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權覆核案】臨危加入覆核 80後社運人呂智恆:準備好畀人斬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推行近半世紀的丁屋政策,遭司法覆核挑戰,經過多年審訊,終迎來裁決。半勝利的裁決結果,長洲居民、人稱「覆核王」郭卓堅功不可沒,大眾焦點亦落在這位68歲的老人上。

但當宣佈裁決後,郭卓堅步出法庭向傳媒發言時,他旁邊一直站着一位年青人。這年青人不時用手輕搭郭卓堅的膊頭,眼神堅定。郭卓堅指司法覆核波折重重,幸得這年青人伸手相助,否則「係無得打嘅。」

被郭卓堅稱為「老友記」、「拍檔」的,是36歲的呂智恆。他是這場丁權覆核官司的入稟人之一。市民或許一時三刻想不起他是誰。他是社工,是神學院學生,是基督徒,曾經參選立法會、絕食、到羅湖橋抗議。「覆核王」曾表示,希望有下一代「接班」,繼續為公義發聲。這接班人,可會是呂智恆?

臨危受命成申請人 要有被恐嚇的準備

回到宣佈裁決前,早在2015年,郭卓堅已就丁屋政策提出司法覆核兼獲受理。惟因未有披露和解釋資產變動,被法援處撤回法援。呂智恆在去年11月加入,成為申請人之一,覆核才成功繼續。

臨危受命成「關鍵人物」。被問到當時參與的原因,呂智恆非常坦白:「唔想加入嘅原因其實更多。」郭卓堅的律師團體在預計郭有機會被拒法援前,已四出物色申請人,但一直不果,「問過哂可以問嘅人,好多人都唔肯參與。」

「我準備好畀人斬」

團體後來找上呂智恆,他也一度想拒絕。他說,丁屋政策申請人有機會面對恐嚇,很擔心連累家人安危,「好驚屋企人被人滋擾。」思量了三四天,他點頭答應律師團體,成為申請人,「我準備好畀人斬。」

司法覆核丁屋政策,會挑動鄉紳勢力的神經。他擔心家人被滋擾,多於個人的安危。(黃景洪攝)

曾出戰新界西直選 只得八百多票

呂智恆的知名度不算高,不算是「政治明星」,更有人當他是「怪人」。他在2016年成立新組織「蒞地基督徒」,參選立法會,出戰新界西直選,最終只得八百多票。不善包裝的呂智恆,很多人對他的印象留於「耶撚」,僅此而已。

但其實在之後數年間,他沒有停止過「公民抗命」。他曾在羅湖橋宣讀已故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的《零八憲章》,呼籲外界關注劉曉波情況,最終被深圳公安帶走。他又曾到台灣立法院外絕食多日,呼籲台灣人不要上當相信一國兩制,以免步上「香港逐一失去人權、法治、自由的後塵」。他又曾到英國駐港總領事館外進行絕食行動,反對高鐵一地兩檢方案。

呂智恆曾到台灣立法院外絕食多日,呼籲台灣人不要上當相信一國兩制。(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他表示,理解社會上對基督徒的批評,「不問世事,只會返教會。」他曾向教友分享不同性傾向的資訊,卻被移除群組外。「基督教強調包容與關愛,教會偏偏最冇關愛,好諷刺。」

信仰教他行公義,所以他始終認為,對的事一定要做,不要計較得失與輸嬴。「基督教叫呢啲做聖靈感知,即係大家所講嘅『良心』。」深怕說得太離地,他又急忙補充道。

他認為丁屋政策不公不義,會繼續上訴,及不排除落區宣傳廢除丁權。(張浩維攝)

劏房小孩 深感政策不公

所謂對的事,包括敢於面對不公政策與政權。

呂智恆小時候曾住劏房,家徒四壁,多次搬屋。年紀輕輕,他已不想讓人知道自己住在何處。同學們都愛在小食部買些零食,他在午飯時,只能一個人偷偷躲在洗手間內吃幾塊餅乾,甚至捱餓。生病了,更別奢望有錢可看醫生。

二十多年過去,他現年已36歲,家境也穩定了,但仍忘不了小時的窮困。「體會到一個人長期在困境下,見唔到希望。」他指,香港好些人沒有一屋之所,一出生便屈身在擠逼環境;但有一些人因為丁屋政策的「世襲制度」,可以不斷建屋,居住地方無限大。

他認為,丁屋政策不合理,對全港市民不公平,希望在能力範圍內出一分力,終答應成為司法覆核申請人。「因為會影響香港人好多、好多方面。」

呂智恆指郭卓堅是「王者」,佩服他一直堅持爭取公義。(張浩維攝)

自稱是傻人 佩服郭卓堅

從政的人說話總是冠冕堂皇,但呂智恆不時自嘲。他說,答應成為申請人,是出於一份愚蠢和傻氣。「醒目嘅香港人,會選擇有勝算先會做一件事;蠢嘅人,見到應該做嘅就會去做,唔會計較咁多。」

在呂智恆眼中,有一部分香港人是功利主義者,看到好處、勝算才會為社會付出。亦有一部分人,曾經付出,因為灰心而不再參與。而就公眾利益不斷挑戰司法覆核的郭志堅,便是少數中的少數。「香港人應該要感謝,香港仍有郭生咁嘅香港人,願意不畏強權,挑戰既得利益者嘅利益。」

傳媒主要向郭卓堅發問,到呂智恆發言,他首先感謝郭卓堅對香港的付出。(張浩維攝)

這一位68歲老人的「傻氣」,呂智恆認為十分可愛,「某程度上,佢係明知不可為而為之。」亦因為這一份「傻氣」,令他很快便答應成為這宗司法覆核的第二申請人。「見到一個老人家花咁多時間、心血,你會於心不忍。」

他和郭卓堅已決定就今次裁決,提出上訴。之後可能有一段長時間要面對官司,他說不怕,更不排除日後到丁屋集中的地區參選,落地提倡廢除丁權。「我唔係玩嘢,或者有新一代年青人會覺得政策唔合理,要同佢哋對話,真摰交流,可能佢哋會放棄既得利益,放棄特權,會去改變,對香港有良智。」

他不奢望今次的裁決,一下子能鼓勵香港人走出來爭取公義,但也希望未來有愈來愈多同行者。(黃景洪攝)

對自己、社會、上天交待

呂智恆提出的遠景,聽起來難以做到。但他說,以往美國黑人平等運動,亦有白人願意放棄手中特權。

由以往的社工身份,到現在是香港中文大學崇基書院神學院全職學生,他相信,生而為人,要有「人」的模樣,如同信仰上「神」的模樣,不行屍走肉的活着。「希望係漆黑環境,成為少少燭光,亦希望有更多人加入,成為更多嘅螢火蟲。」

或許新聞熱潮一過,沒有人記得他們曾經成功提出司法覆核,又或者,日後政策不會有任何改變。但他希望可以做到一直行公義,像郭志堅這般年紀,心中仍有一團火。「人到最後,要交待嘅係天上嘅掌權者,而唔係地下嘅人。」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