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界變臉大師! 日男扮梵高割耳像成名 30年還原過千名人名畫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1985年,34歲的日本人森村泰昌,按梵高那幅著名的割了耳朵的自畫像,把自己化妝、扮演成他,並自拍下照片,十分逼真,在藝術圈引起轟動。之後的30多年來,他繼續把自己扮演成各種角色,進行自拍,數量超過1000個:油畫裡的蒙娜麗莎、戴珍珠耳環的少女,到藝術史上的大師達文西、杜勒、畢加索,再到好荷李活女明星夢露、赫本、泰勒,還有愛因斯坦,希特勒,三島由紀夫,捷·古華拉……

通過扮演這些不同時代的人物,有種「時光旅行者」的感覺。

現在,森村的作品被紐約當代藝術博物館(MoMA)、洛杉磯蓋蒂博物館、日本金澤21世紀美術館等眾多世界級頂尖博物館的收藏。一条來到森村泰昌在日本大阪的工作室,在8小時裡,親歷了他從一位大叔,化身為「倒牛奶的女傭人」的驚嘆過程。

自述 /森村泰昌 編輯/成卿(一条)  

森村泰昌 變裝自拍30年

我在大阪出生、長大,現在很多日本藝術家會搬去國外生活,但我一直生活在這裡。我的工作室就在鶴橋市場附近,穿過兩條街,有我會客的小公寓樓,再往下走,是我父母曾經營業的一家賣日本茶葉的商店。狹窄的街巷,昭和時代的老房子都和小時候一個模樣。

小時候,我是個性格孤僻的孩子,總是一個人。一個人玩的時候,滿腦子都是童話故事,也喜歡上畫畫。1978年,從京都藝術大學的美術系畢業。但那個年代,光靠做藝術養活自己,很難。畢業後,就去了一間普通的公司上班,但3天后就辭職了。我意識到,即使變成了大人,也沒辦法和大家一樣適應社會生活,苦惱了很久。但是我想要去表達的意願,從來都沒有改變。所以選擇從事藝術創作,並不是說我有很多可以選擇的職業,從中選擇了藝術;而是除了藝術,我別無選擇罷了。

 絕望中,因扮演梵高一戰成名 

以梵高為主題的創作,是在1985年。1980年代的日本,正處於泡沫經濟中,一切看起來非常繁榮,朋友們也在創作新興作品,努力地追逐時代。但我卻怎麼都做不好,嘗試了油畫、版畫,都沒有突破。不知不覺,已經到了30多歲,過得非常痛苦。

有一天,我在雜誌上看到梵高那幅著名的自畫像。當時梵高從荷蘭去了巴黎,因為崇仰巴黎的印象派畫家,他把自己的畫作也變得色彩明快起來,但依然沒能取得成功。一次梵高與朋友高更不合,一氣之下把自己的耳朵割了,也為此畫下自畫像。當時,我覺得那個痛苦的自己,和割了耳朵的悲慘的梵高,超越時光重疊在了一起。

於是,我把自己的臉變成畫布,用舞台用的化妝品,一點一點把自己化成梵高的模樣。梵高畫中的筆觸,粗糙而有質感,所以我用黏土做帽子、衣服,很重,套上了之後,再叼上煙斗、擺好姿勢,自拍下照片。觀眾乍看上去,以為是梵高作品的複印件,但仔細看很快就發現自己上當了,那有一雙活生生的眼睛。

當時,我覺得那個痛苦的自己,和割了耳朵的悲慘的梵高,超越時光重疊在了一起。(一条提供)
觀眾乍看上去,以為是梵高作品的複印件,但仔細看很快就發現自己上當了,那有一雙活生生的眼睛。(一条提供)

那件作品,引起很大反響。得到別人的反饋,這在我之前的人生里是沒有的。所以不論是好評還是批判,都能激勵我。還有很多人說我,只是做了一次梵高的模仿罷了,未來就做不出什麼有意思的作品了。我想,只看這一幅作品,大家不能明白裡面傳達出來的內涵。於是之後的30多年來,我不斷扮演西方油畫裡的人物,蒙娜麗莎、戴珍珠耳環的少女……一直到現在。

 成為《倒牛奶的女僕》

這次的新作,是基於17世紀荷蘭繪畫大師維梅爾的油畫創作的。維米爾四十幾年的人生中,現存只有約30幅作品,其中我認為僅有《代爾夫特風景》和《倒牛奶的女僕》,這兩件作品的繪畫手法尤為不同:筆觸十分細密,像岩石般緊密而厚重地堆砌,但描繪出的又是十分柔和的世界。我對此產生興趣,決定先以《倒牛奶的女僕》作為主題,窺探一下其中的奧秘。

《倒牛奶的女傭人》原作/森村泰昌作品(一条提供)

整個過程以一個團隊的形式在創作,有七八個人,大家聚集在一起開會,研究維米爾,研究當時人們的穿著。畫裡有房間,需要立體地再現出這個房間,房間裡該是什麼樣的,桌子、牆壁上的東西是怎樣被擺放?大家一起研究、畫設計圖,再按圖做出實體房間。這整個過程中要思索的,遠不僅是繪畫構造的問題,更多是維梅爾想通過這幅畫表達出什麼。

這整個過程中要思索的,遠不僅是繪畫構造的問題,更多是維梅爾想通過這幅畫表達出什麼。(一条提供)

最後的拍攝,一定要在一天裡面完成,這一天濃縮了所有的研究成果。化好妝,穿戴好衣服,佈置好場景,最終拍下照片定格。在大阪我有一間自己的美術館,之後計劃以這件維米爾的作品辦展覽。現場我會搭建出畫裡的這個房間,甚至把畫裡看不到的地方,比如被窗簾背後到底是什麼樣,都展現出來。

+4
+3
+2

 藝術史的女兒 

明治維新之後,日本一直都很憧憬歐美的東西。所以學校裡教美術,日本傳統繪畫很少,反而是西方的藝術史更被看作是主要內容。我自己也沒有抱任何疑惑地被這樣教育著。這一系列的創作被叫作《藝術史的女兒》。

創作時選取的作品原型,也都是從西方的油畫作品裡來。選擇我認為在藝術史不可或缺的畫家,從自己的視角來看藝術史。拍下照片之後對作品的處理方法有兩種。一種是拍完照擴印出來就算完成了,比如那張梵高的自畫像。還有一種會在照片上做後期加工,之前有在照片上再進行繪畫的,最近也會用電腦做圖像處理。比如一幅畫裡有五六個人物,就會自己分別扮演、拍攝各個人物,再用電腦合成。這就跟拿食材做料理一樣。不做後期處理的作品,就像用剛收穫的蔬菜、剛捕撈上來的魚,做出體現食材原本味道的料理。

蒙娜麗莎的原樣、懷孕的模樣、 與第三種模樣,1998(一条提供)

基於委拉斯蓋茲這個西班牙畫家的油畫《宮娥》,我創作了一系列的作品,從1990年想法冒芽到完成,花了26年的時間。除了那隻狗,裡面的每一個人物,都是我自己扮演。而做後期處理的作品,就是加工食物,也有它獨特的味道。我覺得兩種都很好吃。從這個層面來說,處理照片也是這樣的一種加工,用電腦做處理就是讓照片變美味。繪畫是平面的,是用來看的,人是進入不了繪畫的。但我用這樣的方式,能做到進入繪畫的世界裡。這不是在開玩笑,我的確有這樣的感受。

點擊大圖看更加森村泰昌《藝術史的女兒》和《宮娥》系列的作品!▼▼

+4
+3
+2

電影女明星:20世紀最熠熠生輝的女性 

我是1951年出生的,正好是二戰結束5、6年的樣子。當時日本在戰爭中是侵略者,是不好的,而傳統文化被視作是引發戰爭的原因。

所以大家都想著來創造新的時代,學習模板的就是美國和歐洲。美國荷李里活電影裡的富裕生活,便成了當時日本人憧憬的對象。其中最讓人憧憬的就是閃閃發光的電影女星,覺得那樣的髮型好,想穿那樣的衣服。1995年到1996年,我集中創作了以電影女星為主題的一系列作品。大多數都是20世紀50、60年代的女星,甚至更早的。比如瑪麗蓮‧夢露、奧黛麗·赫本,又比如葛麗泰·嘉寶、瑪琳·黛德麗、碧姬·芭鐸。

離現在最近的是70年代,14歲的茱迪‧科士打特在電影《出租車司機》裡的角色。一直被問到,為什麼選擇女星作為主題?其實不是自己想成為女性。我在20世紀生活了很長時間。20世紀的女性,可能只有在像電影裡這樣不現實的地方,才是閃閃發光的。這些電影女星,一個人沐浴在觀眾的目光裡。如果把觀眾強烈的視線比作箭,她們接受著這些箭,卻沒有穿任何的盔甲。有的時候不得不是裸體的,沒有任何防備。這讓作為男人的我,也覺得很厲害,讓我很崇拜。在扮演成女性拍攝作品時,我會去摸索女性的心理,也探索自己內心的想法,把自己的各個面向挖掘、呈現出來。我發現作為男性,其實心裡也有女性特徵的一面。

森村泰昌為藝術扮成20世紀女明星,無論外貌和神態都十分迫真。(點擊大圖)▼▼

+6
+5
+4

 男性: 20世紀的安魂曲,眾神喧囂的黃昏 

在另一個男性角色系列裡,我則將自己扮演成20世界的重要男性角色:愛因斯坦、列寧、捷·古華拉、三島由紀夫、藝術家畢加索、傑克遜·波洛克等。場景則選取了每個人物在歷史上最高潮的畫面。

+3
+2

要用自己的臉,在這個時代決一勝負 

到現在,我已經持續創作了30年的自拍作品,扮演的人物超過1000個。這些人物,從久遠歷史上的,到近現代的,讓我有種時光旅行者的感覺。在持續的創作中,通過去研究這些人物和他們所處的時代,我也明白、發現了很多事情,寫了幾篇文章、出了幾本書。看過這些作品的人,沒有辦法再斷言我只是單純模仿了。我覺得大家開始用新的眼光,來看我的作品了。

大家不是都在用手機自拍嘛,現在是自拍的時代了,這樣看,我覺得時代彷彿在追隨我做的事,但又有些不一樣。大家都是用手機或電腦修圖,在照片上改變自己的模樣;而我靠化妝,實實在在地把自己變成不同的樣貌。

大家都是用手機或電腦修圖,在照片上改變自己的模樣;而我靠化妝,實實在在地把自己變成不同的樣貌。(一条提供)

未來的時代,科學會更進步,人可能可以更自由地改造自己的身體:再生出個手臂、換一個心臟、變成自己喜歡的長相……但30年前也好,20年後也好,我不會選擇那樣的方式。我會保留自己現在的模樣,看看用自己的這張臉,還能創造出多少不同的自己。

用自己的臉,來決一勝負。

(部分圖片由藝術家森村泰昌工作室提供、森村泰昌肖像由Kazuo Fukunaga拍攝、森村泰昌作品正在第12屆上海雙年展中展出)

【本文獲「一条」授權刊出,歡迎關注:https://www.facebook.com/yitiaotv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