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搶耳2019回顧】似蘇施黃挑剔人先叫有品味? 再係咁你一定走寶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搶耳全球」計劃一直致力推動本地音樂文化,讓一眾卧虎藏的音樂人、樂隊能夠走到所謂的「地面」,有更多曝光之餘更能衝出香港進行交流。知名結他手Jason Kui帶領樂隊The Majestic G及三丁目到韓國音樂節演出吸引經驗,雖然大會標籤他們為「導師」及「學員」,但私下他們如朋友一樣打成一片,訪問期間還大放笑彈。不過,談到從韓國取經回來,覺得香港音樂圈有甚麼地方要改進,他們說:「你都要有個場畀我哋表演咩叫大蛇痾尿㗎,係咪先!」

The Majestic G爭啲散Band? 參加「搶耳」覓出路

Jason Kui、The Majestic G及三丁目的音樂風格、演出經驗各異,但部份人有擔任演唱會樂手的工作,所以早就認識。各人背景不同,參與「擔耳計劃」的原因自然不同。以The Majestic G為例,他們希望籍此打破頻臨散Band的困局,他們說:「當時覺得好迷失,雖然每個星期都夾Band,感覺大家冇咩心去推動呢件事。有次一齊食飯,覺得大家呢排有啲嘢收收埋埋,佢有諗過唔夾……」他們又提到,創作上出現膠著狀態,而且每人面對困難的處理手法不同,又可能有成員會覺得,樂隊演出不多,帶不到預期的回報,感覺像浪費時間,種種原因令他們萌生散Band念頭,慶幸隊員咬緊牙關,參加「搶耳」找到衝激之餘,更推出了兩首新歌。

Jason Kui、The Majestic G及三丁目在去年的搶耳計劃到韓國演出交流。(梁碧玲攝)

錯過香港夾Band黃金時光? 年輕樂隊三丁目有話兒

今時今日香港現存活躍的Live House可謂「一隻手數得晒」,反觀五年前還有蒲吧、蒲窩、樂人地帶等等不同規模的演出場地,獨立音樂圈亦因而百花齊放。年輕樂隊三丁目組成時,蒲吧、蒲窩等地方而改變用途,中、小規模的演出亦銳減,他們會否覺得錯過了夾Band的黃金時間?他們反而樂觀地看待:「雖然細個未夾Band嗰陣,都好想踏足蒲吧、蒲窩呢啲地方。但其實冇話咩係最好嘅時間,好視乎個人嘅心態。當然環境係有影響,但唔會因為有困難而令你做唔到某啲嘢,係睇你點解決。雖然依家連圍內自己搞嘅騷都系咗,但有social media機會多咗,錄音成本又低咗,呢方面其實都係好處。」

快啲Click入認識咁多位音樂人先啦!(按圖放大)(梁碧玲攝)

創作壓力人人有 要解決唔可以有「烏托邦」想法

獨立樂隊、音樂人發表新作的頻率及產量不能與主流歌手直接比較,因為他們要一腳踢,創作、錄音、編曲各方面都要一力承擔。以Jason Kui為例,他推出專輯《Absence of Words》後「起朵」,擔任Mesa Boogie、Tom Anderson等國外樂器品牌的代言人,他坦言在創作新專輯的前期功夫最大壓力。他說:「製作前期會諗點樣承接上一隻碟,聽眾好鍾意《Polarized》、《Morning Breeze》呢種歌,我要點多一首去keep住呢?但到埋首做嘅時候反而冇晒呢啲諗法,根據本身有嘅idea去做就係!」

The Majestic G亦表示,很難找到一個合適的創作方法,最初希望是一個共同體去創作,但這樣太烏托邦,因為樂隊有7個人,有時大家太客氣。他們說:「試過Loop住一個段落jam足40分鐘,但其實要去學習發揮大家嘅長處,令到件事有一個合理嘅推進。」

三丁目笑言表示一直處於瓶頸位,還很灰地說:「有冇下一首歌都唔知,有時覺得好難融為一體。」身旁的Jason Kui聞言立刻伸出友誼之手,有時候經驗就是這樣傳承,這才是一個健康的生態。

創作壓力人人都有,每位音樂人都有自己的解決方法,但最後都不外乎「做啦,做就係㗎喇!」(梁碧玲攝)

演唱會樂手VS夾Band 面對10萬人唔緊張反而彈自己歌會心跳加速!

正如前文所說,Jason Kui、CMgroovy、Tjoe等人都有擔任演唱會樂手,對他們而言,做樂手與夾Band會否存在矛盾?此時Jason Kui,反問記者一個問題:「我哋算係年青一輩嘅樂手,你有冇發現我哋同上一輩唔同?我哋會放好多自己嘢落去。」以往擔任演唱會樂手的標準是要跟足CD版本,如打字一樣照辦煮碗,但現在樂手享有更多空間建立自己的特色,彈奏風格、樂器音色等方面也有更多投入,即使音樂總監、唱片監製、歌手亦趨向這種「好玩」的態度。

CM分享一次與前輩樂手交談的經驗,他說:「廣東歌8、90年代最黃金、最搵錢嗰陣,做樂手就係要照Dub唱片咁彈;以前有樣嘢叫總譜,每一個崗位都有自己份譜,邊個樂手坐落去都係咁彈,唔需要思考,好似打字咁樣。因為老一派歌手要你做到一模一樣,可能你Fill In有少少唔同佢都唔識入。雖然依家話錯過咗最搵錢、最黃金嘅時間,但有個好處係,依家音樂總監都唔想樂手照dub片,想每一個演出都有個性,因應樂手的特性去埋班,建立一個演會嘅個性。」

他又笑言自己是「老屎忽」,曾擔任鄭秀文巡迴演唱會的樂手,他表示即使對住10萬人的場館,感覺也如食飯一樣彈奏,心跳冇加速;反之在The Majestic G的演出,就算只得30人,演繹自己作品時,仍然會毛管戙,這份感動是其他大型的演出沒法給予的。

CMgroovy(右)曾擔任鄭秀文Tour的樂手,面對10萬人的場演出他也能輕鬆面對,但回到自己的樂隊,每次演繹自己的作品也會緊張,這種感動是其他演出中找不到的。(梁碧玲攝)

香港觀眾係蘇施黃?  本地樂手與外國樂手有差別待遇?

Jason Kui、The Majestic G及三丁目在音樂圈打滾多時,少不免有一些「勞騷」,但這些勞騷不無道理。The Majestic G的Tony說:「其實活動搞手,唔好淨係搵外國樂隊,因為咁會養成一個文化,唔搵外國人就冇人睇,其實已經開始賴緊嘢。要畀多啲舞台香港人發揮,其實本地香港不乏有實力嘅多樂手,但觀眾冇機會接觸。而且啲Crew對外國樂手好好,對香港樂手就演出空又少,支援又少。香港成日話畀人聽係國際化城市,只可以講句『外國人的槍特別硬』。」有時候主辦單位一句「將就下啦」,就任意將本地樂手的setting改變,又沒有予留充足sound check時間,就連基本尊重也沒有實在令人氣餒。

「我哋成日講到自己好叻,話人『你都未見過大蛇痾尿』,但你都要有個場畀我哋表演咩叫大蛇痾尿先得㖼,係咪先!」一句話道出他們的心聲。

另外,Jason Kui形容香港的觀眾像蘇施黃,認為懂得挑剔就是比別人有品味。Tony對此感受特別深:「我教學生成日都話,人哋彈得好要學,彈得唔好更加要學。因為覺得唔好聽,我個女都識聽啦!但係你有本事嘅,就算人哋彈得唔好,你都要識從中搵到一啲長處,袋自己個袋到,咁先有嘢學!」

香港音樂圈不乏人材,聽眾若然敞開心胸嘗試聽多一點,定必找到驚喜!(梁碧玲攝)

Tag歌時間!睇完咁長嘅訪問梗係要聽佢哋啲歌啦,啱聽嘅就要繼續支持喇!

Jason Kui | Pixel Invasion feat. Andy James:
https://youtu.be/u8uSe7zSelk

Sunrise by The Majestic G :
https://youtu.be/DYspon1UCs0

三丁目 Sam Ding Muk - 透明學:
https://youtu.be/VCSYOShb8MI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