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長如廁難】五分鐘休息要爭廁所 巴士車長:運輸署Hea 同拖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21:27,許漢傑將巴士從美孚駛回筲箕灣總站。他下車後,稍稍伸展手腳、喝點水,然後快步走入廁所;21:33,他回到座椅啟動引擎,再次用上個多小時回去美孚。六分鐘的休息時間,每一秒也彌足珍貴,但許漢傑卻要花時間排隊輪候廁所,全因筲箕灣總站只得一個化廁供全站車長使用。

「有人的地方就要有廁所,但運輸署設計總站時往往忽視了站頭設施。」許漢傑說。上月初,數街之隔的同區耀東巴士總站因化廁位置擺放不妥而發生意外——女車長於路邊的化廁如廁後,遭巴士撞傷,女車長即時倒地,頭部流血。巴士公司於總站加設廁所需經過多重政府部門,審批時間以年計算。然而,當車長要時間解決基本生理需要時,為何編制的休息時間沒有考慮他們實際的難處?

攝影:吳鐘坤

筲箕灣總站有約200位車長工作,但站內僅得一個化廁。

二百個車長輪用一個化廁

筲箕灣總站共有八條巴士路線,三間巴士公司共約二百多個車長於站內工作,整個站頭僅提供一個化廁(即化學廁所,集便器使用化學品把糞便消毒的廁所,而非單純把污物儲存,或是經管道將之送往污水處理廠;或俗稱為流動廁所)。許漢傑現時是後備車長,並不是經常來這裡工作,但每當「功課紙」(即更表)上印有「筲箕灣」,他心裡不禁沉一沉。「廁所就得一個,排完隊都夠鐘上車,你話仲可以休息咩?」他氣沖沖地說。

縱然巴士站旁邊的愛跌序灣遊樂場設有公廁,但要繞過兩條馬路才能到達,來回路程也要十多分鐘。許漢傑說,有些車長要「開大」,為免如廁時間過長阻礙同事,不惜攀過石壆橫過馬路到遊樂場公廁,為的節省僅五分鐘的路程。上月初,一名新巴女車長將巴士駛到耀東邨巴士總站後,落車前往一個設置在巴士總站馬路邊的化廁。如廁後,打開廁所門準備離開,突遭一輛剛駛離站的雙層城巴撞倒。

巴士車長因解決基本的生理需要賭上了性命,長期欠缺合適廁所,源於重重的審批關卡,以及難以撼動的「居民意見」。

一個巴士總站,有三項設施不能缺少——站長室、員工休息室及廁所。
巴士車長許漢傑

巴士車長於每程車的休息時間最少僅得5分鐘,他們卻要花時間排隊輪候廁所。

車長:廁所是巴士總站的必要設施

車長如廁難的問題並非朝夕之事。身兼城巴職工會理事長的許漢傑憶起,筲箕灣總站的廁所問題自中華巴士年代已存在,當城巴接手後,向政府申請兩個化廁,但後來因接獲市民投訴需移走一個。十多年來,工會曾多次去信運輸署,反映站頭缺乏廁所的問題,但至今仍沒有回音。「公司每年都申請,但要經過運輸署、路政署、地政署審批。每當諮詢區議會時,有議員則反映曾接獲居民投訴而不能通過。」

每天開工的更表,行內稱為「功課紙」。

東區區議員(筲箕灣)林心廉解釋,筲箕灣總站的廁所問題現陷於兩難——顧及車長權益的同時,也希望避免居民投訴。現時化廁放於往灣仔北站後方,站內其他通道則靠近地鐵站入口,或長者聚集的休憩公園,化廁似乎難以落戶任何一處。「放在行人路會被居民投訴,站內可用的空間又有限,能夠爭取多一個的難度很高。」林心廉說。

縱然巴士公司每日均會清理站內化廁,但二百多個車長輪流使用,氣味累積下來依然濃烈,許漢傑能理解市民厭惡的原因。然而,他卻不能接受運輸署一直忽視車長應有的權益。「一個巴士總站,有三項設施不能缺少——站長室、員工休息室及廁所,運輸署計劃興建總站的時候,點解沒有想過將廁所一併興建呢? 有人的地方就要有廁所,他 (署方) 將我們的需要放在哪裡呢? 」

車長每次於總站開車前,均需要調較座椅高低及呔盤位置,但許漢傑說若時間太過緊迫,就要於行車中途的燈位來調較。

當站頭冇廁所,車長就要用時間去排隊或者搵廁所,變相令自己休息時間少咗——這只是解決生理需要,而不是休息。
巴士車長許漢傑

居民眼中的厭惡性設施

筲箕灣總站或許只涉及30多位車長的需要,與區內萬多名居民的利益相比仿似不值一提;然而,許漢傑說這裡只是冰山一角,華貴邨、置富花園及華富邨的城巴站頭也同樣是黑點;新巴公司職工會理事長林錦標補充,位於赤柱軍營、樂華邨、小西灣邨的新巴總站均缺乏廁所。縱觀二人列舉的例子,黑點似乎均集中於公共屋邨附近。林錦標說:「因為涉及居民,與路政、地政相比,位於公共屋邨的站頭多數都難申請到 (化廁)。」

居民眼中的厭惡性設施,卻是車長的基本需要,更連繫到他們的休息時間,這仿似對立的關係卻猶如秤砣,互相牽引。「當站頭冇廁所,車長就要用時間去排隊或者搵廁所,變相令自己休息時間少咗——這只是解決生理需要,而不是休息,這很影響車長的情緒及心理質素。」許漢傑說。

車長的職責除了接載乘客到達目的地,還要面對市民的投訴,這均有機會影響他們的情緒。「每程車都有機會遇到不同類型的投訴。我們沒笑容就覺得你不禮貌,笑又被人投訴『對住你淫笑』。當沒有時間去處理這些情緒,就有機會帶到下一程車。」

許漢傑跟同事細數著這裡的椅子及沙發均是車長夾錢添置的。

更表跟足指引?車長:「你跟過一次車就知道啦」

根據《巴士車長工作、休息及用膳時間指引》,車長駕駛6小時後最少應有40分鐘休息時間  ;而在該6小時內應有合共不少於20分鐘的小休。許漢傑這天的「功課紙」上,由下午五時至十時主要來往筲箕灣及美孚,城巴網站預計的車程約69分鐘;然而,我們於繁忙時間乘坐許漢傑駕駛的102號巴士由筲箕灣前往美孚,途經海底隧道、紅隧及旺角時,多次遇上交通擠塞,行車時間足足花了約90分鐘,比預計時間多約20分鐘。他甫下車就大嘆:「真係攰啊,如果路面情況順暢就較舒服,但好似頭先咁塞下停下,就會好用神。」

許漢傑下車後有十多分鐘休息,但時間並非每次都如此充裕——他遞上翌日的「功課紙」——

如按照城巴預計的行車時間來計算,每單之間有約7至24分鐘的休息時間,完全符合政府制訂的指引,但實際情況卻另作別論。「港島去美孚多數都塞,多數得5分鐘休息時間,而美孚去港島都有10分鐘,公司的系統的確按照指引出『功課紙』,時間好靚仔,但實際情況係點,你跟過一次車就知道啦。」

除了接載乘客,車長還要面對突發的路面情況及乘客投訴,無論身心均受壬重大壓力;但現時公司編制的休息時間於他們只能解決生理需要,而並非休息。

車長的價值=每分鐘$2

當我們把聚光燈投射在車站廁所的情況時,問題已延伸至公司編製的行車時間能否貼近實際情況,以及車長的休息時間。縱然增設車站設施的責任落在政府身上,何以巴士公司未能因此編製合理的行車時間,確保車長於每程車之間有足夠的休息(包括合理的如廁)時間呢?許漢傑明言:「對巴士公司而言,每一分鐘都是成本,我們每分鐘就等於兩蚊。公司要緊縮開支的話,第一時間就在行車時間、休息食飯時間落手。」

「18,206(底薪) ÷ 240(每月工作時數)÷ 60 (分鐘)× 1.75 (加班薪酬的倍數)」=$2/分鐘

過往發生的意外不斷提醒我們,車長的心理質素及健康與大眾的利益息息相關,有車長更因此賠上了性命,但至今巴士公司彷彿仍視他們為一盤碎銀——節省成本時,僅想著「慳得兩蚊得兩蚊」;許漢傑身為工會代表,希望每隔三個月能跟運輸署開會,跟進站頭設施、行車時間、休息時間等事項,但意見一直石沉大海,對方音訊全無。眼見積年累月的問題還沒有根治,許漢傑也壓不住怒氣:「現在爆出來的問題,就是年年月月跟運輸署見面都提及過,但他們就是『Hea』同拖,甚麼都沒有做。」

於政府及巴士公司眼中,巴士車長的價值到底是甚麼呢?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