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區有明哥】荃灣小店月派2400個飯盒 新加坡老闆:冇諗成本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香港地生活艱難,不少生意人只管「利」字當頭,在吃人的社會賺到盡就是自保。但在荃灣兆和街一個轉角的小店,舖位只有300餘呎,僅放到三張長檯,容納十多人。老闆說自己並非富二代,做飲食也不過為了生活,賺不了多少錢,每月開工開足31日,日做10個鐘,半年才去幾天短旅行。聽落比打工仔生活好不了多少,他卻每月派2400個素食飯盒給有需要的長者。

素悅軒提前開門派飯,老闆(右)和老闆娘覺得沒什麼大不了,看到大家食得開心就是回報。別以為早少少派飯好簡單,對日做十小時的飲食從業員而言,每分鐘都是休息的好機會。(梁雪怡攝)

舖頭12時才開門,伙計們提早三小時開工準備派飯食材。派飯全年無休,當大家開心過聖誕,睡到日上三竿再拆禮物之際,這間素食店還在密密準備120個飯盒派給有需要的街坊。問及為什麼派飯,老闆答來雲淡風輕:「冇諗過點解派喎,上手派開就派,冇乜諗過成本,在旁的老闆娘知道老公不善辭令就幫忙答話:「其實一個飯盒成本唔高,一千幾百可以幫到一班公公婆婆,我覺得係值得。見到佢哋拎到飯好開心,又可以組織到佢哋喺附近吹下水。」

周一至五日派120個飯盒 「就算沒人捐錢 我們也負擔得起」

+3
+3
+3

為免公公婆婆晨早排隊苦等,素悅軒會先在9時開始派籌,至11時左右開始派飯,公公婆婆才聚集在店舖門口。(梁雪怡攝)

老闆何志賢早幾年從新加坡回流返香港,剛巧這間素食店找人頂手,兩夫婦見價格相宜,就接手打理,主要賣家常的三餸飯和從新加坡帶回來的素喇沙車仔麵。以前住在新加坡時,兩公婆常常開玩笑說:「如果自己開檔雲吞麵就發喇......如果賣乜乜乜就發達喇!」誰知自己真的做起飲食業,才發覺萬事艱難,資金不足要自己當起大廚來,邊學邊做,當時的食物質素如何就無從稽考,老闆尷尬道:「一定煮得唔好食,唔使問喇!」

開業至今兩年多,首半年的生意額強差人意,最差每天只有千多元營業額,自己個個月冇糧出,若當天的生意額達3000元已經要開香檳。

當日拋下豪言壯語說開檔乜乜乜就發達,雖未得志,但憑自己一手一腳養著伙計和維持長者一餐生計,亦讓他們兩夫婦感到非常滿足。老闆娘說:「不會怕影響生意額啊,拿飯的是有需要的人,與光顧的客人是兩班人,沒有影響的。

「個飯本身成本不高,當然你說做生意賣出去,就不只是成本價。其實都係自己早返少少,燈油火蠟多幾個鐘,計落又不是太多。有人捐錢當然好啦,但就算沒人捐,我們都負擔到的。」起初他們朝朝派100個飯盒,但近年假期時段多了跨區客幫襯,不夠時間準備派飯的材料,他們就改為星期一至五派120個飯盒。

【素食塔利班?】員工在舖頭食牛腩麵外賣 純素餐廳被網絡公審

區區都有明哥:

自2008年,北河燒臘飯店店主明哥(陳灼明)與社區組織協會合作推出飯券,500名基層市民每日可憑券免費於店內享用一餐膳食;

至2012年愈派愈多飯,由最初只是逢周六派80個飯盒,至今數量倍增至每周逢一、二、四、六共派1100個;

明哥不只在舖頭範圍派,由深水埗屋邨至油麻地的露宿者皆受惠,每次派飯需要約60名義工;

去年開張的新舖「北河同行」以社企模式營運,收到捐款會不扣除營運成本,純作上門派飯用。明哥期望跳出政府資助的框架,日後伸展至其他地區,寄望「區區都有明哥」。

幾層樓揸手的長者 也需要一個飯盒

店內夥計和義工們大早就開始準備食材,老闆娘從不覺得派飯會影響生意額。(梁雪怡攝)

是日派的是素咖喱,天天都來拿飯的鍾婆婆說,每天早上5、6點就醒來沒事幹,一個人住也沒太多心機和精力煮飯,9時多來拿籌,在附近「吹吹水」,待一會兒就有飯派,她說:「一個飯盒有時夠我食成日,老咗唔使食太多嘢。」

有些長者只拿飯不要餸,也有些只要餸不要飯,老闆笑說:「識食喎伯伯!」兩夫婦希望飯盒能派到有需要的人手上,不過,何謂有需要亦難以界定,老闆娘就覺得,做人放鬆一點,安心就足夠。「你見到他們拿著飯盒在門口或後巷食,快快手手食完飽肚便開工,你不會知道誰有需要,誰沒有需要。其實有時跟公公婆婆聊天,也會知道他們有幾層樓『揸手』,但他們來排隊拿飯,其需要就是拿個飯盒。在夜晚收舖後,有些拾紙皮的長者會自己拿點湯呀飯呀,都沒所謂,反正賣不完都要丟掉。」

記者笑說何氏兩夫婦不懂做生意,難怪發唔到達,老闆娘就說:「吓,我老公已經覺得我乜都有所謂,老公仲誇張,好唔識做生意。」老闆大喊:「我哋level差好遠!」

天天都來拿飯的鍾婆婆說:「一個飯盒有時夠我食成日,老咗唔使食太多嘢。」(梁雪怡攝)

人若太計較反而不會得到

自從老闆從新加圾引入素喇沙車仔麵後,生意開始有起色,也多了其他區的客人來慕名而來。(梁雪怡攝)

何生何太既沒有宗教信仰,亦不是素食者,但他們說,只能用「玄」字來形容開素食店的經歷。從來沒做過飲食業的何生當初勉強揸起鑊鏟,還請了遠在新加坡的媽媽來幫忙,後來跟現在的大廚文哥、當時的熟客聊起,素食者文哥順道說起:「我都係做廚㗎!」,老闆就邀請文哥來幫手,老闆娘笑說:「可能文哥係唔忍心睇到我哋咁慘」;洗碗姐姐芳姐本來在附近洗碗,晚上下班才來兼職洗碗,熟絡後發現芳姐深藏不露,開過食肆,又懂煮餸,也把芳姐請了過來負責整車仔麵;派飯要提前開舖準備食材,長者來吃飯之餘,又會大早幫忙切菜。老闆娘說:「大家都係半義工咁幫手,諗返轉頭,你好計較就唔會得到咁多嘢,我畀多啲你(指派飯),我又唔會差好多,放鬆啲反而更順利,個回饋真係好明顯。」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