讓市民買魚時分辨得出真正的本地魚已經有很大幫助。可是政府沒心幫。」

又例如這宗慘案。「幾年前的冬天氣溫好高,環保署卻在城門河倒了淨化劑,刺激水裏的海藻失控生長。誰不知那種藻有毒,這個灣頭的漁民一夜間死了幾十萬魚。一個漁民有幾多個幾十萬魚?政府只一口價發3萬元體恤金了事,問政府借錢,門檻又鬼咁高,根本借不到。台灣和日本是怎樣?今年的寒流死了很多魚,政府有一筆錢即時撥出來,免息借給你,可以攤長來還。天氣一回暖,即刻訂魚苗和飼料,你還是有機會翻生。香港(漁民)沒法翻生,唯有幫有錢佬起排(改建休閒漁排),由漁民變木工囉。」

覺得自己會成為香港末代漁民嗎?「有機會,但我不想。我可以無條件晒冷教人,我怕失傳多過被人爬頭,但都要有人肯接手。」他知道像自己這種誤打誤撞愛上養魚的人,未必有幾多個。

「我一開始已經想清楚,我不賣活魚,因為限期太短。我不賣給魚欄,要在外面自己找買家。」

新派漁民更自主

也許是正式養魚前,Alex已經聽過太多本地漁民的辛酸,所以他想盡辦法打破傳統漁民的侷限。「本地漁民最大的困難是出不到貨,有『魚欄佬』之稱的魚市場採購員出名識壓價,條魚$20成本,他用$19跟我收,我的魚不是垃圾來的,賣給他都沒尊嚴!舊式漁民不想賤賣,但魚一天一天的大,在香港過了一斤的魚很難賣,要不就養到足4斤斬件賣。可是這要多吃幾多飼料?一個不小心魚死了,更加血本無歸,好淒涼。所以我一開始已經想清楚,我不賣活魚,因為限期太短。我不賣給魚欄,要在外面自己找買家。」

Alex決心要做低溫速凍的包裝魚,打破傳統漁民受到的侷限。

仟國水產在今年1月才正式開賣,目前向吉之島、HKTV Mall、酒店、大型餐飲集團等供貨,定價更自主。而且他還有很多大計,其中一個野心是推廣海菜。魚排有個溫室,養殖了一批海葡萄,是他看了很多養殖書和報告才學識養的。「做不成農夫,都想種這些海菜給人吃,海菜沒農藥,用的能源又少,營養價值卻高過所有陸地種的菜,很希望做得成。」他又在溫室裏養綠藻、輪蟲、豐年蝦和海馬,構築一條食物鏈,嘗試養殖魚苗。由於香港的養殖業規模太小,外國不太願賣魚苗過來,他很希望可以自行繁殖魚苗、蝦苗,賣給本地漁民。

「海葡萄一得,我就着手搞其他海菜,它們既環保,營養又好。」
溫室裏的綠藻,是發展魚苗的關鍵,Alex希望可以自行繁殖魚苗、蝦苗,賣給本地漁民。

仟國水產
地址:新界沙田坳背灣街41-43號安華工業大廈15樓J座
電話:5688 6878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