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ng&Maggie批本地文化看似開放實際保守:不要當香港觀眾是白痴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在今年叱吒頒獎禮後,又掀起一波「樂壇已死」的討論,令人不禁反思自己這年間到底聽了多少廣東歌?即使聽的數量比較少,也許在朋輩耳濡目染間,也總在YouTube點開過一些MV來看,近來最Hit的就不得不提呂爵安(Edan)的《E先生 連環不幸事件》,MV觀看次數在兩周內突破百萬,除了有青春愛情故事加持、以及俊男美女的組合吸睛,最功不可沒的幕後功臣就不得不提Sheng和Maggie兩位導演,他們除了是樂壇新貴林家謙的御用導演,亦為陳奕迅拍過《致明日的舞》的MV,去年不少MV都出自他倆手筆,是為音樂界炙手可熱的導演。Sheng說:「我常常覺得不要當香港觀眾是死的/白痴的,很多人會擔心這樣說故事觀眾是否會明白,其實香港觀眾畀大家想像中思考層面高很多。」

撰文:葉詩

攝影:梁碧玲

Sheng和Maggie渴望香港的唱片公司更重視Digital Marketing:「這個世代做任何作品放上互聯網,下輩子都能看到,證明這件事是多麼重要,而互聯網亦將你的音樂作品帶到世界每個地方,所以是否應該投放多於其他宣傳?例如韓國的MV可憑YouTube View數回本,所以他們願意投資,香港也許也在等這樣的例子出現。」

影視創作其實也有劃分電影、電視、廣告等好幾個不同界別,筆者不禁好奇為什麼偏偏是MV這個範疇?也許這就是《靈魂奇遇記》裡提到的火花,亦是某程度上的命中注定,「個天給了一條路我走,這是我相信的。」Maggie如是說。她從實習起在一家Production House工作了三年,期間做了不少廣告和MV拍攝等,那時候執導了陳健安的《在錯誤的宇宙尋找愛》,剛好外面也有些工作機會就選擇變自由身:「我從小到大都是見步行步的人,絕對不是自小就有個導演夢;我常常都隨口說可能忽然有天就會找份正職。」

點擊圖輯睇Maggie執導《在錯誤的宇宙尋找愛》片段:

+20
+20
+20

Sheng透露自己讀的科目其實跟現時的工作絲毫沒有關係,只是2016年在幫好友鄧小巧設計時被馮穎琪(Vicky)看見他的才能、於是獲Vicky所邀擔任《剎那的烏托邦》音樂會的平面設計,在忙碌得無法兼顧正職之時就決定全身踏入音樂圈:「Vicky是我的伯樂,是她叫我離開原本的行業、告訴我轉投音樂行業會有更多事情發生。」跳出原本的舒適圈,Sheng坦言興奮大於怕:「其實我挺相信靈魂本來選擇了什麼;流行曲是香港的流行文化,也是影響着城市思維的一個區域,有時候我們理解歌曲的方法未必與創作人本意或是歌曲意義完全一樣,我希望被安排做這個角色,自己沒有做錯什麼。」

Sheng獲Vicky所邀擔任《剎那的烏托邦》音樂會的平面設計,在忙碌得無法兼顧正職之時就決定踩進音樂圈。

通常在片場都只有一個「話事人」,可是他們的片場卻偏偏有兩個,那麼他們的合作是怎樣促成,誰才是真正的「揸Fit人」?「別人都覺得合導很奇怪,但我完全沒有這感覺,這本來就是最適合Collaboration的時代。」Sheng如是說。二人在合作了林家謙的《下一位前度》後一拍即合,自此變成合作無間的拍檔,合作模式也相當隨心:「我們沒有明文規定一定要合作,有些企劃適合一起做就合體、適合自己做就分開。」Maggie認同道:「這是我們最好的狀態,也不用束縛大家。」

Maggie提及二人完全沒有得不出共識的時候:「我們只有友誼的脾氣、沒有工作的脾氣,我們很懂得找共識。我們常常會問對方:『你有冇堅持?』、『你明唔明我講咩?』有堅持就會討論、他沒有堅持我就會作想做的改動,反之亦然。我們作品好看的地方大概就是集合了二人好的元素。」

「國際化是拍好香港、展現香港的獨特性」

翻看Sheng和Maggie拍攝的MV,不難發現二人都喜歡投放本土元素去紀錄我們身處的時代,如:AGA的《See you next time》,麥子樂、蔡思韵這對婚前情侶到廟街睇相;陳健安的《時光邊緣的人》亦到銅鑼灣的地下商城取景,在地氣息濃厚,Maggie說:「有趣的是創作者本身有些事不是特登,但作品又很能反映我們本身,例如:《在錯誤》的油尖旺,和Serrini合作的摩羅街,我才發現自己不經意原來有很『地』的一面。亞洲的創作者都想讓自己的作品邁向國際,但我覺得國際化不是努力趕上韓國、美國的水平,而是拍好香港,展現其獨特性。」Sheng認同道:「不要刻意迴避自己住的地方,每隻情歌都是屬於香港的愛情故事,也反映了我們有多愛這個地方,也想大家看到這個地方。」

點擊圖輯睇MV在地性濃厚之處:

+5
+5
+5

除此以外,二人喜歡起用新演員,在過程中赫然發現原來電影界的演員斷層只是假象,而Maggie更擔起Cast director一職,她笑言:「我想自己是全香港最熟悉APA(演藝學院)畢業生的人,別人Casting找我要收錢!」她自爆會偵探式搜索新演員的社交媒體:「我會Follow定一些『貨』日後用,甚至等幾年,有些On-list未用到也很期待合作,像是《致明日的舞》中的King我是好幾年前已經覺得他跳舞很正,就默默記住了這個人。」

Maggie坦言自己對APA有些情意結:「我很尊重那麼尊重戲劇、尊重自己職業的人,APA出身真的花了幾年時間,每天都在演戲,所以對他們也有很大信任。其實做演員挺辛苦的,不斷賣弄自己的情感、犧牲自己去成就角色。當然不是APA出身的演員演戲也可以很好看,像是鍾雪也沒有受過正式的戲劇訓練,但她天生就要做演員。」

「我們有時會刻意拉闊香港的尺度」

自2019年後社會以我們無法想像的速度急轉直下,創作空間和自由均日漸收窄,那麼拍MV的情況又如何?Sheng坦承在接拍前已經會一五一十講清楚:「我們有點開宗明義,希望跟隨我們的想法,而大部份唱片公司都很尊重我們。」Maggie續言:「近乎90%(創作空間)都大,剩下的10%,歌手出歌都會有自己的基本要求或期望,像Edan會想彈琴,就不是全部100%屬於我們的創作。」Sheng透露Edan最初是想做一個關於鋼琴的愛情故事:「但我們很快就拒絕了,因為我們做過類似的《時光倒流一句話》,而且鋼琴放上Edan身上也太順理成章。」正因為兩位導演都對創作有堅持,所以才誕生一個又一個獲得喜愛的作品。

點擊圖輯睇《E先生 連環不幸事件》MV:

+39
+39
+39

若然與歌手或唱片公司就着作品有意見不合的地方,二人皆說會盡量溝通,看看是否能說服對方,問起是否有比較花費唇舌工夫的作品,Maggie就透露是《時光邊緣的人》:「裡面有個『打飛機』的場面,唱片公司都有溝通是否一定放這個場面進MV,有沒有必要性,最後他們也很尊重創作者,剪短了些放進去了。」除了對自己創作意念的堅持,也有另一重意義:「我們有時也刻意拉闊香港的尺度,不知道是不是這地方的成長文化形成,大家都似乎看似開放,實際工作起來又偏保守,其實觀眾不是接受不了的。」

近年總會聽到有人說「樂壇已死」,小克、吳林峰和王雙駿更譜出一首名為《樂壇已死》的歌,投直球以歌詞回應這個負面卻又無建設性的說法「香港歌手不會死 怎麼尖酸的你 那樣看不起」,在行業中活躍的二人均不認同這個說法,Sheng更有「置之死地而後生」的想法:「我從來也不覺得它死了,反而覺得它不斷生長出不同品種的新芽;就如也有人覺得這個城市或世界正在崩塌,我的角度不是這樣,如果沒有坍塌,又何來重生的機會?世界正在坍塌,我們也可建立新的意識形態,我們得相信『這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