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展2020|傳承衛斯理傳奇 年青作家科幻小說獲倪匡寫序認證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編按:年青作者膽敢將「衛斯理」三字調轉,以「李思衛」做筆名,可見其傳承推理小說的決心。其新作《都市傳說事件簿》講述以記憶作為交易籌碼的貨幣找換店老闆、能夠實現各種願望的補習老師等多個科幻事件,而一間專門調查這些都市傳說的偵探社,就是要揭開這些奇異事件背後的神秘面紗。

《都市傳說事件簿》得到元祖衛斯理倪匡先生寫序加持,相信新一化科幻推理書迷又多一個選擇。(豐林文化)

他們以天后灣作為終點站。

「溫遠星。」在擠滿人的車站裡,商遙月如此問道,「你以前有去過水上圖書館嗎?」

「我以前有沒有去過?」溫遠星思考了一會,把遙遠的記憶從深處取出來,「因為這個地方離我們家遠,所以其實我也只在小時候去過一次。」

「我記得,以前不是叫作水上圖書館的,畢竟那時候海平面還沒有上升。」溫遠星想了一會又補充道,「還曾經是這座城市最大的圖書館呢,雖然現在已經不是了。」

「嗯,我從書上看過介紹,這座圖書館好像在建造的時候,就已經做好了⋯⋯在被海水完全淹沒的情況下,仍然能夠維持運作的設計。」商遙月道,「以前是

有十一層的,現在頭三層都被海水淹沒了,所以四樓開始就成了新的入口,原來的三層則是被封鎖起來。」

「也就只有這座圖書館有這樣幸運而已。」溫遠星道,「除了它以外,這一帶受到海水淹沒的大廈都因為安全問題而被拆毀,我記得在圖書館對面還有一個著名的公園,雖然我忘了名字叫甚麼——在成為了海底公園以後,每年都好像有不少遊客來這裡潛水,只為了下去一探究竟呢。」

兩人從鐵路站走出來,感受著從臉上吹過來的海風。

「我們來了,天后灣。」溫遠星說罷,指向遠處的建築物,「從這個出口走出來的話,也能直接看見圖書館的模樣,它就在那裡呢。」

耳邊充斥著海浪聲,於遠星遙月眼前所見,圖書館就屹立在沙灘中心,就位於正在漲潮的海洋之間。

因為已經日落的關係,沙灘上的人明顯少了很多,不過圖書館那邊卻仍然亮著燈,說明它應該還沒有關門。

「我們快點過去吧。」商遙月跟溫遠星這樣道,「在圖書館裡的工作人員請其他人離開以前。」

「我們當然會過去看看。」溫遠星說到這裡,就思考起來,「只是⋯⋯我們到了圖書館以後,到底應該怎樣作?雖然謝哥哥他叫我們來這裡,卻沒說過在哪裡集合啊。」

「嗯,說起來也是。」商遙月看向圖書館,「等等——你看看,他不就在那裡嗎?」

「啊,你終於到了。」

兩人看過去,謝天緣正在遠處向著他們揮手。

「呃,因為找路花了不少時間。」溫遠星說:「你昨天在電話裡說過,只有在這裡,才能找到裘必應的資料?」

「嗯,這裡很快就要關門了,所以我們快點進去吧。」謝天緣道,卻沒有說要看的東西到底是甚麼。這時候,他看到了商遙月,就愣住了。

「你也在這裡?」謝天緣問道:「為甚麼?」

「為了甚麼?」商遙月隨即回答道:「當然是為了證明你是錯的。」

謝天緣聽完以後,沉默了一會,「好吧,既然你回心轉意了,我也不好說甚麼。」

「我從來也沒『轉意』過,更別說甚麼『回心』了。」

商遙月不滿地道:「圖書館不是快要關門的嗎?我們快點進去吧。」

商遙月說完以後,就越過兩人,直接走進圖書館內。

溫遠星和謝天緣兩人互相看了一眼,然後就跟著她走進圖書館內部。

三人走進圖書館——溫遠星和商遙月首先發現的,是身在他們之下,那正在流動的海水。

「哇!」溫遠星下意識地後退回到原來實體的地板上。

此後,他們才發現整個圖書館的地板都由玻璃所構成,於是他們也從已經是成為了地下大堂的「四樓」裡站著,看到原來那早成為了海洋一部分的三樓面貌。

「那裡好像有魚。」

商遙月指了指角落,那群正在原來三樓飄浮的生物,由於海水污濁的關係,他們都只能看見最表面那層海水有甚麼,再往下的就看不清楚了。

溫遠星集中精神看著,他似乎看到原來一樓的中心,有一台通往其他樓層升降機的輪廓——所處的位置就和現在的地下大堂一模一樣。

和其他的樓層相同,這座大廈原來是中空的,而四邊的位置則是圖書館正式的部分,人們可以通過位於圖書館中間升降機或者依附在四周牆壁的電梯到達其他的樓層。

「我們直接乘升降機吧,到頂樓去。」謝天緣這樣告訴溫遠星和商遙月,「因為你們也來的關係,我需要通知他一聲,不然的話,待會出發的時候可能會被他們阻攔的。」

「我們到底要去甚麼地方?」

「我就說過,只要你們到達那個地方的時候就知道了。」

謝天緣道:「我認為,答案就在這圖書館的底下。」

「答案就在這圖書館⋯⋯的底下?」

溫遠星驚訝地看著謝天緣,而商遙月也是同樣的反應。

他們再一次看向自己腳下的玻璃,看向那暗綠色的海水,無論是溫遠星或者商遙月,都無法想像底下到底有著甚麼。

「所以我們要潛水下去嗎?」溫遠星低聲道,「我⋯⋯我不會游泳。」

「我會游泳,但我沒試過潛進這樣深的海水裡。」商遙月則是這樣說。

謝天緣獨自走進了升降機裡,溫遠星和商遙月見狀,也只得跟在他的後頭。

他在走進升降機以後,就按下八樓的按鈕,然後升降機就往上移動起來。

溫遠星留意到八樓的名牌上寫著一大堆設施的名字,指示著他們可以在這裡找到甚麼,從「參考書」、「地圖」,到「圖書館辦事處」等。

然而,其中一項,卻讓溫遠星一度以為自己只是看錯了,但當他集中精神看過去的時候——卻發現自己沒有看錯,上面的確是寫著這三個字。

在「圖書館辦事處」的下方,還有一行小字,寫著「接待處」這三個字。

他重新看向地下大堂的標示,那裡也有「接待處」這個名字,但字體卻和其他的設施同一個大小,只有這個位於八樓的「接待處」,字體比其他的設施看起來還要小,就像根本就不想有人看到這一行字一樣。

這個「接待處」,到底有甚麼用途?

電梯門打開,三人才剛剛從電梯裡頭走出來,就聽到遠處有叫喚他們的聲音。

「喂,你怎麼又回來了?要跟往常一樣,作甚麼資料搜集嗎?」一名圖書館的職員,走近謝天緣如此道,而他很快就看到了溫遠星和商逢月兩人,「還帶了親戚的小孩來,你還真是辛苦啊。」

「我們想找關於某個人的新聞,所以想再拜託你,讓我們進去『那個地方』。」以謝天緣的語氣來看,他似乎和這名職員相當熟絡,「這裡應該有以前的報紙吧?」

「當然可以啦,小綠。」職員點點頭,「你們想找甚麼?」

「我想裡頭應該有專用於報紙的檢索器吧,所以應該沒有太大問題。」謝天緣說:「我們想找的——是有關於裘必應的事。」

職員聽罷,突然怔住了。他先是看向謝天緣,再看向溫遠星他們,眼神就像看到了鬼一樣。

「你們⋯⋯」職員驚訝地道:「到底是從哪裡,知道這個名字的?」

「知道這個名字?有這麼奇怪嗎?」商遙月立時問道:「你為甚麼要露出這樣的表情?」

「在我們圖書館裡,裘必應可是一則誰也無法解釋清楚的謎團啊。」職員無奈地道:「不過我以為只有我們知道呢,沒想到連其他人,也開始留意到這件事。」

「等等?謎團?」溫遠星怔了一怔並望向謝天緣,卻發現他沒有太大反應,似乎早就知悉這件事,「你指的到底是甚麼?裘必應在圖書館裡很有名嗎?」

「當然有名,我們最近也經常談論到他呢。」職員道,「這百年間的新聞——全部都充斥著他的影子。」

職員回到自己的崗位,很快就辦了三張證件,然後遞給他們。

溫遠星接過證件,上頭寫著「參考檔案室:閱覽許可證」一行字,底下寫著日期和編號。

「在圖書館關門之前,你們都可以留在那一層。」職員道:「如果可以的話,看完後盡量將報紙放回原位吧——明天我們也會繼續調查那個人的事,所以記得不要把報紙弄得太遠,不然又要費上我們不少功夫找回它們了。」

「知道了。」謝天緣點點頭。

「我也希望擊落飛碟的人,能夠幫我們解決這個神秘謎題。」職員拍著謝天緣的肩膀,笑道:「拜託你囉,小綠。」

謝天緣白了他一眼,然後就帶著溫遠星他們離開「接待處」。

「這位是我們學生會以前的學長。」謝天緣一邊走,一邊跟溫遠星解釋道:「雖然很神經大條,但人還是不錯的,之前我到圖書館做專題報告的時候,他就曾經幫過我和麥海晴不少忙。」

「我們現在,要到那個檔案館找甚麼?」商遙月問。

「老實說,在來之前我也不太肯定——不過剛剛聽到那傢伙的話,我就更加確信了。」謝天緣道:「裘必應以前肯定在其他地方,施展過他的騙術,所以才會在報導裡出現過。」

「不過,剛剛那位哥哥卻說,這百年間的報紙,全都有他的蹤跡。」溫遠星道:「可是裘必應看起來也不像這樣老啊,這又是為甚麼?」

「我想只是他說得誇張而已,不過這也在側面證明了這個人到底有多出名。」

謝天緣說:「我們還是快點出發吧,離圖書館關門只剩數小時了。」

三人走到辦事處的另一角,溫遠星這才發現,這層竟然有兩台升降機。

「我們從這台升降機下去。」謝天緣道:「也只有這層,才可以直達檔案室。」

「這台升降機⋯⋯可以直接潛到海裡?」商遙月問。

「可以說是,但也可以說不是。」謝天緣說:「在圖書館被淹沒後,這裡的人設法搶救了其中一些還能使用的樓層,據說有十多個房間,可以在排走所有海水以後,恢復服務,而這就是其中一間了。」

「不過,雖說如此,它們最後還是沒有對外開放,只是留下來用作其他用途。」謝天緣道:「如果要特地參觀的話,就要像我們這樣,到那裡尋得職員許可了。」

三人走進了電梯內,電梯門很快就關上了。

這一回,電梯上的按鈕不再以樓層表示,甚至也沒寫上它的用途,而是改為以房間編號表示,以「1201」、「1202」這樣令人摸不著頭腦的數字。

「還是讓我來吧,不然按了其他的地方,也不知道我們會到甚麼地方去。」謝天緣接下了「1202」的按鈕,電梯就開始移動。

溫遠星他們感覺到,升降機正在下降。

下降的速度似乎比他們想像中的還要緩慢許多,溫遠星甚至有種是升降機被某

種力量拉扯,因而慢慢拉下去的感覺——但無論如何,他們正在移動著。

「這幾天,我思考了不少關於裘必應的事。」謝天緣道:「以他這樣性格的人,會有甚麼明顯的弱點存在呢?對他來說,有甚麼事可以最影響到他呢——事實上,答案一直就擺在我們眼前。」

「嗯⋯⋯」溫遠星思考著,嘗試猜測謝天緣的想法,「他希望自己的心想事成之法能夠實現所有人的願望,不出任何錯誤?」

「答對了,這也是當我們的測驗沒滿分,裘必應就變得如此激動的原因。」謝天緣說:「後來,我開始在網絡上找資料,希望在上面找到裘必應的事,看看他在搬來這裡之前,到底是怎樣的一個人,你猜發生了甚麼?」

「事實上,在各式的社交網站、討論區上,總會有人提到他,而每次他的身份都是不一樣的。」謝天緣道:「心理醫生、社工、調解員、占卜師⋯⋯關於這個人的背景以及職業,也隨著敍述者的身份產生變化。然而,無論他到底是誰,結果都是相同的:他們都在紙上寫了自己的願望,然後自己的願望,則是會在不知不覺間實現。」

三人從電梯裡走出來,在他們面前的,是一個狹窄而沉悶的空間。

從四面牆壁與地板毫不協調的風格來看,這個房間應該比原來的要小許多,其餘本來還能使用的門特地做了不少加固的裝置,以確保不會有人無故打開那些早已被水淹沒的空間。

「就只剩下這點地方能用了。」謝天緣低聲道:「總之,__我們先從數年前的報導開始找起,我認為答案,就在這些報導裡頭。」

於是,他們走到檢索器旁,在上面輸入有關「裘必應」的新聞,看看哪一天的新聞有他的蹤跡,然後從那份報紙開始著手——眼前的結果,足以令他們驚訝得說不出話來。

「難道說⋯⋯」溫遠星喃喃地道:「那位哥哥說的話,是真的?」

「不、不對,這應該只是同名同姓的人了吧。」謝天緣支支吾吾著,「可是,裘必應也實在不是一個常見的名字啊,為甚麼會這樣的?」

在電腦螢幕顯示,有關於「裘必應」的資料——高達二百多個。

日期橫跨一百年。

「哎呀,我那時候還想到補習社找你們呢,怪不得全都消失了。」

而這個時候,他們更在這裡,聽到了不應存在於這個地方的聲音。

「原來你們,全都在這裡啊。」

眾人轉頭看過去,很快就看到了說著這句話的人,到底是誰。

(以上是《都市傳說事件簿2有求必應補習社》的內容節錄)

書名:《都市傳說事件簿2有求必應補習社》,作者:李思衛。(豐林文化提供)

作者:李思衛

九十後,自小愛看各類奇幻小說,求學時期胡思亂想,將腦海裡的故事記錄下來。

出版社:豐林文化

立刻Like!讚好《01熱話》: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