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文台「天氣先生」照顧抑鬱媽媽 曾兩度走失:不想讓她再離開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被網民稱呼「志泰BB」的天文台天氣先生沈志泰,每次現身電視報天氣,總是開朗而動作誇張,招牌動作是「打開雙手」。月前,天文台推出訪問短片,沈志泰透露媽媽患有認知障礙症,這個「浮誇」動作是為母親而做。

故事並不止於此。沈媽媽患有嚴重抑鬱症,曾住院一年,近年認知障礙症的病情亦漸走下坡,更曾兩度走失,有一次是他於清晨在碼頭尋回。開朗的天氣先生,怎樣肩負照顧母親的角色?

攝影:陳嘉元

許多沉重的事情,經沈志泰的描述後彷彿變得雲淡風輕。他對這五年多以來,照顧病重母親的經歷,已有頗透徹的理解甚或點點頓悟,如果要形容他是「暖男」,大概是因為他有這種讓家人安心的感覺。

沈志泰家有認知障礙症媽媽的故事,是在月前的母親節,天文台推出母親節短片《我有特別的報天氣技巧》之中披露。他在訪問中解說每次報天氣都有攤開雙手的動作,「因為我媽咪有認知障礙,見佢通常都會大動作啲。你當我攬住佢又好,同佢close(親近)啲又好。」

沈志泰加入天文台當科學主任已經10年,2014年開始報告天氣,當時母親患有嚴重抑鬱症,並有早期認知障礙症徵狀。「我覺得呢個動作比較大,可以令佢對我嘅印象深刻啲。」

沈志泰報告天氣時,獨有「張開雙手」的招牌動作,是為認知障礙症的母親而做。(天文台影片截圖)

幕前的沈志泰動作誇張,他在天文台的訪問片段中披露家有腦退化症媽媽。(天文台影片截圖)

外公過世 母親嚴重抑鬱住院一年

五年前,外公以近100歲的高齡過世之後,志泰的母親患上嚴重抑鬱症。年輕人看來的「笑喪」,對於當時已經73歲的沈媽媽來說,卻是沉重的打擊,他說:「媽媽的情緒突然低落得好緊要,甚至有抑鬱自毀的念頭,常說不想再做人。」

外公過世一、兩個月,母親的情緒如滑坡般低沉下去,「可能一個人老了,對自己父母離世更難承受。」志泰家有四兄弟姐妹,他是孻仔,與母親感情親密,看見她時常失眠、透露有自殺念頭、曾想離家出走,「那是好abrupt(急劇)的轉變。」一家商量後決定帶母親求診,醫生診斷她患有嚴重抑鬱症,後來入住葵涌醫院近一年,接受精神科治療。

在母親病重在醫院接受近一年的精神科治療,沈志泰時常探望,聆聽媽媽訴說心事。(陳嘉元攝)

最重要的陪伴

那一年,志泰在天文台的工作需要輪班,恰巧可讓他日間到醫院探望母親。面對一個嚴重抑鬱的家人,能夠做的就只有最日常的事情:「醫院食物不好吃,我知她喜歡吃什麼便帶給她。」每次看見兒子拿著蛋撻、通粉來,沈媽媽便會略現歡容,但也許,這些都不是重點。「家人的陪伴、聆聽最重要。一見家人,她一定有好多嘢同你講,即使是發忟憎,都是溝通。」

對醫院陌生的生活、對治療的不適應、還有病情的難熬……家人能夠做的,就是坐在身旁,靜靜的聽她說話。聽入了耳,自己也要消化這些負面情緒的表達:「有時諗通啲,你是家人她才會跟你講,對外人,她未必好出聲表達自己。」

在母親患上抑鬱症後,志泰看過許多相關的書,開始「自學」這個病:「可能她本身比較緊張,年輕時睡眠也不好,遇到一次較大的事情便trigger(觸發)她病發。」回想童年時,他記得媽媽在他讀小學時,也曾因失眠而需要服藥。明白抑鬱症更多,他愈能找到安慰自己、安慰家人的方法。

「媽媽好緊張家庭,記得她說過自己小時候已喪母,她覺得細個沒媽咪照顧好慘,對兒女便會無私付出,這感染了我們。」

志泰是家中孻仔,與媽媽感情要好。(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兩次走失 碼頭尋回母子抱頭痛哭

一年的住院生活,沈媽媽接受了藥物與心理等治療,病情稍有好轉。志泰本來希望媽媽能根治此病,但醫生坦言,嚴重抑鬱症難以根治,仍需長期服藥控制病情。媽媽出院後回家與姐姐和爸爸同住,但在那個2014年,她卻兩次走失。「她夜晚睡不著,也可能想起傷心事,無息無影,一開門便走了。」

第一次,家人報警求助,最後在家附近尋回。第二次,志泰半夜收到電話,慌張地跑到街上尋母。「我較熟悉媽咪,記得她口中時常提起幾個地方。」他跟著記憶中那些線索尋找,最終在差不多天光時,在家附近的碼頭找到一臉漠然的媽媽。「尋找她那時,什麼都想不到。一見她便立即抱住她,不會有任何機會再給她走。」

母子抱頭痛哭的一幕,今天回想仍是無奈。「她有時會講,阿公走了,覺得做人好冇意思。第一次走失,以我所知她是在街上漫無目的游走;第二次我猜她可能知道自己想做什麼。」

尋找媽咪那時,什麼都想不到。在碼頭一見到她便立即抱住她,不會有任何機會再給她走。
沈志泰

早年沈母會認出在電視上報天氣的他,就是靠他的誇張動作。(陳嘉元攝)

確診腦退化 媽媽:好驚唔記得你

走失以後,家人都感到24小時緊盯母親的困難,「每到夜晚都好大壓力。」最後一家決定把母親送往安老院舍照顧,確保她不會在晚上發生意外。雖然住進院舍,但父親與家人都不時探望,後來院舍搬遷,志泰更搬家到院舍斜對面居住,「即使放工好夜,或開工好早,都可以隔天去看她。」

住進院舍,沒了走失的情況。但每周末志泰帶母親回家「渡假」時,卻出現了別的狀況:「第一個好明顯感覺到,是坐巴士,她開始搞亂巴士站,之前認得某個站落車,現在開始不懂。」然後,他發現與母親到超級市場買食物後,她回家會把食物放進鞋櫃。

他看過書知道這是認知障礙症的先兆,沒等覆診便立即求醫,經醫生評估及接受腦掃描後,確診患有輕至中度認知障礙症。他最記得母親那一陣子,時常跟他說「我好驚唔記得你」,「這句話她跟我講過好多次,我猜她都知道,我聽到就會覺得好心噏。」

照顧者有許多不同的思考模式,沈志泰是那種會將擔心化為尋求解決方法的那一類。他找來當社工與醫護工作的朋友傾談、問意見,在母親確診後這兩年,她帶母親上訓練課;近月媽媽病情突轉差時,他想出辦法親自觀察,「我媽媽現在是中期,若照顧得好、用對方法,我知道這階段可維持至少10年。」他與家人想出哪些方法,一起與母親抵抗腦退化的宿命?詳看下集。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