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30歲的自己:「妳可以更圓滑,就是別把棱角磨掉。」

撰文:許芷婷
出版:更新:

聽說三十歲是女生一大關口,二十五就開始衰老,不保養就是你不對。對此誠惶誠恐,也感到「殺氣騰騰」。我怕皮膚變差,肌肉鬆弛,更怕活著活著就忘了初衷,每日去追趕別人給我的目標,這就是為何我想寫一封信給30歲的自己。

(《非誠勿擾》劇照)

若你灑脫地告訴我「三十」只是個數字,再問我五年間可以發生甚麼事,我想對你說,要磨掉一個人的意志,一個晚上就夠。十五歳寫給二十五歲的自己,大部分的人都是充滿憧憬的,目標不切實際卻真誠可愛,還記得當初信誓旦旦寫下四字「毋忘初心」。十年過去,不至萬念俱灰,但憧憬不再,信的內容大致上沒有改變,最重要還是這四字。

我對自己三十歲的幻想是,我應該有一份穩定而努力多年的工作,不論有沒有男友都想要結婚,就如電影《29+1》所描繪那樣:「一切都有條不紊地進行著。」我不擔心物質上的東西,因為就是你不想追,社會也會逼你去「擁有」,怕就怕在「隨波逐流」間失掉自己。因此,寫的都有關情感。

三十歲可以更圓滑,就是別把棱角磨掉。
(《我可能不會愛你》劇照)

我怕我讀到一半就放棄,首先要寫寫甚麼是「毋忘初心」。我不想對三十歲的自己要追夢甚麼的,因為夢想可以轉變,達到夢想也可以有落差,這些都不能自已,重要的是別讓自己成為自己小時候厭惡的那種人。三十歲可以更圓滑,就是別把棱角磨掉。

但願我記得我曾多麼「少不更事」。我小學寫信給老師告誡她「偏心」不對,因為媽媽教我要不平則鳴。當空姐時因為新,做事慢,「阿姐」們不耐煩都可以體諒,就是受不了無理的責罵和「食死貓」,當她叫我「別爭事做」時一手把茶全都倒掉,再說:「不做白不做,你自己來。」自尊千金不換。還有那些不眠不休的日子,自己曾經為夢想如一頭蠻牛就衝過去,碩士面試時教授問我,飛來飛去加上我們課堂緊湊,我只是答了一個字:「行。」不管結果如何,只知我要做的事情可以阻礙我,因為我信夢想需要用生命來燃燒。那份義無反顧和勇氣,可別掉失才好。

與其跟著社會標準追「三十大關」而弄得傷痕纍纍,何不試試從容的跟隨自己步伐?
(《29+1》劇照)

常聽人說,女生的價值隨著年齡增長而下降。我們一班女生最喜歡討論何時談婚論嫁,「三十歲」是熱門選擇,至於為甚麼,卻沒有人能夠回答,大概這是社會給女生的既定時間表。近來聽說朋友姊姊拍拖多年的男友分手,傷心欲絕,生無可戀,除了七年的感情付諸流水,也是因為她的未來跟男友掛勾,結婚生子是既定方程式,男友走了連她的將來也一并帶走。換成我,我想也一樣不懂如何自處。

若我真的追不上,又怎麼辦?我想沒有一字一句能安慰得了自己。但一紙婚書不一定把愛情和承諾兌現。與其跟著社會標準追「三十大關」而弄得傷痕纍纍,何不試試從容的跟隨自己步伐?我相信把經歷沈澱成智慧,定會比那些「小妹妹」更吸引。

要有勇氣失去,也別怕就此安穩一輩子。
「有選擇」這回事,很多人活著活著就忘記了。(《29+1》劇照)

「有選擇」這回事,很多人活著活著就忘記了,包括我自己在內。我想特別是我生於這女生太強不時,太弱又不行的時代。與大多好強女生都一般 ,我從小便沒有一件事甘於認輸,畢業過後才知真正的「考試」在社會。於是努力再努力,把很多責任都扛到自己頭上,家庭需要照顧、事業要衝刺,漸漸沉重到自己動都動不了,莫說是思考。三十大關,怕就怕我忘了我還有選擇。

我想跟自己說的是,要有勇氣失去,也別怕就此安穩一輩子。若努力半生才發現現在擁有的成績都不是自己想要的,一渴望轉變,那成就𣊬間變為包袱。看《29+1》,女主角因父親的離世逼使林若君面對現實:男友不愛她,結婚又如何;她不喜歡她的工作,攀得再高又如何。但願我記得,若現況抑鬱難當、不能自已,立即轉身離場。退一步的是海闊天空,若我願意。

最後,除了先前四字,我還想給30歲的自己留多四字,就是「舒適自在。」但願社會再光怪陸離,也能活得自己,鉛華洗盡,卻不失初心。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