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期站立】當保安16年腿外彎不計工傷 自費睇醫生、年假當病假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香港物業管理及保安業總工會與零售、商業及成衣業總工會於今年3月至5月訪問268名服務業工友,近6成受訪者每天站立逾8小時,當中近6成受腳痛困擾,3成多更患有靜脈曲張、筋膜炎的下肢疾病。她說:「如果一路都係咁樣,就算係後生過我哋,以後都係同我哋一樣。」

她是美雲,今年62歲,當了保安16個年頭,膝頭軟骨磨蝕,走路時傾斜在一邊。她還記得清楚,某個當值的晚上,膝頭痛得動彈不得要送院治理。醫生屢勸她轉工、做手術,指她下肢勞損嚴重,無法再應付長期站立、走動的工作。然而,這些年來她為了生活,仍選擇「死頂」,每天吞下止痛藥開工。

攝影:顏寧

美雲當了16年保安,膝頭軟骨磨蝕,走路傾斜在一邊。最近,醫生說美雲的雙腿開始向外彎。

巡樓每層計時、「挨」牆借力休息有損形象

做保安以前,她原本在電子廠工作,每天巡查線路板製作,站立比坐下的時間多。16年前,電子廠北移,她快到50歲時才丟飯碗。她和丈夫還要生活,日間要帶父母覆診,美雲於是在私人樓、公共屋邨當起夜班保安私。起初,她雙腿還未有痛症,只覺疲累:「巡樓係辛苦,但係未腳痛,只係覺得好攰。」

現在,她於商場工作。每天工作的8小時裡,除了巡查停車場、水房、電錶房,還需要巡樓4次,連同天台一共5層,「之」字型穿梭兩旁的後樓梯,每趟爬上爬落200多級樓梯;中途有多個「打鐘位」,每個「打鐘位」之間不可多於4分鐘,或少於2分鐘,美雲捱著腳痛完成一天四場的時間競賽:「限定你嘅時間,腳痛時行樓梯,淨係急急腳、急急腳咁囉,冇時間畀你點樣去休息。」

她說,有些新人還未習慣,「企個零鐘已經攰到不得了。」即便如此,他們也不敢靠在牆上借力休息:「有時返日頭想挨下,主任行過都鬧。佢哋覺得唔好睇啊嘛,有損佢哋嘅形象。」除了主任,無處不在、無法辨識的「神秘顧客」同樣監視著他們,不知何時就被偷拍:「有啲同事畀人扣咗分,就要照肺。」

美雲每天工作的8小時裡,除了巡查停車場、水房、電錶房,還需要巡樓4次,連同天台一共5層,「之」字型穿梭兩旁的後樓梯。(相中不是美雲的工作地方)

8小時工作只有30分鐘吃飯休息

相比日間保安,美雲相對地幸運,夜班保安同時負責記錄工作和巡邏,值班開始和完結時,她有機會坐下10分鐘工作:「報更、做過啲咩要落簿,嗰時就喺度坐10分鐘。」這8小時裡,她只有半小時的吃飯時間和「落簿」的10分鐘才能坐下,全程不是站立,就是巡邏。

撐不住時,你們可以到休息室坐下休息嗎?「我想話畀你聽,我哋嘅休息室就係廁所。」美雲工作的地方連儲物櫃也從缺,個人物品只能鎖在電錶房裡,更遑論休息室。想坐下休息,四周沒有椅子,只好借去洗手間之名坐在廁板上休息。

曾花四分一薪金做物理治療 

美雲長期站立和巡邏,磨蝕了膝頭軟骨。入行初時,膝頭只是偶爾疼痛:「嗰時痛唔覺得係乜嘢,係覺得行路嘅時候 ,有時咁啱行正嗰個位(疼痛處),痛到眼淚都標埋,但唔係成日係咁。」到私家專科醫生看診,那時已勸喻美雲要減少站立,多休息。為了生活,美雲沒有暫停工作。有時膝頭發炎腫痛,需要做物理治療;她當時每月領取4000多元的薪水,動輒花上四分一的薪金診症治療:「點做落去啊?做落去連飯都冇得開。」

醫療開支沉重,為何不到公立醫院看病?「私家普通科話一定要睇咗係咪骨有事, 一定要轉咗去專科睇咗先,然後先同你轉去政府。」 每當美雲請醫生寫信,總會回應:「睇下點先啦、下次先啦。」看了10多次私家醫生,她才得到轉介信:「我真係冇錢睇,成日都求人哋寫信轉介我去政府。你求唔到都係要睇佢,睇咗十幾次先至肯同我寫信。」

因為痛症,她沒有再跳健康舞和行山,卻依然「死頂」上班。

自費買氣墊鞋、年假當病假

工作長期站立,久而久之磨蝕膝頭軟骨。要自掏銀包看醫生之餘,更要自費買鞋、年假當病假。公司只提供制服,沒有合適的鞋,她花上500多元購買一對承托力較好的皮鞋。有時膝頭發炎腫痛,她就穿著護膝上班。痛得厲害,她唯有申請年假當作病假:「兩日病假我哋冇錢,要四日先有。醫生成日話,唔可以咁樣寫(病假紙)俾你㗎,今次寫兩日畀你,你再嚟睇再寫畀你。成本大咗好多,特登要睇兩次醫生,幾百蚊一次。我倒不如攞大假去頂,大假有錢。」一年總有三、四次因腳痛申請年假,「11日大假,一半攞咗嚟當病假用。」 

目前,涉及下肢勞損的職業病只有膝瘍一項,(即受外來壓力或摩擦,造成粘液囊炎或皮下蜂窩織炎)。若因患上職業病須要放假休息,員工會獲工傷病假錢賠償。而因長期站立而導致下肢勞損則不包括在內,因此美雲的情況,沒有任何醫療賠償或工傷病假錢。

腳痛不能跳舞、行山 每天吃止痛藥上班 

因為痛症,她沒有再跳喜愛的健康舞,再沒能一睹山上的風景,失去的更是與一班朋友的聯繫:「人哋個個禮拜去行山,跳舞嗰班又冇咗,話冇影響(社交)就假嘅。始終隻腳差,好多嘢限制咗做唔到。」

不再行山、跳舞,美雲卻依然一直「死頂」返工,依靠藥物止住每天的痛楚:「一日最少一粒止痛藥、兩粒胃藥,發炎就食多六至八粒。睇親醫生好似買米咁,拎個大嘅環保袋去載藥。」她堅持下班後游泳,鍛煉雙腿肌肉,減慢惡化。某夜當值落樓梯時,膝頭突然痛得腳軟,跪在地上。那次送院治理後,她又繼續如常上班。

美雲說,之前已有行家同樣要做手術,有些同行定期注射透明質酸:「其實大家都去到同一個地步。今日係我要做手術,聽日就第二個。」

做手術要休息半年:都要開飯,冇可能唔做嘢。

然而,任美雲意志再堅強,身體也漸漸承受不了。近3、4年,膝痛的情況變得嚴重,走路傾斜在一邊,雙腿開始有向外彎的趨勢:「唔可以再咁樣行咁樣企,你隻腳負荷唔到㗎喇。」醫生建議美雲立刻排期做手術,置換人工關節。但是,美雲卻一直拒絕,因為手術後需休息半年多,期間不能上班;領最低工資、「手停口停」,她擔心無法維持生活:「又冇辦法放咁多病假,等我退休先至去做啦。我而家都要開飯㗎嘛,我冇可能唔做嘢,唯有死頂 。兩公婆咁大年紀搵唔到啲咩錢,後生有自己家庭負擔根本幫唔到你啲咩。兩個一齊做嘢,至少可以維持到屋企開支。諗住做得就做啦。 」

美雲說,早前已有行家同樣因膝頭痛要做手術,有些同行定期注射透明質酸:「其實大家都去到同一個地步。今日係我要做手術,聽日就第二個。」

然而,美雲的故事不是特例,根據香港物業管理及保安業總工會與零售、商業及成衣業總工會的調查顯示,56.2%的受訪者表示,他們的工作場所沒有適當設備,支援員工長期站立工作和休息(如可調校高度的工作椅、腳墊、合適鞋履、休息室。)

對於因長期站立而下肢勞損的工作者,醫生也難救,唯有正視勞工權益保障欠妥的問題。最近,勞工處就長期站立問題草擬新指引,向各工會及關注人士諮詢意見。新指引的內容能有效處理工友長期站立的問題嗎?後文再續。

【長期站立】勞工處擬新指引不立法 程展緯:至少政府保安要有凳

【長期站立】為工友爭凳唔靠僱主良心發現 程展緯:你放工就係客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