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素姊妹(上)】逆轉「冇啖好食」觀念 南丫島開班推純素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在中環4號碼頭坐小輪到榕樹灣,然後轉船前往北角村碼頭,拾級走上山腰,終於到達Happy Plantarian創辦人Tansy和Althea兩姊妹的家。甫進屋內,妹妹Althea便送上一碟純素小吃招呼我和攝影師,「是中東風味的藜麥鷹嘴豆餅,蘸一些我們自製的芒果素乳酪醬,吃吧。」這就是她們厲害之處,不用蛋不用奶,卻做到蛋奶效果,我們默默地吃,不願停口。

Happy Plantarian的基地是南丫島北角村,所處面向廣闊大海。(黃寶瑩攝)

家附近「粗生」的木瓜即將成熟。(黃寶瑩攝)

姊姊Tansy(右)和妹妹Althea(左)共同為推廣純素打拼。(黃寶瑩攝)

她們住的地方面向一片無敵海景,底層是烹飪班的課室兼工作室,樓上是她們與伴侶的居所。屋外種植了不同的香草和蔬果,像火箭菜、草莓、鼠尾草、羅勒、桂花,煮食的材料信手拈來,有機又新鮮。她們之所以搬到來南丫島,不是為了隱居深山,而是因為妹妹很喜歡坐船。「坐船冇交通燈,視野也廣闊無垠,不像搭地鐵,苦悶又壓迫,沒有任何風景看,只會令人更緊張。」

兩姊妹生於新加坡,後移民加拿大,26年前基於環保的考慮一起轉為素食,2年後再進一步食純素。「Veganism不只是飲食,而是整個生活態度,是你認同地球已經暖化,需要做些事,盡我們人的本份。」Tansy向我解釋。

26年前基於環保的考慮兩姊妹一起轉為素食, 2年後再進一步食純素。(黃寶瑩攝)

年輕時從事廣告及品牌建立,20年前來香港工作。90年代吃純素,香港人都不能接受純素觀念,覺得「冇必要咁食嘢」。兩姊妹不時被人潑冷水,說她們「好極端」,和同事去茶餐廳吃飯更傷腦筋。廿年後的今天,素食餐廳愈來愈多,香港人開始接受素食,不過很多人放棄不了牛奶、雞蛋和芝士的滋味,對純素始終有保留。

她們以中東風味的藜麥鷹嘴豆餅招待我和攝影師,我們吃得津津有味。(黃寶瑩攝)

兩姊妹年幾前創辦Happy Plantarian就是要逆轉「純素冇啖好食」的刻板印象。(黃寶瑩攝)

開班教製純素乳酪芝士 逆轉冇啖好食觀念

兩姊妹年幾前創辦Happy Plantarian就是要逆轉「純素冇啖好食」的刻板印象,「你跟普通人講養一頭牛要用幾多水、增加幾多碳排放,他們都不能理解純素的迫切性,但我們開班教他們一些可以回家自己煮、健康又美味的純素食物,他們能應用在生活,就會慢慢接受Veganism。」她們的烹飪班甚至教授製作純素乳酪和芝士,還有不同鹹食「甜品」和多國菜式,連蔡一智、袁詠儀都是座上客。還不時舉辦營養講座,以Althea在美國修讀的「全蔬食營養學」作理論基礎,二人全職投入純素推廣工作。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