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田遊行】人道中立社運急救員 搶救暈倒CID 防暴警曾阻接近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沙田早前的大遊行戰況場面形同「四面圍城」,示威者和警方衝突夾縫中穿梭的急救隊,冀本着「人道中立」的原則東奔西走拯救生命。自發組織的急救隊成員阿明(化名)親述經歷「沙田戰役」後,回望多場反修訂《逃犯條例》示威,以至五年前「雨傘運動」,他深刻感受救援工作愈趨艱鉅,皆因警民撕裂越來越嚴重,「不但市民不信任警察,警察更不相信任何人,當警察以外的都是敵人」,即使有同僚受傷都不願急救隊員施救,而隊員亦需冒被捕風險踏上前線。他慨嘆,本港抗爭長路漫漫,作為施救者只能「不撤不散 」,以盼「護送不同身分的人平安回家」。

「上前救援要過五關斬六將」

反修訂《逃犯條例》示威浪潮達逾一個月,已由金鐘政府機關,蔓延至中環、油尖旺,再散落至屯門、上水和沙田等社區。7月14日由市民自發的「沙田大遊行」,警方大舉進攻多個商場圍捕示威者,造成「血濺新城市廣場」,引起全城震驚和爭議。不便露面的急救隊成員阿明(化名)形容,當日的救援工作尤甚艱鉅,「場面如同困獸鬥,上前救援要過五關斬六將」。

自發組織的急救隊成員阿明(化名)深刻感受救援工作愈趨艱鉅。(李智智攝)

阿明憶述,自發參選沙田示威集會的急救隊成員聯同固定隊友,多達80至90人,當中不少為醫護人員,以約8至10人為一隊,分散於沙田新城市附近多個「戰地」位置,最前線的成員亦自組人鏈,冀當有突發情況保護示威者,冀遊行以「和理非」完成。他稱,當日遊行原本是和平進行,但當下午約5時,警方和示威者於源禾路爆發衝突,首次發射胡椒噴霧後,令形勢開始惡化。

7月14日下午約五時,警方和示威者於源禾路爆發衝突後,於沙田鄉事會路及源禾路交界設下防線,與示威者對峙。(資料圖片/鄺曉斌攝)

不反對通知書晚上7時屆滿,警方於沙田鄉事會路及源禾路交界、源禾路近沙田大會堂以至瀝源邨內設下防線,與示威者對峙。原本示威者可沿担杆莆街和橫壆街,或經商場和沙田港鐵站離開,惟到晚上約8時許,大批持長盾的防暴警察突出現於偉華中心、希爾頓中心附近,沿沙田正街往担杆莆街、橫壆街方向推進,期間沙田港鐵站多次傳出關閉,令示威者退回新城市中心、沙田大會堂及源禾路一帶。後來,多批警員、防暴警察大舉進攻好運中心、沙田廣場、沙田中心和新城市廣場,驅趕示威者。

「當時到處出現火頭,警方包圍示威者,變相引發更多警民衝突。示威者想走又走不到,迫大家在新城市廣場中庭困獸鬥」,阿明無奈地說。

便衣警突然嘔吐暈倒

更令阿明意外是,警方連急救隊亦不信任。他想起,在兵荒馬亂之下,急救東奔西走搶救傷者,期間他們在沙田廣場鱷魚恤附近位置,遇上一名便衣警員大叫胸口痛,突然嘔吐和暈倒,原本急救隊打算上前拯救,但防暴警察隨即「一字」排開,禁止任何人接近。

「當有同僚出事,警方就變得焦躁不安」。阿明稱,當時那名警員的呼吸和心跳微弱,情況危急,他們只好安撫警員,「我們要不斷強調只是急救員,不是示威者,我們不想警員出事。之後『雞仔餅』(警長)扯我進去,叫我『入去啦』」。

在沙田反修例示威中,有多名警員受傷,包括有一名便衣警員受傷倒地,其後腦受傷流血。(資料圖片/蔡正邦攝)

商場奔走撲AED機

阿明稱,施救過程中要小心翼翼才能獲警方信任。他說,由於當時有需要AED機施救,故要剪開傷者衣服,「當時他的腰帶有槍和警棍,我們立即叫警員拎走以避嫌。後來雖然由救護車及時到場救走警員,但警方眼見我們四奔商場撲取AED機,才慢慢釋出善意,相信我們救人為本」。

「種種事件反映不但市民不信任警察,警察更不相信任何人,包括急救員和記者」。阿明曾於五年前參與「和平佔中急救團隊」,回看一場場反修例示威的救援過程,對警察敵視示威者的心態愈趨強烈,「如似電視劇集《降魔的》,他們當警察以外的都是魔,而他們是降魔伏妖,在示威中見人就打」。他稱,以往警方都會為急救員開路救人,「又給予界線,這裡警方會保護我們,否則越線就當我們是暴徒,直至有CASE(事故)才放我們出去救人。」惟現今情況截然不同。

記者受傷 警一度阻急救

在「新城市戰役」中,阿明稱有電視台記者被傷及右手,警方一度阻止他們急救,更稱「這裏無需急救員」,直至他們確認記者身分,又不斷要求開路救人,才讓人施救。他憤慨續稱,無法忘記一名女示威者在好運中心的電梯被白衣軍裝警員扯下來,之後暈倒,警方竟拒絕急救員支援,稱「這裡只有抗爭人士的警察,沒有急救員」。

「當時我都很憤怒,很想告訴他們,不少受傷警員都是我們救的,如果不是我們擋着不威者,大家都是兩敗俱傷」。阿明稱,由於救人心切只好沉住氣,說服警方「絕不會隨便救走傷者,不會阻礙警方行動。為何不等一分鐘讓我們先救人呢?」他指出,警方阻礙救人行徑,如早前金鐘示威中在救護車上強行拉人拘捕般,令人神共憤,「是否警方已覺得打倒了人,流血收場就是嬴呢?」

阿明認為示威者「紅海」讓路救人場景盡顯港人的愛心。(資料圖片)

在互不信任的情況下,阿明透露不少急救員需冒被捕和受傷的風險救人,已有多名前線急救員已被控因「非法集結」,他亦預視未來的社運救援工作愈趨艱鉅,皆因「政府定性在抗爭運動出現都當是暴徒」。

不過,阿明說堅持救援工作的是香港獨有的「獅子山下打不死精神」,「紅海」讓路救人場景盡顯港人的愛心,「大家都是為香港未來努力」,故作為施救者,曾為醫護界一員,更「不能獨善其身」,心存重大使命感「不撤不散 ,救急扶危」,以「人道中立」為本盼「護送不同身分的人平安回家」。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