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區人語】申風扇失敗、尼龍制服生熱痱 保安如何渡過漫漫長夏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訪問這天有驟雨,天文台還未發出酷熱天氣警告。誰知,一踏進沒有冷氣的單幢式大廈保安處,如進桑拿室,才覺室內還可比室外酷熱——工作崗位沒有窗,沒有涼風,要巡邏的後樓梯更是密不透風。攝影師才工作一會就滿頭大汗,秋叔笑說:「哥哥仔你企多陣都冒汗啊,哈哈!」

秋叔當了保安員28年,曾在公園工作暴曬當值、在工廠大廈停車場承受貨車引擎散發出的熱氣、在沒有冷氣的住宅大堂忍受悶熱,如此練成忍耐力。他說,農曆6、7月是一年中最熱的時節。但不論天氣如何酷熱,保安員也不能赤膊上班,一定要穿上整齊的公司制服。然而,這些制服多是尼龍物料,焗促且不散熱,長熱痱已是行內的共同體會。夏天工作的保安員又能如何應對?

攝影:歐嘉樂

一踏進沒有冷氣的單幢式大廈保安處,猶如進入了另一世界。攝影師才工作一會就滿頭大汗,秋叔笑說:「哥哥仔你企多陣都標汗啊,哈哈!」

只能執拾客人棄置的風扇

秋叔今年已經73歲,公園、停車場、商廈、商場、工廈、住宅通統做過。他說,用「的確涼」布料的保安制服是可遇不可求:「但係好貴,快乾、涼爽、通風好多。一般啲保安公司,多數都係棉質。Cheap啲嘅公司多數用尼龍,尼龍就好焗好熱。」 有的公司配備整套制服,包括上、下身;有的公司更會配備針織外套、雨衣、大褸,有的卻只有上身制服,下身要僱員自備。

秋叔自言年輕時多在大公司工作,曾享受過夏天有空調設備的工作環境。但是,根據《保安及護衞服務條例》,65歲後只能在單幢式大廈從事保安工作。秋叔當上了替工,四處工作,他說單幢式大廈的保安公司多是較為小型,而且制服多是尼龍製,工作大堂9成是沒有冷氣,配備卻通常只有一個熱水壺;他們別無選擇,有如「硬食豬頭骨」。他說,那裡空氣流通差,非常侷促。有風扇嗎?秋叔笑說,有些沒有,即使有也是殘舊不堪,「我仲行得快過佢」。

「嗰啲風扇都係啲行家巡樓,啲客唔要揼出嚟喺後樓梯。執唔到?就冇㗎啦,公司唔會買。」他說得輕鬆,早已看化。

有風扇嗎?秋叔笑說,有些沒有,即使有也是殘舊不堪,「我仲行得快過佢」。

巡樓悶熱難耐 帶備「開工三寶」抹身換衫

秋叔多返早更,7時開始當值,待住客的上班時間過去,約9時多就開始巡樓。他先乘至最頂層,巡查天台設施,再沿著後樓梯逐層落樓巡查、簽簿回最低層。後樓梯的防火門長時間關著,整條通道密封,間中有幾層有氣窗能「唞唞氣」,樓梯間儼如另一世界。秋叔說,通常每天巡樓兩次,上下午各一次,下午更熱。

「咁你都要默默接受㗎,唔通你唔打呢份工咩?」說罷,他拿出「開工三寶」:一公升的水樽、毛巾和後備制服。

每次巡樓後,秋叔都會爭取時間,帶著毛巾和制服到廁所抹身換衫:「有時一巡完樓落嚟成件衫濕晒,真係好誇張,前後都濕晒。如果你唔抹身,好容易有瘡有熱痱。如果積住唔抹,一定會有,問題係多定少,因為散唔到,啲汗噏住。」更換乾爽的制服,他就要直至下班才能換衫,「(下午)巡一次樓再濕埋,無㗎啦,得兩件咋。(當晚)你即刻要洗啦。」

然而,能剩時間去廁所抹身的那天,已是幸運。畢竟他們只有一小時的午膳時間,再沒有其他休息時間,因此只能把握上廁所的10多分鐘來換衫。若碰巧有客人查詢,他就不能離開,「啲客問你,唔通你話我去換衫啊。唔得㗎嘛!應酬咗個客之後,已經過咗時間冇抹過身,咪噏住囉。」他說,大眾多以為保安遊手好閒,其實保安就如「大廈總管」,住客被困升降機、喉管爆裂、停電,事無大小都要處理,「我睇緊電視冇電啊、冇鹹水啊。電話都打爆你嘅。」

秋叔說,通常每天巡樓兩次,上下午各一次,下午那次還要更熱。

點擊看秋叔的工作日常:

+7
+6
+5

公園工作暴曬 同事長滿熱痱:背脊好似地圖

秋叔說:「都唔係即刻生(熱痱),但係日子有功幾日唔抹,你都幾係嘢,一定有熱痱。」保安員長出熱痱原來是普遍的情況,秋叔還記得以前在公園工作時,有工友更長得渾身是熱痱:「一剝件嘢,嘩!乜你個背脊好似地圖咁樣!」

他說,在公園工作的保安,巡邏的地方全是露天,只能烈日下乾煎,或是趁著管工看不到時短暫躲在一處遮蔭。因為雨傘不是制服一部分,也不能拿來遮擋太陽,只有下雨才能使用,「當緊更落雨就得啦。如果唔係,你擔把遮做乜?會俾人問㗎。」他說,政府公園或屋邨與保安宮司合約每次只會簽2、3年,所以也不用奢想會增設太陽傘:「邊個畀物資啊?買把風扇都係(回應)得得得啦。問題係公司肯唔肯畀呢啲錢,值唔值得揼咁多本?之後投到一個盤唔需要咁多遮,咁畀邊個用?」

整天下來只有午膳時間可以躲避陽光休息,1小時裡只會用10多分鐘吃飯,然後就會去公園的更衣室沖身、洗面。抹走汗水吹風扇,他說得回味:「係得嗰剎那享受吓,夠鐘啦又要面對。」他說,自己也不願在烈日下工作:「邊個話係自願㗎,日日都30幾度點捱?」

一公升的水樽、毛巾和後備制服,「開工三寶」外,還有一把小風扇。

客人投訴保安塗藥膏:佢係咪有病?

行內人都用一款熱痱藥膏,感痕癢就會塗抹救命,就如夏天被蚊子叮過紅腫,很多人會塗藥膏止癢;然而,不是所有住客都能接受保安塗藥膏:「會避免唔好俾啲客人睇到,對住啲客實投訴你㗎。」

他說,曾經有同事塗了藥膏,當值期間被客人看到「一撻撻」:「啲客人見到,嘩! 呢個(保安)做咩啊?有個客人就好奄尖,打上公司問,你個伙記喺座頭咁樣搽,你個同事咩事?係咪有病啊?」秋叔說,後來公司下達指示,著員工在客人看不見的地方才塗藥膏。他不好氣地說:「你睇下幾誇張,乜嘢人都有。」 

秋叔長出熱痱會塗藥膏,但是會避免讓客人看到:「對住啲客實投訴你㗎。」

爭取一把風扇:公司得個得字

秋叔同時是香港物業管理及保安職工總會理事,爭取過標準工時、延長保安工作年紀,歷程幾許艱辛,但爭取一把風扇同樣困難:「梗係問過啦,好熱啊想買把風扇啊,好多工友問過啦,得個得字,就唔買㗎啦。 所以就叫做『得得公司』。」

問過保安公司,他們總以「得得得」回應,再無下文。秋叔曾試過向大廈法團表達,希望在大堂增設風扇,「法團咩都係假,一講到銀紙就耍手擰頭,叫你公司買啊嘛。我哋曾經面懵懵都開過口,真係瘀爆。」 

他說,工友曾經向公司表達過制服的問題,尼龍製的制服在夏天難散熱,冬天缺乏大褸,「但係講就即管講,根本做唔到。一句講晒,佢有件制服俾你都叫做僥倖,有啲有衫冇褲。工友都係默默承受,一句講曬你認為呢間公司唔happy咪唔好做囉。但係單幢大廈通常都係細小公司,通常都係咁。」

秋叔道:「就算再追都係冇用,一樣係咁樣應。已經慣咗㗎啦。」

這群過了65歲仍要為口奔馳的保安員,選擇不多,工作地點的配備比不上大商場、商廈,向公司要求添置風扇「嘥gas」,秋叔道:「就算再追都係冇用,一樣係咁樣應。已經慣咗㗎啦。」

抹完身,秋叔點起一支煙向我們道別,又再回到工作崗位。

【酷熱工作】工作中暑難定工傷 清潔工堅拒送院:1天病假無薪

【酷熱工作】勞工處建議淪為童話 清潔工:反光衣悶焗如棉襖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