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領展自救】青衣人推共購本地菜:若成功,街市變成點都唔驚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根據2016年中期人口統計,青衣共約有18萬人口。在過去的兩、三年間,青衣的街市逐一被出售或翻新。現時區內只有青衣街市一個公營街市,供這18萬人使用。區內餸菜的選擇漸趨單一,後領展帶來的問題,似是無法撼動的大山,民間又可如何自救?

居民組織「青衣島民」最近在區內推行共購計劃,居民直接向本地農夫訂購有機菜,共同分擔運費。在過程中凝聚區內街坊,也能讓街坊主導自己的食材:「如果做到,街市變成點都唔驚。」

攝影:顏寧、由受訪者提供

剛過去的星期日,青衣島民舉辦分享會,向有興趣的參加共購的街坊解釋共購計劃。

藉共購自救、重新凝聚街坊

青衣島民推行共購,最初是由領展變售物業而起。成員Ebby自小在青衣長大,眼見商場、街市漸漸變得冷清,她居住的屋邨裡七成人都不再於樓下的街市買菜:「我哋青衣人問題最大嘅就係,個個都出曬個島。買餸咁簡單都走出去嘅話,其實冇人留喺青衣度,就係返嚟瞓覺,我哋以前唔係咁。」讓街坊聚頭的空間凋零,他們擔心區內的街坊關係也一併消失。為了解決居民買菜的需要,以及重新凝聚街坊關係,他們萌生推行共購的想法:「我哋希望依家仲有少少生機嘅時候,有冇可能可以自救到?」 

去年的聖誕節翌日,青衣島民和一班青衣街坊到黃零的農莊參觀。(青衣島民Facebook圖片)

街坊:街市啲菜我唔知邊度嚟 

共購不只是抗衡領展,而是提供選擇予青衣人,買菜也不再侷限於街市裏來源不明的直銷蔬菜,Ebby形容這是「生活模式的改變」。而且,街坊直接向農夫購買蔬菜,能更清楚來源、產地,甚至可親身到農場參觀。街坊Leo說,參加共購計劃是為了支持本地農業:「你可以知道佢成個過程係點做,反而普通街市啲天津菜,我唔知邊度嚟。」

街坊自組合作社向農夫訂菜

青衣島民過往也有推廣過共購的想法,轉介有興趣的街坊予農夫:「今次我哋覺得不如認認真真group(組合)一次出嚟睇下可以點做。」在剛過去的星期日,青衣島民舉辦分享會,向有興趣的參加共購的街坊解釋共購計劃。

同一屋苑、屋邨的街坊組成合作社,他們集體直接向出產商訂購產品,青衣島民只作中間人的角色。農夫以批發價售賣有機菜,事前將每個街坊的訂單分類,將所有共購的菜送到分發點。分發點只需借出地方擺菜,不牽涉任何金錢交易,街坊需自取貨物,月尾結算。Ebby說:「希望每條村都可以有一個(合作社),街坊三五成群組織咗可以直接同本地農場或生產商買。每條村都可以做到就不得了,基本上我哋街市變成點,我哋都唔驚,因為已經可以自己去買。」 

Ebby說:「希望每條村都可以有一個(合作社),街坊三五成群組織咗可以直接同黃生買。每條村都可以做到就不得了,基本上我哋街市變成點,我哋都唔驚,因為已經可以自己去買。」

農夫:批發價擴大客戶群、集一地點降運輸成本

然而,以批發價向街坊售賣有機菜,農夫會蝕本嗎?參與計劃的農夫組織「綠色錦上路」代表黃零卻說,比起送菜給全港九新界的有機店,共購的客戶集中於某一區域,若訂購人數多能變相減輕運輸成本。而且,客戶能以較便宜的價錢吃到有機菜,能擴大客戶數目:「好多農夫淨係賣貴啲。呢二十年嘅趨勢都係咁,賣貴啲,客戶唔會多。佢哋成日講冇人買有機菜,咁你賣咁貴梗係冇人食啦。跟住就越種越少,我哋就係呢種循環入面等死。」 雖然,目前共購買菜只有鶵型,但是黃零相信這是本地農業的出路。

參與計劃的農夫組織「綠色錦上路」代表黃零,這天帶著兩袋蔬菜,讓街坊拿回家試食。

難覓分發點:集體訂購才有力量 

分享會翌日,有兩間店舖願意參與,試作分發點。黃零共送出30斤菜,街坊事前向青衣島民報名。最後只有兩袋菜無人拿取,也沒有發生多取的情況。Ebby說,過程順利,街坊反應踴躍,但仍待日後進行訂購方知實際運作如何。有機菜以外,他們希望將來逐步推動共購其他糧油雜貨。

即使目前有兩個分發點屬試驗當中,尋覓分發點也不是易事。《01社區》曾報導,黃大仙天馬苑的天馬琴行教育中心也曾借出地方,讓街坊和農夫交收有機菜,最後遭到領展勸阻,指此舉會影響百佳及樂富商場的菜檔生意。黃零現時也有做街坊共購的生意,惟大部分大廈管理處都不願借出地方。

Ebby說,或因共購買菜仍未流行:「例如順豐送嘢就可以入到大廈,因為人數多。但係我哋共購未得,所以多啲人嚟我哋先有力量。」青衣島民下一步會嘗試和街坊一起去跟大廈管理處洽談安排,同時亦在尋覓更多店舖合作,借出地方。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