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碼遊牧3】清邁豪華共居工作室 牧民:月租$3000買人際網絡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到清邁採訪之前,記者在Facebook專頁「chiang mai digital nomads」向網友查問:「可否推介一些好的共享工作空間或共享cafe?」有 網友竟說:「你這樣問,等同問清邁有沒有7-11便利店。」後有善心網友解圍,向記者推介各種類型的共享工作空間,既有24小時共享cafe、旅館同時設有共享工作室,亦有酒吧在日間用作共享空間。而最吸引的是一間豪華別墅的共居工作屋。共居計劃主腦Pav,是來自保加利亞的數碼遊牧,「我認為一個好的共享工作空間,最重要是能營造一個社群。」亦正因為清邁的共享文化,在世界邊端拉來兩位「同屋主」:格魯吉亞裔的荷蘭人Davids和南美洲哥倫比亞的Jose,同一屋簷下。

攝影:吳鍾坤

共居工作室距離市中心尼曼路約15分鐘車程,我們來到一個僻靜的住宅群。甫進村內,是一座座古色古香的獨立別墅,是泰北傳統的木屋建築風格,下午四時後的斜陽穿過木屋的縫隙,緊隨我們身後,一直走至盡頭,我們來到Pav與同伴Davids、Jose租住的別墅。

記者拍攝短片,帶大家參觀Pav的共居工作屋。真係太靚喇,請點擊以下連結:

【數碼遊牧1】港人移民 游說老闆業務轉至清邁:成本低容許你失敗

Jose(左)來自哥倫比亞、Pav(中)來自保加利亞、Davids(右)是格魯吉亞人,出生於荷蘭。他們聽聞清邁是數碼遊牧城市,不約而同來到這裏創業。

三層高的房子擁有五間大房間,甫進屋內先是大廚房,向右下兩級樓梯正是大廳,因房子太大,他們甚少在大廳活動。走上二樓,又是另一客廳,作為他們的會議室,大廳外又有一個大陽台;三樓的房間有小天窗可窺看清邁的星空,房門外是一個小露台,清晨能呼吸露水的清涼,空氣是甜的,任何時份,窗外如畫。村莊盡頭還住著一戶農民,養着雞,「除了每隔五秒都有雞鳴之外,住在這裏很舒服。」他還笑說,住上幾天,耳朵便會麻木,就能回心轉意專注於工作上。能在如此美景工作,夫復何求?

點擊下圖,細心欣賞屋內環境。

+9
+8
+7

荷蘭年輕人:香港太貴

Pav畢業後在倫敦創業,「我不喜歡倫敦太繁忙的生活。我也曾經到香港,也讓我想起倫敦,幾年前到曼谷居住,但感覺也太繁忙了,輾轉間才到清邁。」他憶述在香港時,他會數算有少多摩天大廈,好像會被壓倒一樣。而追逐自由的人,都會愛上清邁。慢活以外,這裏有選擇:房租便宜,可以選擇自己喜歡的居住環境。Davids是格魯吉亞人,在荷蘭長大,歐洲物價也高,但他也說:「我未到過香港,也知道香港物價很高。」

Pav租了房子,在網上發起共居工作室計劃「Project X5」,因而結識志同道合的兩兄弟。這座房子寧靜的背後,同時藏著他們的野心。Pav :「我想有一間屋可以跟不同企業家一起,建立一個社群 ,而且認識更多人可以幫到我和這間屋的朋友,大家擁有不同資源和專業可互相幫助。」

全座房子全包租金$13750港元

Pav指整座別墅月租僅55,000泰銖(約$13,750港元),租金已包括一般水電媒的費用。「到現時為止,這個共居計劃係虧損。」然而,Pav目光遠大,「我透過這個共居計劃,會定期舉辦一些活動如燒烤,邀請新朋友參與,成為social hub,增加我們在清邁的名氣,擴闊人際網絡。」要加入共居計劃,可選擇短租或月租,月租約13,000至14,000泰銖($3,250-3,500港元),租金雖遠低香港,但在清邁,一個600呎的單位月租也只是大約$3,000港元左右,「我經常跟租客強調,租金其實不單是租住居所,你真正得到的是這裏的人際網絡。」他還說,一個好的共享工作空間,穩定高速wifi、硬件配套還是其次,「最重要是能否營造社群。」

他們工餘時間喜歡一起做體能訓練。

在清邁如何擴建人際網絡

Davids:「我身旁這位仁兄Pav,是一個好有名氣的人物(influenzer),幾乎全個清邁的人都認識他。」Pav臉紅了。Pav未畢業時已開始創業,畢業後先後在迪士尼、地產發展商等大企業工作,短短八年間,邊打工邊創業,現時經營地產公司、媒體製作公司、市場策劃公司,更成為人生教練,專為男士而設的人生顧問服務,教授建立事業、社交等心得。顧問收入還是其次,關鍵是建立知名度。Pav是這方面的能手。

Pav雖然在網上建立了一定的名氣,但來到相距9530公里以外的東南亞國度,要擴展事業,他必須重新在這裏建立人際網絡。於是,他透過舉辦「Youtube Meet up」、數碼遊牧等人生講座,「我在活動中認識很多人,與他們保持友好關係,他們會給我機會,然後一起協作活動。當你找到合適的人,奇蹟就會發生。」 

清邁​數碼牧民較願意共享

「在清邁的好處是,這裏的數碼遊牧都是創業起步,大家都好願意共享資源,互相幫忙。」Pav說。在清邁有一個好有趣的現象,咖啡店內有不同外國數碼遊牧在工作,他們會主動上前認識交流。但在香港,正如Pav所言,「香港人都只想著自己的事情。」在這裏,數碼遊牧的氛圍不但有利於co-working space、遊牧的工作機遇,其實也帶動其他的產業,因此大部份cafe都願意共享Wi-Fi讓你工作一個下午,不像連鎖咖啡店,一杯咖啡換來30分鐘Wi-Fi。

這條村距離市中心15分鐘車程左右,環境幽靜。

共居私隱度較低 但總有朋友互相支持

Davids:「起初我只想環遊世界,聽聞清邁很受數碼遊牧歡迎,便來這裏。後來我也到過峇里,因為結識Pav,又回到清邁。」Pav比Jose和Davids更有社交經驗,就帶著兩兄弟經常參與Digital Nomad Coffee Club等不同聚會,建立人際網絡,亦會分享過往創業的心得。Pav分享過當年在迪士尼公司工作,如何從食物鏈的底層員工,結織高層的經歷。那時,他走近高級經理的身邊,問:「我能否請你喝一杯咖啡?有些事情想請教你。」他用了十分鐘的時間,了解對方在職場上的心得。後來,他到副總裁的房間冒眛敲門,說希望能有十分鐘的時間訪問他成功之道。「那時我做好資料搜集,知道副總裁喜歡曲棍球,其實我們只談了他的興趣,他就要開會了。」誰想到Pav的舉動給副總裁留下深刻印象,副總裁後來又主動找他。最後,他當然也找了迪士尼的CEO來一場對談。

Davids:「Pav總能給我很多很好的建議。」他說共居雖然私隱度較低,「但當你在屋內工作時,你身邊總有朋友。他們會給你意見、愛,一切推動你繼續的所需。」共居在北歐的概念其實就是建立互助社區。記者概嘆香港租金昂貴,年輕人都與父母同住,直至近年才出現一些共居實驗計劃,但仍未普及。Davids笑言:「年輕人要盡早離開父母,才能自己去經歷這個世界,而共居是一個很好的開始。」

香港可做到共居?還是另類劏房?

香港因為租金昂貴,加以工時太長以致社交空間狹小,Synergy Biz Group自2014年起在香港發展共享空間計劃,其中兩個為單幢式共居住宅,提供約250個床位給年輕人。除了為香港青年人提供可負擔房屋,背後的理念是建立社群生活,「最小化私人空間,最大化公共空間」。雖然住宿空間與Pav租住的別墅天淵之別,但理念相近。因此,Synergy Biz Group發展經理周翃宇接受《香港01》訪問時曾指,共居住宅不能與劏房相提並論,「劏房是你只有那個居住範圍,但共居還有共享的空間和社群。」

二樓客廳是他們的會議「廳」。

什麼事情令你自豪?

Davids問記者:「現時你有沒有做什麼事情令你好雀躍?」記者一時間答不上話來:「...能來清邁採訪已讓我很興奮了。」Davids搖搖頭,說:「我意思是,有什麼事情令你自豪?」香港人,有什麼事情令你自豪呢?Pav認為每天下午放工後應多接觸不同方面的課程,「但請別輕易裸辭,這跟自殺沒分別,創業與正職雙線發展,待生意能有盈利時去辭工。」但問題是,以香港人平均每周50小時工時,不裸辭,哪有工餘時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