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人間】騎呢日男開FB介紹香港:日本人以為港人係大陸人好灰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居港逾10年的日本人Soko年多前開了Facebook專頁「我何しに香港へ」(我為什麼來了香港),以帶有日文口音的廣東話介紹香港文化。訪問當天,他先為雜誌試食便利店飯糰:「嘩,個飯糰好多化學物,好難食,食完好唔舒服,好後悔㗎呢!」雖然懂操廣東話,但說話時會慣性加上日文的語氣詞「呢(ね)」。不知道是否單是聽著他努力說廣東話已經好好笑,加上他會在影片中扮鬼扮馬,例如戴著自己剪出來的星星形狀面具,介紹自己做「香港のStar」;飲紅豆冰時,即興跟旁邊一樣飲著紅豆冰的大叔乾杯;問拿著雀籠的大叔是不是跟寵物在散步;叫茶餐廳女食客餵他吃叉燒飯,「騎呢」的性格令他的專頁在短短一年多累積到三萬多粉絲。

別以為居港日本人都是光鮮的中產一族,10年來他走過高山低谷,住過2500蚊劏房,低潮試過月入2000蚊。困境令他反思從前滿腦子擠的是虛榮心,一心要來港當明星大紅大紫,眼中只有溝女賺錢。今天的他學懂謙卑,其youtuber頻道網址名稱是「arigatouhk」,意即感謝香港給他機會從谷底翻身,到底他在我城經歷過什麼?

上集:【星夢人間】與吳尊同期出道  居港日男明星夢一場 住劏房如監獄

上集講到,Soko(和泉素行)十多年前由日本來港發明星夢,先後到廣州、台灣和香港發展也不如意。年近30歲,Soko到了心理關口,冇錢冇事業的他覺得自己是時候有所作為,原來「30而立」(三十にして立つ)都是日本人的魔咒。他一度想放棄夢想,回日本安安份份找份工就算,可是他心有不甘,在麵包和夢想之間拉拉扯扯。幸而一份需要以日文與廣東話主持的工作成為及時雨,即使工作還是一板一眼,但終於搬離劏房。

地鐵找陌生人聊天 聊了個密友

這天是蘭桂芳的日本嘉年華,Soko也是dancer之一。(余俊亮攝)

+12
+11
+10

訪問當天遇上Soko的好朋友K,原來二人是在地鐵搭訕認識的。話說幾年前Soko有日忽發奇想,想做一件從沒做過的事,於是在地鐵找陌生人聊天,他走到K跟前問:「你是日本人嗎?」K當然覺得他是個怪人,被追問聯絡電話後拋下公司卡片就走人。後來K想,大家都是日本人,就吃個飯吧,吃完飯她想:「這個人果然好怪!身邊沒有一個日本人像他這樣想東西。」但他鄉遇故知嘛,人在異鄉特別容易感到親切,二人最終也成了好友。

Soko就是這樣,無法困在平淡之中,總想在生活中尋找新鮮感,所以安穩的電視主持做了幾年就辭了。有朋友提議他以日本人的身份介紹香港,這個身份確實獨特,我們只見過有通日語的香港人介紹日本,也見過日本人以日語介紹香港,但以熟知地道文化和廣東話介紹香港的,真的屈指可數。

港式奇景:咖啡店內吃梅菜蒸豬肉

久居香港的Soko在拍片時,還是會被地道文化「嚇親」,例如他看到寫著「咖啡店」的餐廳,裡面卻放著一張張中式圓桌和一班正在吃梅菜蒸豬肉的中菜員工;到訪大埔富善街時,看到髮型屋旁邊是菜檔、圍巾檔旁邊在賣牛蒡茶,這對日本人而言,都是充滿違和感的街道景色。

他又會當上旅遊主持,介紹過香港訂造婚禮西裝的舖頭,鼓勵日本人來港旅遊買衫兩兼得,事關機票與西裝價錢合計,都比日本造件婚禮西裝便宜;又有日本朋友來港旅遊時因語言不通,不夠膽光顧地道餐廳,Soko便介紹一間有日文菜單的冰室,還講解鴦鴛、紅豆冰到底是什麼;上月中秋節,他擠進氣氛有如日本祭典的大坑舞火龍,當香港人都懶理傳統節日之時,這個日本傻佬卻留到最後拿枝祈求平安的「龍香」。

「香港人講嘢係好大聲㗎呢」

日本的車廂是不可以大聲講電話,不少日本人都被港人說話聲量嚇親。(余俊亮攝)

Soko常在影片中大讚香港人親切:

我聽過香港人去日本旅行時,被日本人誤以為係大陸人、被歧視,我覺得咁好灰,被日本人嘅無知否定香港人嘅Identity(身份認同)。我希望日本人知道香港人唔係佢哋想像中會做啲不文明行為,香港人講嘢係好大聲㗎呢(笑),好Open好親切,轉數好快,識講好多語言,會突然請我吃東西,會幫我翻譯。喺日本好少呢啲事情發生,香港冇嗰個Boundary(界線)。
Soko

10年前的Soko跟現在判若兩人,他坦言從前的自己跟大部分旅客一樣,不嘗試了解香港,只把香港視為工具。當時他只顧自己的事業發展和顏值,但開了一條屬於自己的頻道後,反而覺得要跟社會接軌,「其實我呢家都有虛榮心,但慢慢開始明白做嘢唔可以淨係諗自己。其實要『搞笑』都先要諗社會,社會關心啲咩,因為咩而笑。」你覺得自己好搞笑?「我覺得自己唔好笑(笑),因為唔好笑,所以更想努力變一個好笑啲嘅人,我鍾意見到人笑。」他低下頭尷尬地笑著。

「多謝香港畀機會我」

十多年前的Soko(右)以為香港如王家衛電影鏡頭中般浪漫。(受訪者提供)

10年前Soko落戶銅鑼灣劏房,當時他告訴自己,劏戶是他的起點,10年後他也對得起自己,搬到鰂魚涌一個幾百呎的單位,與好友同住。他苦笑香港的物價指數好恐怖,以現在萬餘租金已經可以在東京住間有露台有浴缸的大單位。

但於我而言,住反而是其次,最重要是自己想做什麼。不過我現在沒有固定工作,已經有心理準備賺不到錢就要離開香港,幸好現有還有Job,證明香港市場還需要我。
Soko

Soko總是強調留下來,為的是夢想,那到底他喜歡現在的工作嗎?「唉,這個問題好深奧,你咁問,你知道自己鍾意做咩?要肯定鍾意喎,現實都幾少有純粹係自己鍾意做嘅嘢。」那在香港活得開心嗎?「開心開心,因為香港畀我機會,以前試過做Model冇Job,呢家有Job真係好開心,珍惜每一個機會,盡量做得好啲。」他頓了一頓再說:「個page叫『我何しに香港へ』,都係問緊我自己點解嚟咗香港,我仲尋覓緊自己鍾意乜。」

這天來到住過五年的劏房,生活環境與夢想相比,Soko永遠更珍惜後者。(余俊亮攝)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