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坂本龍一可愛一面你見過未? 黃志淙分享相識30年點滴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步進黃志淙位於港大的辦公室,雖然地方不大,但對音樂發燒友來說卻是一個天堂,舉頭有Woodstock,低頭有Beatles,兼且被各式各樣的CD、黑膠及小物環抱,但他卻笑言:「對一啲人嚟講係地獄嚟㗎,哈哈!」辦公室內可謂彩蛋處處,筆者還記得右邊書櫃上放有他與David Bowie的合照,數前兩格就是坂本龍一簽名的專輯與著作,左邊書櫃放有1990年John Lennon逝世10周年紀念音樂會的小冊子,等等珍寶隱藏在不同角落。

形容坂本龍一、David Bowie為「最接近神的人」相信沒有人反對,那麼黃志淙就是「接近神很多次的人」。

攝影:鄭子峰

黃志淙的辦公室對音樂發燒友來說如天堂一樣,而且彩蛋處處,每張CD、每樣小物背後都有段故。(鄭子峰攝)

黃志淙1985年從商台當DJ起步,入行超過30年至今已是資深文化人,涉獵各個範疇,他形容音樂是他第一度天窗,開啟了往後的路。亦因如此,他與坂本龍一結緣,由小fans變成好友。

1989年尾,坂本龍一推出專輯《Beauty》,黃志淙聯絡當時的香港代理Virgin Records負責人約訪問,根據經驗理應是電話訪問,豈料對方說:「好呀,幫你約到坂本龍一喺東京做訪問。」今日再講起他仍然開心得雙眼發光:「嘩!即刻飛過去啦!自費都制呀!」隨即打開電話找出兩人的珍藏合照,正當大家認為坂本龍一是「神一樣的人」充滿距離感,黃志淙卻說:「佢同時係一個好『人』嘅人,一樣都會同你玩,會扮鬼臉攬頭攬頸!」能夠與偶像做訪問,他全身D&G盛裝出席,不過對方卻「鬼咁Casual」。

1989年尾,黃志淙在東京訪問坂本龍一,當時他全身D&G盛裝出席,豈料對方卻「鬼咁Casual」。(受訪者提供照片)

那次見面兩人還未成為好友,直至一次坂本龍一來港出席金唱片記者會,黃志淙受好友Ronny Lau邀當主持並共進晚餐。他憶述當時的情況感覺很神奇:「當時佢留低張卡片俾我,話『你email畀我啦』,我就諗真唔係真,好似得閒約飲茶咁,點知佢堅覆我!」

到2000年坂本龍一製作了《Zero Landmine》反地雷籌款唱片,當時互聯網還未算發達,他破格地舉行網絡直播。可惜香港網速太慢黃志淙未能實時收看,便發電郵給對方,希望取得錄像作教學之用,並承諾不會作商業用途,坂本龍一回覆:「我梗係信得過你啦!」幾星期後黃志淙便收到該錄影帶的包裹,他直言當時「眼淚係咁流」,自此兩人便結下不解緣。

兩人成為好友攬頭攬頸,黃志淙發現這位神級偶像也有非常「人」的一面。(受訪者提供照片)

兩人透過電郵來往,黃志淙以可愛形容對方:「佢會超快覆你message,又會打啲cutie emoji!係一個好可愛『神級的男人』!」2014年坂本龍一罹患咽喉癌,黃志淙透過大氣電波為他祈福,康復後對方更寄回一張張手寫的感謝卡道謝,這份情誼非常珍貴。「所以每次佢有演出,就算幾辛苦攞假,或者儲錢都要同佢見面!」

同時坂本龍一亦非常關心香港局勢,6月時更留言為香港人打氣,就是這份同理心,貼地的人文關懷,打破所謂的距離感,而且令人感受到他作品中的力量。黃志淙看著對方的著作《音樂使人自由》慨嘆:「自由依家咁艱難,咁……唔知點講……所以會令我更加珍惜呢啲友誼。而依家嘅藝術節亦變得更珍貴,我唔係話日後冇得再搞,而係好多事會更艱難。除咗話香港人加油之外,加油係令我哋迎難而上,,而且尋求更加多可能性。」

坂本龍一非常關心香港,不時透過電郵問候黃志淙,6月時更留言為香港人打氣。(受訪者提供照片)

黃志淙看著《音樂使人自由》慨嘆:「自由依家咁艱難,咁……唔知點講……所以會令我更加珍惜呢啲友誼。而依家嘅藝術節亦變得更珍貴,我唔係話日後冇得再搞,而係好多事會更艱難。除咗話香港人加油之外,加油係令我哋迎難而上,,而且尋求更加多可能性。」(鄭子峰攝)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