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先生上網看書學習照顧腦退化母親:希望病情10年不變差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天文台「天氣先生」沈志泰因母親患上嚴重抑鬱症與認知障礙症,他與家中四兄弟姊妹,這五年來成為了照顧者。身為孻仔的他,負責尋找照顧方法,「我媽媽現在的病情是中期,若照顧得好、用對方法,我知道這階段可維持至少10年。」他尋出那些方法,一家與母親對抗腦退化的宿命?

攝影:陳嘉元

沈志泰在天文台當上科學主任已有10年,自2014年開始報告天氣,他在幕前常有「張開雙手」的招牌動作,讓網民對他印象深刻,還稱呼他做「志泰BB」,背後其實是因為沈母患有認知障礙症,母子相處時他習慣動作大一點,希望加深媽媽對他的印象。沈志泰發現母親患病的過程,詳見上集:

看書自學抑鬱與腦退化症

志泰是家中孻仔,38歲的他要照顧病重的母親,算是他的同輩朋友中,較早面對這個人生階段的一個。現年78歲的沈母,5年前在她的父親離世後患上嚴重抑鬱症,曾住院一年接受精神科治療。出院後她卻兩度走失,最後確診患有中期認知障礙症(又稱腦退化症)。

「當時我好想她會好返,但這種想法,現在我有不同的演繹。」志泰在母親病重後,看書、上網,讀過許多有關抑鬱症與認知障礙症的資料,他想「自學」這種病更多,由病因到照顧的知識,讓他尋到解決問題的方法——方法,是他平伏哀傷心情、更能冷靜面對照顧困難的途徑。沈母曾經兩度走失,最初大家都以為是抑鬱症使然,「一個唔開心的人,是有機會突然想離開家庭的。」醫生最初也以為因情緒問題所致。但後來志泰察覺母親有認不了路等情況,與他看書所知道的認知障礙症病徵相似,主動求醫後,確診母親已經同時患上中期腦退化症。

家有四兄弟姊妹,志泰在照顧雙親上的分工,除了體力勞動的任務,也包括搜尋照顧資訊與資源。(陳嘉元攝)

帶母親上腦筋訓練班 「照顧不是替她做妥所有事」

「我有朋友做社工和醫護工作,知道媽咪的情況後,我和他們傾談了許多,他們給我好多意見。」這些傾談,有實用的資訊,例如建議他尋找公立醫院為認知障礙症患者提供的訓練班,練習動腦筋延緩腦退化;更多是聆聽他訴說擔心的感受。最後,他找到九龍醫院一個為期三個月的腦筋訓練班,每周陪伴母親上課,訓練包括桌上遊戲、砌圖等,回家則繼續做簡單練習,如加減數、圈字等,他儼如帶孩子上課般。「他們稱這些做stimulation(刺激)。我們去超市,有時我會特登叫她幫手揀蘋果,這些都可以減慢她衰退的速度。」

「好多人集中在照顧,我覺得,照顧不是替她做妥所有事。其實在安全的空間下,要讓她自己去試,使她的能力可以維持。」

沈志泰指自己報天氣動作浮誇,是想讓媽媽對自己印象深刻些。(天文台影片截圖)

上網看片學照顧技巧

在兄弟姊妹間的照顧分工中,志泰的姐姐較多處理母親的個人衞生等需要;他除了負責體力勞動、扶上扶落的任務,亦負責搜尋照顧資訊與資源。除了書本與上網,近年他也發現網上有許多短片,有關認知障礙症的照顧方法,如餵食、扶抱技巧等。累積知識與經驗,相比早年的照顧,他覺得近年愈來愈能夠冷靜應對母親的變化,「如她認不到路,我會聯想,若我行街認不到路都會好驚。有了這些思考方式,看事情會正面一點。」

母狀態轉差 叫不出兒子名字

腦退化症患者的狀況,的確時刻在變化。志泰近月留意到母親的精神狀態轉差,「不知為何,連我的名字有時都會講不到,口齒不清,我會好擔心,因為我知道這是中期到嚴重時出現的情況。」

但訪問前那個星期,他們一家想出了一個辦法:把母親由院舍接回兄弟姊妹家中,輪流照顧幾天,由家人親自觀察母親的變化。「我好想知道發生什麼事。聽老人院說她不肯進食,我問過朋友,不肯吃是好大件事,因為若嚴重認知障礙症的患者,連進食的意識都失去,病情會跌得好快。」

志泰與母親感情要好,最受媽媽照顧孩子的耐性所感染。(陳嘉元攝)

帶母親回家觀察:原來不肯吃只因用不到餐具

幾天的相處,家人得到許多啟示。「她原來不是不吃,兼且若是喜歡的、吃得到的,她會吃得很快。」原來問題出於母親用餐具的能力下降了。「吃通粉用匙羮,若用細碗會好一些。大碗容易弄瀉,她自己都會發忟憎,便不想吃。」若要用筷子,可能要從旁協助、給予媽媽提示與指導。

有家人相伴,母親進食情況漸有改善,志泰發現:「這幾天她三餐都吃得足之下,又再叫得到我的名字。」所有的生活瑣碎事,環環緊扣便成為老人家病情的轉捩點。「最近我們傾過,她的情況是有一點下跌,但我們想把她由院舍接回家,另聘照顧員協助她。即使我爸行動不便,也有最熟悉她的人陪伴在旁,也許這個方案是可行的。」

未來會否好差?我都有想過,但將來太多可能性。對她好一點,讓她感受好一點,就是現在可以做的事。也許是,當下一點吧。
沈志泰

給照顧者的話:回到當下

說到照顧,家家有本難唸的經。除了母親時會「跳掣」的病情,志泰也會想到行動不便也漸漸老去的父親、一家為照顧母親的方法而起的爭論等等,「我會時常提醒自己,要找方法。」當母親叫不出他名字的那幾天,「我都會emotional(情緒化),我都驚她會唔記得我,知道有這個可能,但希望盡量那一天遲點到來。」

給壓力很大的照顧者,志泰想說的是:「未來會否好差?我都有想過,但將來太多可能性。對她好一點,讓她感受好一點,就是現在可以做的事。也許是,當下一點吧。」

照顧者壓力之大,沈志泰深明箇中感受。他給照顧者的話:「當下一點,總有解決方法。」(陳嘉元攝)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