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專柔道與七帝柔道:巴西柔術以外 寢技為主的武術

七帝柔道比賽情況|北大柔道部 (個人撮影) via Wikimedia Commons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日本柔術影響到不少武術發展,既有發展蓬勃的日本國技柔道,亦與現受關注的巴西柔術有所淵源。

如果現在提到地戰和降服技,相信大家都會想到巴西柔術,而柔道則是較專注摔撻,而對寢技的關注較少,不過,其實「柔道」亦有不同面向,今次就為大家介紹着重特別着重寢技的「高專柔道」和後來的「七帝柔道」。

 

彌補柔道的寢技缺失

現時柔道比賽集中於摔撻技巧,加上進入寢技後只要缺乏有效攻勢則會被要求重新站起來作賽,選手較難在短時間內成功壓制或降服對手,但是,其實現時還有重視寢技的高專柔道,但卻是與平常常見的「講道館柔道」分道揚鑣,究竟甚麼是高專柔道,更者又有甚麼關聯呢?

高專柔道的「高專」是指「高等專門學校」,顧名思義,即是以往日本舊制高等學校、專門學校或大學預科所練習的柔道。高專柔道尤其重視寢技,遠在 1898 年已經誕生,練習者亦逐漸增加,至 1914 年更開始了由京都帝大主辦的第一回全國高專柔道大會,一直每年舉辦至 1940 年,期間更出現了全國高商柔道大會、全國高工柔道大會,可見高專柔道影響力之大。

由於高專柔道不限制寢技時間,加上練習者眾,柔道寢技技術得以長足發展,不少降服技亦於當時產生,例如後來被禁的腳關節技足緘、膝十字固,以及現時仍能使用的三角絞,都是出自當時高專柔道。

平田鼎先生重視寢技,曾推出《寝技の真髄 高専柔道》DVD

不過高專柔道的盛行卻引起反響,據指,柔道創始人、講道館創立者嘉納治五郎並不滿意高專柔道的取向,認為高專柔道可能引致選手忽略柔道作為防身術的技巧,轉而趨向運動化。為此,講道館柔道於 1924 年修改比賽規則,禁止選手使用「引込」(下詳),又於 1929 年加入平局由裁判判定勝負的「優勢勝ち」,進一步削弱柔道的寢技成分。然而,此舉並未改變高專柔道繼續發展,講道館柔道與高專柔道各自發展。

 

高專柔道及七帝柔道的源由

1950年,二戰過後,日本改革學制,高校不復存在,但高專柔道並未消失,反而繼續舊七帝國大學間流傳,他們分別是北海道大學、東北大學、東京大學、名古屋大學、京都大學、大阪大學、九州大學。七間大學繼續傳承高專柔道以寢技為主的傳統,並於 1952 年舉辦首次七大學柔道大會,並每年舉行至今,所以「高專柔道」現時又稱作「七帝柔道」。

高專柔道與七帝柔道的關係密不可分,自高專柔道於 1898 年誕生,及至七帝柔道傳承至今,已經有逾百年歷史,更影響着講道館柔道和其他武術。

 

高專柔道和七帝柔道的獨特比賽方式

不論是比賽規則或是比賽形式,高專柔道已經與講道館柔道有很大分別,而高專柔道傳承雖久,但比賽規則卻轉變不大,以下將會介紹現時七帝柔道的比賽方式。

高專柔道和七帝柔道重視寢技,可見於以下兩點:

首先,七帝柔道可以使用引き込み(類似 Pull Guard),選手可在已執襟的情況下,直接由立姿跳起,將對手進入寢技,而毋須使用投技。雖然七帝柔道的投技仍能得分,不過在可以使用引き込み的情況下,選手可以輕易開始寢技,同時減少了對手可以使用投技的機會。

片段擷取自 YouTube

其次,七帝柔道不限制寢技時間,即使缺乏明顯攻勢,裁判仍不會主動要求選手站立重新開始。在講道館柔道中,選手很容易就會被要求重新站起來,令本來需要時間部署和控制的寢技很難發揮作用,而七帝柔道中,裁判不會主動停止寢技,甚至當選手在寢技期間超逾比賽範圍也不會停止,必要時才會將兩名選手維持原狀地移回場中心,好讓選手能在原有體位繼續比賽。

七帝柔道的獲勝方式也與講道館柔道有所區別。七帝柔道只會以「一本」或是「犯規輸」判定勝負,選手可以藉投技或壓制得分,壓制30秒可獲一本,而25秒或以上則獲技有,選手也可以藉兩個技有,或一個技有和對手一個「警告」(七帝柔道的判罰為「注意」、「警告」、「犯規輸」),以合得一本獲勝。

如此情況下,七帝柔道難免會有戰和的情況,而此處則需提到七帝柔道特別的比賽形式。七帝柔道採用15人隊際賽,每隊可有5人作後備,首13場每場比賽6分鐘,而最後兩場副將戰及大將戰則比賽8分鐘。

比賽採取勝ち抜き戦(Kachi-nuki Shiai)的方式,即是獲勝者可以繼續對賽下一位對手,如果戰平則兩名選手同時退場,當戰過15人後,仍有人可以出戰的一方獲勝。

By 北大柔道部 (作成) via Wikimedia Commons

以上是 1983 年名古屋大學(名大)對上京都大學(京大)的決賽戰果,「×」表示雙方戰平,同時退場,至「三鋒」時名大瓜谷章以壓制取勝,名大稍為領先,不過隨後田村光司、浪花佳光、岡本啓、今田和典四人均成功戰勝一名選手,所以最終京大有三人未出戰的情況下,已經成功贏得決賽。

如果在15名選手最後仍是戰平,則會抽出代表作8分鐘的比賽,直至有任何一名選手獲勝為止,不過凡事總有例外,例如於1964年第13回大會決賽中,北海道大學與九州大學不斷戰平,耗時達四小時仍未能決出勝負,最終成為首屆七帝柔道大會有雙冠軍誕生。

 

成寢技專家搖籃

隨着綜合格鬥逐漸盛行,以寢技為主的高專柔道和七帝柔道成為不少武術家的啟蒙武術,加上修斗在日本率先登場,不少日本選手藉着寢技在世界中打響名堂。

被譽為「史上最強柔道家」的木村政彥曾代表拓大予科出戰高專柔道大會,助拓大予科成為全國決勝大會優勝校,有指他當時已經致力研究寢技技術,例如如何以道袍或帶去限制對方手腕,或是之後擊敗Hélio Gracie那記「木村鎖」的先聲。

疑為當年中井祐樹出陣七帝戰的片段

另外,犧牲自己而成就日本 MMA 的中井祐樹亦於北海道大學期間學習七帝柔道,更於 1992 年與北大拿下七帝戰優勝後,始加入修斗,成為首批 MMA 選手。


結語

由於七帝柔道中仍可以壓制取勝,而非必以降服獲勝,所以選手不少還是依賴壓制獲勝,對降服技的追求或有不足,不過隨着寢技的重要性因應綜合格鬥而不斷上升,高專柔道和七帝柔道當中的控制技巧究竟會否影響其他武術,甚至是七帝柔道能否進而發展開去呢?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