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身男女】110磅男友變大隻 肥妹練成羅拉身型:健身係一世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健身呢個運動,係追一世嘅。」對健身著魔的情侶Kenneth和Chloe說。

為了健身,Chloe暫且放下發展時裝品牌,跑去健身中心做招待員,兩時半下班後盡情練習。至於當髮型師的Kenneth,為爭取健身時間,寧可轉兼職,收入減半。對他們而言,在這個香港,真正愛健身、愛運動的人太少。健身調整了他們作息、飲食的生活模式,「我們不是覺得健身比工作重要,只是置生活於首位。而錢係永遠唔夠用。」

但原來,他們未「操」健身以前,女的150磅,天生下半身肥胖;男的瘦削,只有110磅,站起來時一整排肋骨清晰可見,亦因瘦削身型惹來客人質疑的目光。六年前他經過中環,美國時裝品牌A&F招聘大量「大隻佬」在街頭半裸宣傳。Kenneth愛美,決定健身,改變命運。

攝影:高仲明

Kenneth在21歲時,於中環一所有名氣的髮型屋升上師傅,「中環客專業人士居多,有啲客一行入嚟,『吓,你剪頭?定做洗頭㗎咋?』你會感覺到佢嘅眼神,對你冇乜信心。」

不論身型瘦削或大隻    同惹來批評

「以前未操,110幾磅,行埋一齊我係瘦過佢(Chloe)。」Kenneth 說。Chloe:「啱啱開始時,我媽媽唔鍾意,會覺得佢保護唔到我。」Kenneth在21歲時,於中環一所有名氣的髮型屋升上師傅,「中環客專業人士居多,有啲客一行入嚟,『吓,你剪頭?定做洗頭㗎咋?』你會感覺到佢嘅眼神,對你冇乜信心。」Kenneth說。原來,瘦都可以是「罪」,耳朵承受刻薄的說話不比肥人少。有人會笑他:「你又唔食煙,又唔蒲,你咁瘦係咪吸毒?」他不明白,為何社會總覺得瘦削的男人,就是晚睡會夜蒲的人,「我兩樣都不是。」Kenneth健身求變,因為社會壓力。

2012年,A&F以「大隻仔」作招徠,Kenneth被他們那分明起伏的線條所吸引,他不想輸給自己的基因,「最初唔係想練好大隻,健身目標好低,諗住大概120磅就滿足,至少想有基本的身型。」於是,網上參考Youtuber健身方法,每日待在健身房練上3、4小時。「起初沒有接受正規訓練,只是一般有系統的健身計劃,每次只做半小時左右。」一個星期五天操練,「下午三時操練到九時回家吃晚飯。」

那段操練的日子天昏地暗,6個月後,手臂、胸腹漸漸長肉,昔日骨瘦如柴的男生變身成綠巨人浩克,卻又惹來另一種目光,有客人說:「嘩,咁樣都剪頭髮嘅?」他說時裝界的人都偏瘦,有時候,他用那粗壯的手臂拿起細小的剪刀,同事又說:「你係咪夠喇?你咁嘅身型攞鉸剪,捉住客人個頭,好奇怪。好唔襯你。」一句閒言,既不是讚美,又不是批評,卻足夠讓耳朵疲勞。任何身型,避不開社會的評頭品足。

未迷上健身前的Kenneth,體重只有110多磅。那時他在中環一所頗有名氣的髮型屋當師傅,卻經常因其瘦削的身形,被顧客質疑其能力,甚至被誤以為只是洗頭工。(受訪者提供)

無懼天熱穿外套:覺得自己真係好唔靚

至於Chloe,是一位時裝設計師,「一開始拍拖,我好肥,接近150磅,係終極肥妹。」因此,即使香港夏天天氣越來越悶熱,太陽的毒辣敵不過她遮掩巨臂的決心,「無論幾熱,我都會揾件褸遮住啲肥肉。」同學會取笑她屁股大、象腿,她沒有為此而哭過,「但好唔開心,尤其屋企人成日話我屁股大,叫我唔好成日坐,行吓啦。」

夏天,街上女生都穿短褲在街上招搖,她到試身室試試穿一下短褲,「著完真係唔得,感覺好唔正常。」Kenneth說:「佢以前好抱怨下身多肉,買衫唔方便。一條及膝的裙,佢就著到好性感。」從短褲、短裙、韓風長牛仔褲開一個大洞露出雙腿,到穿bra top行山的山系女神,潮流產物本身就是一種壓力,「我覺得自己真係好唔靚。」

「一開始拍拖,我好肥,接近150磅,係終極肥妹。」因此,即使香港夏天天氣越來越悶熱,太陽的毒辣敵不過她遮掩巨臂的決心,「無論幾熱,我都會揾件褸遮住啲肥肉。」(受訪者提供)

為了健身,Chloe暫且放下發展時裝品牌,跑去健身中心做招待員,兩時半下班後盡情練習。至於當髮型師的Kenneth,為爭取健身時間,寧可轉兼職,收入減半。

Chloe唯一的掙扎是上半身的肌肉線條,「我一開始都有掙扎,唔想操上身,覺得唔使太橫。」她續言:「我未操上身嘅時候,啲人會話,你好粗,好恐佈,你夠喇,唔好再操落去,你比例好唔靚。」後來看到健身比賽中的女健兒的V shape身型、自信,因此改變看法。

男友力勸   接受自己

Chloe眼見Kenneth著魔似的健身,拍拖時間變得更少,與其為此爭吵,乾脆也去健身。「開頭的目標想減肥,想瘦腿、減臀。」Kenneth反而力勸她接受自己的身體。Chloe笑言男友喜歡古巴健身女生的類型:「成日話大屁股嘅女仔都可以好正,既然你咁有嘅潛質,都可以練成咁,洗我腦。」記者問:「你現在接受自己大屁股嗎?」Chloe毫不猶疑地說:「一早接受咗。」Kenneth:「由佢開始follow嗰啲大屁股女仔,問我啲意見,我就知佢走火入魔。」如今,每天在健身房的全身鏡前,繞起渾圓的臀部,展示粗壯的雙腿,放上IG,「自己依家接受咗,鍾意返咁嘅身型,想畀朋友睇到result。」

Chloe唯一的掙扎是上半身的肌肉線條,「我一開始都有掙扎,唔想操上身,覺得唔使太橫。」她續言:「我未操上身嘅時候,啲人會話,你好粗,好恐佈,你夠喇,唔好再操落去,你比例好唔靚。」後來看到健身比賽中的女健兒的V shape身型、自信,「我望住鏡,覺得唔啱比例,決定操上身。」她的女神不再是Victoria's secret的模特兒,而是肌肉型的羅拉。這幾年,社會對美的看法改變,明星們紛紛健身大展線條,Chloe的朋友對其身體竟又艷羨起來。與其遷就他人的目光,倒不如自己找一個專屬美的定義,Kenneth:「瘦肥冇乜所謂,最重要係style、態度襯,舒服。」

Chloe眼見Kenneth著魔似的健身,拍拖時間變得更少,與其為此爭吵,乾脆也去健身。「開頭的目標想減肥,想瘦腿、減臀。」Kenneth反而力勸她接受自己的身體。

+4
+3
+2

為健身推job  重整工作模式

這對健身男女自言走火入魔,更為健身而轉工。Kenneth從前工作的髮型屋,硬性規定工時朝十晚六,1小時放飯時間,「嗰時我叫公司扣我錢,你扣我錢我都會出去做健身。我乜警告信都收過。總之,做gym大過天。」後來轉到另一所髮型屋,推行彈性工時,他可以自由安排自己生活和工作的模式。早上8至11時做健身教練,下午回髮型屋,晚上再教健身課至8小時,然後是自己的健身時間;直至11時半,才捨得放下啞鈴回家。「辛苦嘅,但時間係自己擠出來,備賽的時候,每日更要操3、4小時。」他更笑言「要揾奶粉錢,和買雞胸。」

 

曾當健身顧問 跑數不達標「OT」作懲罰

至於Chloe,本來擁有自己的高級時裝品牌,為了爭取做健身的時間,竟然暫且放下設計,跑到健身院做receptionist。「起初在一間健身院做健身顧問,但好大壓力,返工時間長,好處係有一小時免費做健身。」做銷售員的壓力固然是跑數,每月揹著10萬元的數。分店中就只有她這位新人不達標,結果拖累整間分店的成績。上司會發難:「點解你放走啲客?」懲罰是「你唔可以準時走,要返多兩粒鐘。」結果,每晚11時才下班,這份工作根本與健康扯不上邊。後來,轉到另一所健身中心做receptionist,工時從上午六時半至下午兩時半,餘下來的時間她就盡情地健身,好好準備今年健身教練牌的考試,期望將來能同時發展健身與時裝事業。「好彩揾到呢份工,我從來都係要多啲時間,而唔係要多啲錢。之前嗰份返十個鐘,揾得多啲,但冇咗生活。」

Kenneth現時收入比從前減半,卻認為不是為健身放棄工作,揚言對工作依然認真。「我們不是排健身先於工作,而是將生活放於首位。每個人對生活追求不同,我們只是把健身視為生活追求。我覺得每一日都要對得起自己,不想好辛苦地賺一份錢。」

社會形成愛批評之風,要愛自己,是一件好難的事。

真正愛健身的人太少

對他們而言,真正愛健身的人太少,大多數都是潮流風氣。以Kenneth的標準,「維持不到兩年,都不可說自己喜歡健身。」他的朋友,起初說對健身有興趣,十幾人一起在健身房舉鐵,現在卻以不同藉口離開。至於客人,「睇佢哋上堂表現,如果佢哋冇問題問你,就知道佢哋根本冇心機嚟學。」為了穿bra top在健身房全身鏡前自拍呃like的人太多,Kenneth說:「我自己操練時間都唔夠,只想投放有心機的客人,不想浪費時間。自己多啲時間操好過,永遠都係等錢洗㗎啦!」

愛健身  不等於愛運動

真正愛健身的人,生活模式翻天覆地的改變。運動、作息時間要定時,每餐飲食要準確運算,Chloe:「每隔兩小時就食嘢,每一次食幾多蛋白質、幾多雞胸,食咩補充劑等。」Kenneth:「我覺得自己都唔夠苛刻。」兩周的歐遊,Kenneth體重輕了六磅,回來後又重新去練,Chloe:「有時唔記得自己食過啲乜,感覺好唔好。」Kenneth形容健身猶如花畢生努力完成的「雕塑」:「呢個運動,係追一世嘅。雕塑可能雕幾年,但健美係一世。」他們說,愛健身不等於愛運動,正如他倆除健身以外,沒做過其他運動,他們只是愛美而己。「健身就是追求每天有少少變化。」社會風氣帶來各種壓力,人要自愛甚難,唯獨每天鏡前自拍,記錄身體,作為對自己的鼓勵。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