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走抑鬱】執屋也執心 陪情緒病婦女清走滿地調味包:見到曙光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約200呎的家,滿地都是紙袋、單張、已乾涸的調味包,連走路都要小心撥出一條路,50多歲的妙嫦還是覺得:「先由它吧。」這句「由它」,從她10多年前患上抑鬱症開始說起,結果是屋亂得兒子也不太想回家,她自己一醒來便逃到明淨的中心。

但最近來了一班義工,陪她聊天、梳理情緒,又動手幫忙「執屋」,家裏的地板開始重見天日,她和她與兒子的關係,也掃去了灰塵。負責計劃的東華三院樂康軒社工饒文傑(Francis)說:「除了執屋,也是執心。」

攝影:鄧倩螢

義工齊聚,為妙嫦(右一)執屋。

「失去了太多,不想再失去」

「這張梳化是新買的,那個櫃也是。」妙嫦羞澀地介紹她住了10多年、最近卻變成了新天地的家。但說起想幫她執屋,她卻馬上扁嘴:「不執啊。」

「好驚,好亂。」她說。這天知道要受訪,她有點緊張。Francis說她心情亂時就不想執屋——混亂的家,就像她內心的反映,這團迷霧已縈繞了許多年:10多年前她丈夫意外過身,當時兒子只有7歲,失去依靠、要獨力照顧兒子,又怕他學壞,種種問題在她腦中纏成結,最終患上混合焦慮抑鬱症。平日她不太願和人說話,一切都積在心中,腦袋也漸漸變得迷糊。

後來他們排到公屋,搬來現在的家,不少人送二手衣服給她,合不合用她都留下,「嗯……不想浪費。」她也習慣儲下外出吃飯的調味包,節儉度日,結果雜物愈積愈多,她卻不懂如何執拾——要怎樣面對生活已讓她腦袋打結。這天她頻頻說:「先由得它吧,先不要搞啦!」扁起的嘴彷彿想挽住一切,不論那是什麼。

抑鬱的人失去了太多,往往不想再失去。
社工Francis

害怕失去,也怕面對這世界。 她說有時工作時會發呆,社工見到問他,她說:「在想如何面對世界這個世界囉。」

+10
+9
+8

逐樣雜物拿起 逐個結打開

於是屋愈來愈亂,面對一地紙盒、單張,走路也成困難,兒子太喜歡回家,妙嫦也不太想留在家中,平日在社區中心的餐廳當收餐員,「(起床)洗完臉就想回去工作。」

一個人無法撥開雜物、走多一步,那如果有多些人又會如何?最近Francis展開「賽馬會社工創新力量:心靈大掃除」計劃,一班義工和妙嫦執屋,一口氣清出10多袋垃圾。這天義工來到想再執床邊的雜物,妙嫦卻扁着嘴說別執,下一秒義工問:「這個收據你要不要?」她卻鬆開嘴角說:「這個不要。」逐樣拿起,逐樣去想,似乎容易得多。丟了一樣又一樣後,她主動指着地下的一部機器:「這個壞了,不要了。」

義工少金讚她:「真是叻,知道什麼要什麼不要。」她之後也有再扁嘴,卻沒挽得那麼緊了。Francis說:「除了執屋,也想執心。同行的關係很重要,我們不是逼她掉東西,而是陪她一起執。」

陪婦女吃喝、參加活動

因此每次執屋,義工都會和受助婦女聊天。「最近和兒子有沒有聊天啊?」少金問。妙嫦說:「都是得一、兩句。」少金就開解說:「男生通常是得一、兩句的了,有就很好了。」妙嫦說:「哦,是啊?」屋和心,就這樣在陪伴下收拾了一點。執了床邊,又執了床鋪、梳化上的衣服,妙嫦坐在寬敞了的床上,笑着說:「幾好。」
 

不用驚的,我們都和你一起的嘛,傻豬。
義工少金
有些婦女沒什麼社會支援,我們希望讓她明白有人同在,她可以獲明白、接納,之後再帶她們連結社會。環境清新了,自然心情也會好了。
社工Francis

執完屋,義工帶妙嫦去上樂齡女童軍課——除了執屋,義工還會陪她做想做的事,如喝茶、去參加中心的活動。「好喜歡上女童軍,有些『實力』(令自己變得有用)嘛。」妙嫦咪咪嘴笑。「會去探訪院舍,和老人家玩遊戲。」

Francis說以往社會服務較少由下而上,這次他們就讓受助者決定想做什麼,再陪他們去做。

與兒子關係變好 齊齊坐梳化

她最近還常常參加其他社工帶的運動,「昨天才游完水。」她說起就笑:「不想回來,想繼續游,可以周圍游游嘛。他們叫我走,我心想,吓?要走了?」記者問為何那麼喜歡,她眼睛亮了地抬頭,笑着:「個人爽很多。」

執屋、聊天、參加活動,如今她笑多了,還多了煮飯。兒子也打破往日的沉默,提議買張梳化坐坐,她就和兒子一起到傢俱舖逛,一起試坐,選出一張淺灰色梳化。不多話的兩人,如今可以一起坐着,看看電視。「現在經常坐的了。」她笑得瞇起了眼。

執拾時她還找出從前和兒子到迪欣湖野餐的照片,抹乾淨,重新將相片錶在牆上。相中二人伏在草地上,雙手托頭笑得燦爛。她說閒時會抬頭看看照片:「都開心的。」

本來無人可傾訴的事,在邊執屋邊聊天的過程中舒解。

+6
+5
+4

過來人:屋亂就有壓迫感

少金看着她,也不禁笑了。從前她也抑鬱過,家亂了很久,「環境很影響人的情緒,以前望不到遠,沒有空間感,個人就有壓迫感。」後來她復元了些,開始自己執屋,「不要的丟掉,要的移開,擺整齊,不要阻住自己的視線。」她微笑着說:「就好像望到條有曙光的路。」

Francis開展這個「心靈大掃除」計劃,也源於個人經歷,「小時候媽媽也有情緒問題,有幾年家裏很亂。」因此他想到有情緒問題的婦女或需要幫助,「很多婦女都說心情不好就不想執,於是間屋就更亂,形成惡成循環。雖然可能她們自己也會慢慢恢復,但你不知道中間的時間會怎樣,早些介入,她們是否可以早些走出來?」

現時計劃正在服務15個婦女,明年初會開展第二屆的服務,將再招募新一批義工,並進行執屋和精神健康溝通的培訓。Francis希望長遠可為受助婦女建立互助小組,加強社區網絡,甚至如果這些婦女願意,也可成為幫人執屋的義工。這天妙嫦已躍躍欲試:「幫人有動力的!」撥開內心的迷霧、逐點解開繩結,受助者,有天也可以成為妙嫦自己口中,有「實力」的人。

+3
+2

記者問她是否開心了,她害羞笑着說:「(開不開心)算的了。」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