抑鬱女生被指唔捱得 拒靠藥物 2年自學抗抑鬱:讓情緒怪獸出來

撰文:梁秀雅
出版:更新:

「情緒病應該是受過很大創傷的人才會出現,我只是小人物,不應該發生在我身上。」
從前的Bowie是這樣為情緒病定下前設,以為自己跟你我一樣,上班下班談戀愛見朋友,沒有甚麼驚天動地的事情,人生不如意的事十常八九,最多躲在被窩裏哭,醒來就是新一天。
2015年,男友突然消失,工作又遇阻滯,躲在被窩裏哭的次數愈來愈頻密,眼淚無法止息,導致失眠。「每天下班便躲在房間哭,哭到累才能入睡,睡到凌晨2、3時起來又哭。其實我理性知道這兩件事都是小事,但就是處理不到自己情緒。」後來才發現患上抑鬱症。
攝影:高仲明、部份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場地提供:Angel & Devil

Bowie曾患抑鬱症,她形容內心住了情緒怪獸,經常與她拉扯。

誰沒為過工作而愁煩?職場上,做人比處事難,是過去長工經驗告訴Bowie的事,她曾在廣告公司當設計師,工作繁重不在話,最大壓力源自人。「工作稍有差池,便會被人用粗口責罵,說出很難聽的侮辱說話。輾轉做過不同公司,辦公室有很多潛規則,不是純粹做好設計就行。」當她提到患上抑鬱症前,已打長工8年,筆者不禁驚嘆,她似乎早已見慣不怪我的反應,笑說:「不像吧,我知道。」童顏一直令她在職場上被先入為主。

「一般人都覺得我樣子很年輕,誤會我是畢業生,我以為時間可以證明一切,不特別解釋,結果失去很多嘗試的機會,別人不相信我的工作能力。」生活上不同的批評聲音,模糊了自我價值。她以為是自身性格不適合當長工,轉營自由工作者逃脫辦公室的氣氛,就能雨過天晴,可是,辭掉工作後,情緒還是沒有好轉。

他說:『有咩唔開心都係咁過,係你唔捱得苦﹗』
Bowie
陷入抑鬱症期間,Bowie只把自己關在房間哭,曾有輕生的念頭,其後自學抗抑鬱「靠藥物不如靠自己。」

「每天就在房間哭,見父母時就強忍淚水,回房間又繼續哭,爸爸常鼓勵我外出,可是當時我的精神狀態根本哪裏都不想去,他卻說我辭工後不找工作是因為懶惰,告訴他我不開心,他說:『有咩唔開心都係咁過,係你唔捱得苦﹗』 年代不同,大家面對的問題都不同,每個人能承受的壓力都不同,可能我的受壓點真的較低吧……」

延伸閱讀:

【100種女生】名牌高層30+裸辭棄10年情:唔啱要變 放唔低嘥一世

是受環境影響而自我貶低,還是真的接納自己?Bowie形容從小到大都在「比較」中成長。「小時候,成績幾好都被說不夠好,跟家人說自己當上班長,他們卻說:『冇人做先搵你做?定係你唔乖,老師要你做?』久而久之,便認同自己就是不夠好,達不到自己的要求。」

諷刺是,Bowie曾以為自己是朋友圈中的「開心果」,可是,重溫過去的畫作卻發現許多人像的面容都很繃緊。「這不會是一個『開心果』畫出來的。」

害怕再接收到負能量,Bowie沒再跟家人說自己不快樂,對朋友也築起圍牆。「為了符合自己在身邊人心目中的形象,我就一直嘗試演好『開心果』這個角色,因為我想他們快樂。可是,我愈抑壓自己的情緒,愈去演這個『開心果』的形象,我就愈不快樂。」她拒絕接聽電話,甚至手機鈴聲響起,就會產生恐懼,故一直轉為無聲無震狀態。她還是以為過一段時間就會好,直到第一次出現輕生的念頭,才覺悟事情的嚴重性。

【點撃看舊作的內心世界】曾努力演出「開心果」,Bowie重溫昔畫作,發現許多人像的面容都很繃緊,從前並不快樂。

「有一次,我在家中睡醒,望見窗門,忽然想跳下去;又有一次在街上,突然想:被車撞痛不痛?面對死亡,是驚還是痛?」這個想法令她也嚇倒自己,她形容內心的負能量如怪獸,不斷跟她拉扯,情況開始有點不尋常,於是她在網上自我檢測抑鬱症,結果非常高分,便去看醫生,但醫生只給她安眠蘗及鎮定劑,對她作用不大,決定拒靠藥物,自學紓解情緒、抗抑鬱的方法。

第一年自學抗抑鬱:分散注意力

為免自己沉溺在負能量的苦毒,Bowie嘗試積極參與不同活動,租了工作室做創作,當義工,「幫到人,會帶來快樂。」學畫henna、騎馬,分散注意力,也消耗精力,「畫henna需要集中精神,有冥想作用,忘記負面情緒,當專注2至3小時後,很容易有睡意,隨之一覺睡天光。」她又閱讀心靈書籍,上網學習要專注於令自己開心的事,放下無謂的想法,「許多時,煩惱是自己製造出來的,凡事不要看得那麼重,自然自我感覺良好。」

自學抗抑鬱的第一年,Bowie學畫Henna,能讓她暫時忘卻負面情緒。
她問我:『我現在就只看見自己,怎麼辦?我控制不到。』她連遺書都預備好了。
Bowie

網絡以畫會友 成為別人的同路人

從情緒深淵走出來的過程,Bowie不時將得到的啟發化為畫作上載至社交平台,發放正能量,原為個人分享,誰知成了同路人的安慰。

當Bowie不將焦點放在負面情緒中,發現漆黑裏有曙光,她不是孤單,於是創作了一幅插畫,漆黑的背景裏,中間有一個圓,圓中有一個人像,周邊以文字包圍:「大概意思是,當你沉陷深谷,要是自己不發光,不會看見身邊還有很多東西,永遠只會看到自己。」

一位十來歲的抑鬱女生看到這幅畫後,便私訊Bowie分享她的經歷。因為這幅畫而與抑鬱症同路人結緣,令Bowie更積極畫心靈插畫上載到社交平台,由個人分享演變到希望成為別人的祝福。(受訪者提供)

一位只有十多歲的抑鬱症女生看到,私訊問她:「我現在就只看見自己,怎麼辦?我控制不到。」她同樣有輕生的念頭,連遺書都預備好,情況比Bowie嚴重,二人彼此分享、扶持。當人掉進情緒病的幽谷,也許只有同路人才最明白當中的無奈。Bowie坦言,縱使身邊人想表達關心,但不都以適切的方法安慰,有的說:「人人都是這樣,你不是特別慘。」、「不要放負了,這樣我們也會不開心。」、「人家不是這樣想,你承受不到,受壓點低。」、「不要不開心吧﹗」這樣只會令人更收埋自己,不敢表達。自此,Bowie發現創作自我鼓勵的插畫能成為同路人的安慰,令她找到生命的意義。

【點擊看心靈插畫】Bowie透過插畫重新演繹不同的語錄,療癒人心:

+10

第二年自學抗抑鬱:面對恐懼 重啟手機鈴聲​

分散對負面情緒的注意力,能解燃眉之急,但不代表恐懼就此消失,成功面對與克服,才能取回情緒怪獸的主導權,不致失控。Bowie重啟手機鈴聲,鈴聲一響,恐懼再次來臨,卻不知所為何事。「我開始上打坐班、心靈班,令自己平靜,聆聽內心的聲音,了解自己的感受。」她又再次應約朋友聚會,推動自己做本來害怕的事情,驚覺不是重拾患病前的自己,而是活出新生命。

用了兩年時間從抑鬱症走出來,Bowie自言是幸運的一群。

「曾經有位朋友說很喜歡我的畫作,可是認識了我後卻說我很奇怪。當時我想:畫作反映我內在,我沒有這樣的個性,便畫不出這樣的畫。環境有太多批評的聲音,就算你做得幾好,總會有人覺得不夠好,但不要因而忘記自己怎樣一路走來,付出過的努力,要學會接受自己、多謝自己,不要只怪自己不夠好。」終於,Bowie沒有為他人的說話要動搖自我價值,甚至確切給予自我肯定。

當內心的聲音比情緒怪獸的咆吼聲響亮,便有能力不被牽著走,縱然,我們無法把牠趕走。「人生不會永遠positive,要接受負面情緒。怪獸永遠都在心中,重點是如何與牠共存,當控制到自己情緒,怪獸要出來就讓牠出來。」這樣才不會失控。

「患上抑鬱症就如遇上人生的一場大考,也算勉強合格,也找到了存在的原因和生存的意義。好像一根火柴,每擦一下都會經歷痛楚,但原來同時也可以暗暗照亮別人。」

回望過去,為何會患上抑鬱症?Bowie仍未找到答案,然而,若要將創傷分大小,批判其殺傷力是否釀成抑鬱症的級數,不如思考當負能量來襲時,我們有沒有好好疏導情緒。畢竟,你心中的一根刺,也許只是我眼中的一條羽毛。許多時不快樂是源於自己給自己的規限。

要守護我心,也要管理自己對他人的言行。不要忽略突然而來的愁緒,也別輕看別人傷心的原因。

【點擊看精神健康研究】抑鬱症愈來愈受社會關注,可是真正有接觸抑鬱症患者,或了解有關支援的人並不多。關注精神健康組織Mink HK早前與香港大學及倫敦國王學院合作,就大眾對精神健康的認知度進行研究,訪問1,210人,Bowie將結果以插畫形式呈現: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