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海恩盼產假期間設遙距投票 黃碧雲:唔通種牙、做手術都授權?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新民黨副主席、立法會議員容海恩早前承認已懷孕約四個月,預產期為明年二月農曆新年,在豬年生個「豬寶寶」。容海恩是第一個在任期期間懷孕的議員,她指,懷孕可能令她缺席議會,若要剖腹產子的話,復原期就更長,故希望立法會能讓她遙距投票,又或授權黨友葉劉淑儀議員代為投票,繼續履行議員責任。

而民主黨立法會議員黃碧雲則表示:「生仔唔係日日生,唔係年年生,我唔覺得要因為生育而改變立法會議事規則。咁生仔要改,種牙呢?做手術、病呢?葬禮呢?我都啱啱做完黃斑病手術,請咗一個月假,有意見可以寫信表達你有需要咪請假囉,冇人會話你因為生仔而請假。」

剛剛做黃斑病變手術的黃碧雲說:「你又授我又授,到時大會咪得返葉劉同主席?喂,而家已經冇乜人出席喇喎!」

現時懷孕四個月的容海恩表示在下午和夜晚會感到少許不適,但可以的話「捧住個肚都要返嚟投票」。至於提出授權投票的建議,是希望能在懷孕或生育期間,仍能以一票表達意願,若有意見想發表,亦會透過黨友代言,或以Facebook live與市民溝通。她希望這個做法,能對社會有正面影響,她說:「希望立法會影響大眾,令大家知道,生產完媽媽都可以做到嘢。」

她希望立法會能讓她遙距投票,又或授權黨友葉劉淑儀議員代為投票,繼續履行議員責任。(資料圖片)

Home office VS home vote

授權投票之說,令人想起外國流行的home office(在家工作),她表示支持home office,並指,有不少律師朋友都這樣做,「支持僱主可以彈性處理有需要嘅人,長期病患或生完都可以多啲彈性,提升僱員滿足感,體能上返唔到工,但精神上係做到,好多工作唔係交畀人就交到。」

不過,外界關注的,並不只容議員生完到立法會投票與否,而是改變議事規則。根據立法會《議事規則》,議員必須親身出席會議投票,外國亦鮮有遙距投票的例子。加上議員是代表市民選票,領的是公帑,「home vote」做法未必能如坊間home office般簡單處理。

容海恩未透露豬寶寶是男是女,她說:「順其自然,順利就得。」(資料圖片)

遙距投票不再「等埋發叔」?

有人推測,容海恩此言論是為了讓日後建制派議員不用出席大會亦能投票鋪路,以免再次發生「等埋發叔」事件。

「等埋發叔」:

立法會於2015年6月18日審議2017年特首普選方案,在表決之際,經民聯立法會議員林健鋒為「等埋」因抱恙未有出席會議的黨友劉皇發趕返立法會投票,與建制派「班長」民建聯議員葉國謙突然拉隊離場,企圖迫使會議因法定人數不足而暫停。但當時有部分建制派拒絕配合,議案最終戲劇性以「未能獲三分二議員通過」。

有網民指,容海恩此言論是為了讓日後建制派議員不用出席大會亦能投票鋪路,以免再次發生「等埋發叔」事件。(資料圖片)

黃碧雲:冇人會質疑你(因懷孕)點解唔出席

民主黨立法會議員黃碧雲表示:「我都病緊,但唔需要授權人投票,有意見可以寫信表達。你就算生仔,都係兩三日出院,你真係覺得那樣咁緊要,你咪親自返去投囉!但其實冇人會質疑你(因懷孕)點解唔出席。你唔會年年生,日日生㗎嘛!其他人都可能有病,唔通個個都可以授權?」

她又擔心授權投票的做法會導致更複雜的問題:「唔能夠即時投票、即時知道結果的話,建制票會唔會知道啲票點分佈?太多複雜嘅嘢要處理,唔需要因為個別理由改變現行做法。佢要改變前,都要有合理理由,唔係生仔大哂。」

剛剛做黃斑病變手術的黃碧雲說:「你又授我又授,到時大會咪得返葉劉同主席?喂,而家已經冇乜人出席喇喎!」(資料圖片)

孕婦議員原來沒產假放?

立法會秘書處早前回覆《香港01》查詢時表示,立法會議員酬金及津貼制度並不包括分娩假期或待產假安排。據秘書處所知,過往並沒有女性議員在任期內分娩。

民建聯議員葛珮帆現正代表香港立法會出席由愛爾蘭國會女議員團舉辦的「第一屆國際國會女議員大會」時,認識了蒙古、斯洛文尼亞、羅馬尼亞、奧地利、德國、葡萄牙等40多個國家及地區的女國會議員,大家不約而同提到懷孕的女議員沒有產假及不能投票的問題。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