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能量殺人】生命劇場《誰又缺席了?》重演 學生自編演談自殺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以前就讀英文中學的豫言曾因學習壓力太大鎅手,事情輾轉由她的朋友告知長輩,換來的是一句「鎅手有什麼用?」。豫言很討厭這種關心包裝下的刺,「他們會說要正能量,開心一點就沒事了,多點出去玩。但這反而令我更不開心。學校重覆又重覆叫我們不要自殺,但是,我真的找不到適合的解決方法才會這樣做。」

重覆的勸告把因各種人事壓力想過死的少年、少女推向更邊緣的位置,這些對話成了對白在舞台上上演,「斐劇場」聯同「影話戲」製作的2017年環境劇場《誰缺席了?》由學生構思及出演劇目,2018年5月重演時更與「生命熱線」合作成為專業訓練教材;今年12月,劇本三度重演。

攝影:高仲明、劇照由受訪機構提供

你跟學生說正能量,比粗口更難聽。我們願意聆聽已經很好,他要爆粗、要哭,隨便他,讓他們爆。
「天比高創作伙伴」計劃主任伍偉衡

硬說正能量比粗口更難聽

「跟學生們相處時,我感覺很多時是正能量殺人事件。」「天比高創作伙伴」計劃主任伍偉衡說:「你跟學生說正能量,比粗口更難聽。他們想要空間去發泄,其實不用旁人做太多,愈著意去安慰,他們愈不接受。我們願意聆聽已經很好,他要爆粗、要哭,隨便他,讓他們爆。」

像其中一位演員豫言參與的劇目,重現了一場DSE小組討論的場景,主角李蔚蔚和她的四個人格討論考試的意義,豫言飾演的是驚青的她。如同她自小要求自己滿足父母親期望,她緊抓住自己的校服襯衫說出這一句對白:「所有人都只會把我們搓圓按扁,搓成自己想要的形狀。」

為什麼要考試?考試是為了什麼?為什麼要符合他人的期望?(受訪機構提供)

+4
+4
+4

教師專場影後一片寂靜:老師的無奈

劇目透過不同場景,帶觀眾重遊學生、家長、老師和教育工作者的內心世界。今次重演除了演後座談,還設有由香港教育劇場論壇(TEFO)主持的互動工作坊,另外也有「當下藝術」創辦人黃懷琰主持的劇後哲學工作坊,分享從法國帶來的「兒童哲學」——帶起小朋友探討哲學,從小學習多角度思考。

伍偉衡說不少老師看後心情複雜,因為學生每天在面前走過,他們很想做些事卻不能。(受訪機構提供)

學校重覆又重覆叫我們不要自殺,但是,我真的找不到適合的解決方法才會這樣做。
中學生豫言

「在劇場中,觀眾會跟隨演員行走移動去感受,故此每場觀眾人數有限制,上次演出約有400幾位觀眾,有些意見反映希望加場。」社會愈趨關注學童精神健康,伍偉衡提到教師專場表演後,場內幾乎一片寂靜,氣氛沉重。「有老師說,他們面對學生情緒問題時,只能夾在學校制度和學生之間——想幫助但制度有限制,必須跟指引做事,不能跟學生太親密。」

自殺有用嗎?適合的解決方法是什麼?唯有聆聽和陪伴,才能在困局中劃出一道缺口。

對學生豫言而言,戲劇是其中一個解救方法,身處其中,她綻開笑容。(受訪者提供)

生命劇場《誰又缺席了?》

演出日期:2018年12月7日、8日、9日、15日、16日

演出地點:天比高黑盒劇場 (天水圍天恆邨停車場 5B)

網上登記門票:https://goo.gl/forms/tryeFdRFXRmWKPtF3

查詢電話:3921 3929(辦公時間星期一至五 3:00pm-11:00pm)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