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居曼谷】24歲OL決心離港追model夢:我要做亞洲Kate Moss!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天天朝九晚六,擠巴士逼地鐵,早上打瞌睡,晚上在被窩中遲遲不睡乞求屬於自己的「me time」……這是香港「打工仔」日常,土生土長的香港女生Hody也曾是我們其中一員,為了生活,夢想只能放一旁。

但兩年前,她決心放下香港一切,隻身在曼谷打拼,一圓發了20年的model夢。故事聽下來很「荒謬」對吧?但它卻真實發生了!

攝影:黃寶瑩

跟著Hody遊走曼谷街頭,她活像一個小地膽,她笑說:平日喜歡最便宜又最快捷的代步工具-電召電單車。(黃寶瑩攝)

第一眼看到Hody,你可能會覺得又是一個「厭世臉」發model夢不外如是,但是作為一個來自香港的nobody,憑自身實力打入《亞洲超級名模生死鬥》(《Asia's Next Top Model》)14強,那就是一份肯定,一個故事。

香港OL到曼谷追夢-這兒不只有上班下班。

由香港到曼谷,坐飛機的話要三小時,但Hody的模特兒夢,由香港走到曼谷,要天時、地利、人和。最重要的,是決心和勇氣。

「模特兒這回事,並不是只是在快門按下的一刻才工作。前前後後,生理心理,我們無時無刻都在準備。」Hody 說畢就擺出那招牌笑容,咧咧嘴,發出趣怪笑聲。(黃寶瑩攝)

今年24歲的Hody操一口流利英語,不知是否人在泰國待久了,說起廣東話也有點「ABC」口音,但她,絕對是100%土生土長「港女」。自小家教嚴厲、上學下課、考DSE,只是有無窮精力,於是打籃球也做體操,在高中參加啦啦隊。Hody 說起家人總是心頭一暖,只因做甚麼,他們總是支持,打趣道:「把精力發洩完畢,回來吃飯睡覺最好。」直到18歲那年,不想再依賴家人供養,沒繼續升學決定打工賺錢。

18歲沒高學歷,當過朝九晚五的「白領」、也做過售貨員支撐生活,營營役役其實她心中一直有個模特兒夢,哪怕起初只是被那單純的美吸引,時時驚嘆:「究竟model 是怎樣?整個成品怎麼可以如此漂亮?」在香港也幫朋友當模特兒,但在香港始終生活逼人,直到後來經朋友介紹,遇上物色模特兒到曼谷發展的經理人,她一口便答應:「Ok, let’s give it a try!」

「Ok, let’s give it a try!」是Hody時時掛在嘴邊的說話。經理人找她當模特兒如是,獨自一人到曼谷發展如是,拍攝不同主題的作品亦是這樣。她說:

沒有甚麼好掙扎,也沒有甚麼好輸的。
模特兒Hody Yim

鏡頭前的她總是擺出一副「厭世臉」,搔手弄姿;攝影師一聲「好了」後,她立即放鬆,時時把雙眼瞇成彎月,哈哈大笑,說東說西,不著邊際,如:「我一個人住,但養了兩隻猫。是兩隻!」或把手上芒果汁捧到你跟前,問:「你要不要喝一口?」。(黃寶瑩攝)

年輕是本錢,勇氣也是。曼谷與香港,其實一樣擠擁,只是在香港趕上班、趕巴士,在曼谷則是趕試鏡、趕拍照。她笑言自己最愛坐電單車,來抵抗交通擠塞。說到這兒眼珠一咕嚕的望向上方,手指輕印在眼角的汗珠,忽爾大笑道:「最重要保住個妝!不許它融化!曼谷很熱,香港巴士、地鐵有冷氣;這兒?熱!」雖然如是,但在做自己喜歡的事,忙碌也不白過,人也似是更敢發夢,她笑言:

即使一樣擠擁,香港人走路還是比較快,而我在這兒還是有更多時間和空間,讓我思考,想想自己的路。
模特兒Hody Yim

追夢背後:人始終會怕寂寞

一個香港人發「超模」夢,剛好遇上「伯樂」賞識,本已是可遇不可求。加上泰國物價指數低、市場大,曼谷更是新舊文化共冶一爐的社區,近年吸引不少商業、藝術發展,聽下去似是處處有機會的最佳時機。

但孤身走到泰國發展,工作接順了,始終也有寂寞時候。從前在香港,回家就有晚餐與家人等候;人在曼谷三餐都要自己照料,她最愛在港幣十元八塊的街邊攤檔解決,卻道:「最寂寞是晚餐,我會時時上街吃。」她回憶道:

初來報到,每天上班下班,回家就是四面牆,也會胡思亂想,也覺自己一個人孤單寂寞,也會想念香港生活。
模特兒Hody Yim

Hody兩年前從香港到曼谷追model夢,別人看起來可能是不切實際,但她卻殺出一條路,最近更成為第二位香港人,入選《Asia's Next Top Model》(《亞洲超級名模生死鬥》)十四強。(黃寶瑩攝)

每每這些時候,她便致電香港朋友、家人,也領養了兩隻貓,學着學着一人生活,也在這兒結交了知心好友。她道:「時時聽說,若身在異地,那兒的朋友就是你的家人,我在曼谷便是這樣。」

想到香港,與自己現在生活的曼谷,她道:

像我這樣一個土生土長的香港女生,也可以成為Asia's Next Top Model,若你有一個夢,或許你也可以呢。
模特兒Hody Yim

像我這樣一個土生土長的香港女生,也可以成為Asia's Next Top Model,若你有一個夢,或許你也可以呢。(黃寶瑩攝)

臉蛋原是弱點:「他們說我太亞洲!​」

無論你對「厭世臉」有否偏好,不得不否認Hody就是有種筆墨難以形容的獨特氣質。但身形與獨特標誌,只是入場券。

「他們說我太亞洲!」Hody說的時候正捧腹大笑,但你捧著各大時裝雜誌,或看看四周的樓盤廣告就不難暸解,亞洲面孔在模特兒界,多少是個障礙。「但跟我工作過的攝影師、工作人員都會被我融化!因為我很開朗、喜歡玩、關心別人。有時候,你個客戶可能喜歡你,可能不,但我們可以做的事,就是好好表現自己。」換上一臉認真,Hody續說:

「一個Model,外表只有30分,性格佔70分。要是沒有性格,別人看到你只會道:Just another model。」「從前我只是覺得模特兒十分漂亮,現在自己成為一員就更佩服她們了。模特兒似是變色龍,到哪兒便變甚麼。」鏡頭前漂漂亮亮,鏡頭後就盡是辛酸,她分享:「模特兒這回事,並不是只是在快門按下的一刻才工作。前前後後,生理心理,我們無時無刻都在準備。要小心身體,要把弱點化成優點,或許你的弱點也會是你的特點呢!」

她把食指指着自己,說:

Hody::「從前我只是覺得模特兒十分漂亮,現在自己成為一員就更佩服她們了。模特兒似是變色龍,到哪兒便變甚麼。」(黃寶瑩攝)

我的弱點不就是我的臉、我個腦!
Hody
+24
+23
+22

【港姐】向海嵐離開TVB為尋找自我:試過四個月在家投閒置散!

【100種女生】辭去空姐教瑜伽、跟機師丈夫離婚:我要完全做自己

怎樣是成功?我要做亞洲Kate Moss!

Hody:「我也想成為亞洲Kate Moss!」(黃寶瑩攝)

做模特兒,甚至是參加是次FOX Life的《Asia's Next Top Model》,其實也只是夢想起步。Hody回憶起小時候看《America's Next Top Model 》,覺得每位女生都各有特色,她沒有夢想成為她們任何一個,只是想:

有一天,我也要別人認識我Hody Yim是怎樣的一個人。
模特兒Hody Yim

至於怎樣才算是成功?她想了想終於想到兩位「偶像」作目標,但當中也不乏自己:「Cara Delevingne!因為她跟我一樣,鏡頭前是一個模樣,鏡頭後又是另一個,喜歡搞笑!還有就是Kate Moss,我們身形相似,我也想成為亞洲Kate Moss!」

在埋怨自己沒機會之前,不妨問問自己:你有「發夢」的膽色與決心嗎?

+2

模特兒Hody Yim(黃寶瑩攝)

後記:

作為模特兒,Hody最發光發亮的一面,本應是在鏡頭前。

筆者偏偏想說些鏡頭背後的故事,因為照片捕捉的是一刻永恆,但要記錄她,文字與照片,都似不足夠。短短半天的相處,我們在曼谷漫遊,走到哪便拍到哪,她說她太喜歡曼谷、愛吃街頭小吃、愛到處都是小貓。而筆者慚愧,只因工作有別於旅遊,身在曼谷,除了熱和趕急,都是熱和趕急,心想:「要工作,哪有閒情欣賞城市?香港也有貓吧。」然後我記起一句她時時掛在嘴邊的說話:

「你要相信好事會發生,那便會發生。」

+2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