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安琪《773312》太難明? 周耀輝:從Short嘅人工智能角度出發

撰文:黃浩晉
出版:更新:

雖然香港樂壇經常被評為青黃不接,但本地一直有默默耕耘的音樂人希望培養新血,繼續撐起樂壇。由資深填詞人周耀輝及資深作曲人馮穎琪創辦的「一個人一首歌」,舉辦《埋班作樂》招募36位本地新晉作曲、填詞、編曲創作人接受培訓。今日舉行啟動禮獲一眾歌手現身支持,包括:Miss Chan Chan陳潔靈、盧巧音、6號@RubberBand、布志綸、陳柏宇、陳健安、泳兒、鍾舒漫及鍾舒祺、湯駿業、鄧小巧、小塵埃、ERROR等等。

周耀輝形容今日像頒獎禮,但絕不是「終生成就獎」,而是「三生獎」希望樂壇更有「生意、生機、生命」。馮穎琪希望藉今次機會讓有經驗、有資源等音樂人帶領新一代發展出更有創意的作品,再一步推動本地樂壇。

馮穎琪與周耀輝希望透過《埋班作樂》計劃培育樂壇新血,令樂壇更有「生意、生機、生命」。(陳順禎攝)
點擊查看今日出席的歌手及音樂人,陣容鼎盛!(按圖放大)(攝影:陳順禎)
+5

樂壇青黃不接? 周耀輝反問:你有冇去搵新歌聽先?

香港樂壇經常被評為青黃不接,但本地一直不乏有心創作的人材,身為資深填詞人,見證過樂壇更替的周耀輝對此有何看法?他向聽眾提出一個問題:「我唔係幾知咩叫青黃不接,因為我入行三十年,由『青』做到依家嘅『黃』,我都係接住做㗎,所以有不接到咩?另外,對於話『一代不如一代』嘅人,其實我好想誠心咁問,佢哋仲有冇去聽新嘅作品呢?有冇去上網搵,有冇接觸過一啲未必上喺大平台發放嘅作品呢?有時可能係聽眾冇跟到,仲停留喺佢哋所謂『青』嘅音樂入面。」他又提到,《埋班作樂》除了為新人提供音樂培訓外,還有待人接物、時間管理、應付工作壓力等方面都需要有經驗的人去分享。

對於外界批評樂壇青黃不接、一代不如一代,周耀輝反問一句:「我好想誠心咁問,佢哋仲有冇去聽新嘅作品呢?有時可能係聽眾冇跟到,仲停留喺佢哋所謂『青』嘅音樂入面。」(陳順禎攝)

有幾多人打工會忘我、享受? 周耀輝:我可以 

謝安琪日前在「十大中文金曲」上奪最優秀女歌手,她提到:「令自己心跳冒汗的創作才能觸碰人心。」那麼周耀輝寫下《77312》、《沐春風》是否同樣有心跳冒汗的時刻?他就:「我同Kay、Juno嘅合作,個關係唔算尋常嘅。意思係以人同人相處出發,有啲似朋友,呢個係一個好重要嘅基礎,我填詞會先考慮可唔可以觸動到唱歌嘅人。」

周耀輝形容自己填詞的狀態像是進入一個不同的時空,他說:「其實冇一個好明確嘅狀態,似係去咗一個唔同嘅時空,係一個好凝聚自己魂魄嘅時段。反而係完成之後再聽個成果,我有時會喊、會毛管戙,呢啲都係之後發生嘅,我寫嘅時候完全唔知㗎,原來係會因為自己嘅文字感動。」他又認為以填詞人為工作是一件幸運的事,他說:「寫歌詞你可以話係一份工嚟㗎,試問有幾多人打份工可以做到忘我,享受一個純粹自我存在嘅境界;做完之後會因為作品而感動?我唔知,但係我有。我希望呢個城市、呢個世界有更加多人搵到工作中嘅樂趣。」

「寫歌詞你可以話係一份工嚟㗎,試問有幾多人打份工可以做到忘我,享受一個純粹自我存在嘅境界;做完之後會因為作品而感動?我唔知,但係我有。我希望呢個城市、呢個世界有更加多人搵到工作中嘅樂趣。」(陳順禎攝)

《773312》講壞咗嘅A.I.? 無啦啦點解有堆數字?

《773312》可謂謝安琪的破格之作,電子迷幻的曲風加上穿插數字的歌詞,需要聽眾花心思鑽研,到底歌詞在描寫一個怎樣的故事?周耀輝笑言:「我唔會講㗎,我唔會透露㗎!」續說:「我希望聽歌嘅人進入隻歌,只要係認真,點樣解讀都得,我唔想有一種官方嘅權威解讀。」

話雖如此,他表示聽過Demo以及了故事背景後,很快就知道要用數字作歌名,旋律亦有空間安插一個編號於歌詞之中。能夠如此「放肆」,是基於與謝安琪及麥浚龍的「微妙」關係:「件事好微妙,基於對Kay、Juno嘅信任,知道佢會放膽畀我去做,咁就填啲數字落去啦。反正首歌係以一個A.I.嘅角度去唱歌,有少少short哋㗎嘛,咁就更加語無倫次啦,哈哈!」而且歌詞送上謝安琪手上時,已有一個超出周耀輝所想的解讀,所以他希望將想像空間留給聽眾。

《773312》歌詞穿插數字,原來是從一個「少少Short」嘅人工智能角度出發,周耀輝笑言:「反正首歌係以一個A.I.嘅角度去唱歌,有少少short哋㗎嘛,咁就更加語無倫次啦,哈哈!」
若嫌《773312》的人頭太恐怖,就重溫返阿Kay嘅靚相啦!(按圖放大)(資料圖片)
+5

從周耀輝的回答中,大家可以猜測到《773312》不再圍繞浦銘心,可能是一個完全去人性化的人工智能角色,或者謝安琪以此開創作新的世界觀說故事,到底「真相」如何還是要期待後續作品才能清楚。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