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綫新聞】一位前線記者的心聲 為爭取報道出街淚灑有誰知?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反修訂《逃犯條例》社運風波牽連甚廣,無綫新聞亦成眾矢之的。示威者批評TVB報道偏頗、戲稱為「CCTVB」,近日多場示威中,TVB記者及採訪車更屢遭騷擾。

TVB前線記者阿美(化名)直言身心俱疲,不諱言「TVB新聞光環早已墜落,淪為過街老鼠」,禍根來自高層重重壓迫。她慨嘆,在這場社運中,不但是市民在抗議社會不公,其一眾前線記者同樣在機構體制中,努力爭取最大的空間,「當人人唾罵我們新聞偏頗,有誰願意知道,我們為一單新聞出街而灑淚冒險?」

有前線記者在公司內據理力爭,在街上成為示威者「出氣袋」,最令他們氣憤是公司漠視前線人員的人身安全,「大部分前線記者均未獲發足夠的保護裝備,就連頭盔、豬嘴(防毒面罩)都要同事之間輪流用」。她坦言,公司士氣低落,有記者日前請辭。

「無綫新聞是是旦旦」、「做X都好過做TVB」、「罷睇TVB」,一連串反TVB新聞報道的聲音在反修訂《逃犯條例》示威浪潮中,成為焦點之一。示威者不滿無綫新聞偏頗,繼包圍記者和採訪車外,更於早前沙田遊行中將行動升級,無綫電視有攝影師及記者採訪遊行時受襲,兩部新聞車夜間遭人破壞;另發起包圍TVB總部及其活動的行動,導致部分宣傳活動被迫取消,亦有人要求廣告商抽起該電視台廣告。

「TVB新聞光環早已墜落」

「事實上,TVB新聞光環早已墜落,淪為過街老鼠。」不便露面的TVB前線記者阿美(化名)近來飽受社會的種種唾罵,最令她難過是社會無人願意了解前線苦況,更無人願意聆聽他們一直在「高壓統治的機構」中據理力爭,盡力作全面平衡報道,又不違言:「我贊成抽起公司廣告,我會很開心。」語畢,她娓娓道來近日工作。

TVB新聞部過去多次就記者採訪時受阻發表聲明,包括就沙田反修例示威中記者受襲事件表示,「嚴厲譴責暴徒襲擊本台正進行採訪的攝影師及記者」,批評對方「粗暴干預採訪自由」,已要求警方「緝拿暴徒歸案」。至於新聞部的士氣低落,記者曾致電有關主管了解,截稿前未獲回應。

九龍灣「連儂牆」義工被一名中年男子連打13拳。(網上影片截圖)

阿美說,最震動整個新聞部事件之一,要數到7月11日發生的九龍灣連儂牆跆拳道黑帶義工被連打13拳。她說,當時該義工受襲片段,被主管高層以「不能使用得網片、當中欠前文後理」為由拒絕使用。及後,多名記者在社交群組向高層「極力」爭取,強調「既然公司立場要譴責暴力,不但要譴責反修例示威者的暴力,都要譴責向示威者施暴的人」。

「大家都搏到盡,很多東西不是我們可以控制」

她透露,記者為爭取播出機會,不但向PPRB(警察公共關係科)查詢,亦向當事人取片了解情況。據悉,兩位採主級中層,向新聞部主管電視廣播有限公司助理總經理(新聞及資訊)袁志偉(「花哥」)爭取播出義工受襲片段,及後淚灑新聞部。「當時午間和1830新聞時間只可讓播出『懷疑有義工被打』,Footage(片段)要用連儂牆畫面,直至晚上11時的新聞時段才成功爭取播出義工被連打13拳的片段」。她無奈說:「大家都搏到盡,很多東西不是我們可以控制」。

當大家都罷看無綫,就更少人知道前線記者曾幾經努力,施盡方法播出全面報道
一名TVB前線記者

示威者聲音 大台Main Cast被河蟹

過去網上瘋傳截圖,質疑TVB新聞偏頗,包括6月底金鐘示威阻塞龍和道的報道,被指刪去的士司機支持示威者的言論。阿美稱,當時原本報道將的士司機的受訪內容全面如實呈現,包括「支持示威者」的聲音,「但往往是24小時新聞台有播,只是到晚上大台(翡翠台)的Main Cast整合了,那單新聞最後只變成RVO(即主播簡述事件),真是莫名其妙」。她解釋,Main Cast是主管和新聞總監主場,當中新聞由「他們親自監督,說了算」,「當大家都罷看無綫,就更少人知道前線記者曾幾經努力,施盡方法播出全面報道」。

7月1日示威者衝擊立法會當日,無綫新聞播出示威者標示「勿動圖書館或文物」的畫面。(無綫新聞截圖)

阿美憶想起,7月1日示威者衝擊立法會當日,同事拍攝到示威者取飲品時付款,以及標記「勿動圖書館或文物」的畫面,但上司最終以「覺得不重要」而拒絕播出,但同事仍未有放棄,找來立法會議員葉建源,經他口講述,才成功播出畫面。她又說,立法會議員鄭松泰被「老屈」親自帶隊衝擊立法會,「是拜某高層所賜,那天只因對方一句『2樓有狗』就硬砌」,還叫一位前線同事VO(旁白),或令人誤會是那名記者所為」。

早前沙田反修例示威中,有TVB記者跟隨遊行隊伍走至沙田鄉事會路斜波位置,拍攝期間遭遊行人士高舉標語,並跳高以標語遮擋鏡頭。(資料圖片/洪嘉徽攝)

因公信力已失卻,不相信就是不相信
一位TVB前線記者

「公信力已失卻,不相信就是不相信」

對於公司立場傾「藍」,阿美坦言無容置疑,「撐警要撐到底以及要強烈譴責示威者暴力」。她對此甚惑不解,又稱有在示威者衝突發生後,播出警察工會聲明譴責暴力是「例牌」,「不過有部分採主,為迎合花哥口味,要求盡出幾個警察工會聲明譴責,加重示威施暴場面」。

不過,她說與同事都盡其所能呈現平衡報道,「如警察協會一定會加民主派,平衡兩邊聲音」。她又舉例說,在沙田反修例示威中,盡量呈現所有拍攝到畫面,「包括我們都有播放示威者被多名警方按壓在地上,衣物被扯至赤身露體」。她明白或有人質疑「為何警方最暴力的畫面無播出?」她坦言當時兵荒馬亂,人手能力所限,有些畫面未有拍攝到,「但要達到大家心目中的『公義』,總會都有難度」,又嘆說:「因公信力已失卻,不相信就是不相信」。

無綫新聞車在採訪沙田反修例示威期間遭破壞。(無綫新聞截圖)

「豬嘴」都要同事之間輪流用

更令名阿美氣憤是公司漠視前線人員的人身安全,「我們因為公司的立場變成被出氣、圍剿對象,在衝突現場採訪,但過去由於高層判斷失當,錯估運動發展形勢,大部分前線記者均未獲發足夠的保護裝備,就連頭盔、豬嘴(防毒面罩)都要同事之間輪流用」。直至昨訪問當日,她才接獲通知,部份記者會獲發一頂頭盔及背心一件,但頭盔只有12個。

有網民發現TVB記者在採訪沙田反修例示威時無咪牌,身穿HKAAA反光衣。(無綫新聞截圖)

近日網民熱議無線記者採訪時無「咪牌」和公司標誌,又嘲笑記者蘆儀身穿HKAAA(香港業餘田徑總會)反光背心出外採訪沙田示威。阿美解釋,HKAAA背心是幾乎是行家必備,「不少記者都會穿著,主要作用是方便記認記者位置,並非有心隱瞞」。據了解,蘆儀當時因裝備不足,攝影師取出該件背心給她穿上,亦由於急於「做扒」,沒有太多考慮,又嘆言「我們知道自己過街老鼠,一出去採訪會可能被打,但我們不可以就此放棄示威者聲音,為免採訪遭受騷擾,這是無奈的決定」。

「既然要支持新聞自由,襲擊新聞工作者是否可取?」

她認同早前無綫前記者呂秉權接受傳媒訪問的分析,港人對TVB的不滿是日積月累,由六四事件的「冷處理」、雨傘運動「七警事件」以至今次反修例運動。不過,在今次示威浪潮中,社會開始積存一股仇恨,「既然警察打人無人性,為何會為示威者圍打警察而鼓掌?既然要支持新聞自由,襲擊新聞工作者是否可取?」她亦擔心,「TVB是原罪」,「某機構才是記者」的想法會扼殺本港多元聲音,形成「惡性循環」,「市民不受TVB訪問,變相令一單新聞少左一把不同聲音」。

無綫新聞部攝影師在6月27日在禮賓府外採訪示威者時遭示威者阻撓,該名示威者事後道歉。( 資料圖片/鄭子峰攝)

發放危險工作額外津貼「計到盡」

「有哪個記者希望淪落至此?」阿美嘆說新聞部士氣低落,不少同事受情緒困擾,惟公司高層就只似警察般,辦「打氣大氣大會」和送生果籃,而非開會了解前線困境作出檢討。她不恥公司對前線員工「計到盡」,「聲稱為顧及前線工作安全,發放危險工作額外津貼,但分核心範圍內外(分別1000元和500元)。以金鐘示威為例,龍和道屬核心內,但在天橋就屬核心外。」

加薪不忘提示:大家要更乖乖的配合採主的調動及指示

近日,高層為稱為重振士氣,考慮8月加薪,5年年資以下加薪一成,5年年資以上按表現加薪,「但只限記者,攝影部和採主級都無份。還要強調『大家要更乖乖的配合採主的調動及指示』」。她續力斥公司的做法反如設下陷阱,令操控「變本加厲」,而社會的指罵呼聲亦會更高,「他們只會更憤怒,好似警察過份施暴反而有人工加,我們受辱罵都是人工包埋」。

「七警事件」報道中,高層被批刪除「拳打腳踢」字眼,引起記者聯署抗議。(無綫新聞截圖)

有骨氣的人大部子都走了,老臣子又不出聲,只有幾位稍有資歷的人守着
一位TVB前線記者

不少人會問,為何TVB新聞部不再如雨傘運動般發起聯署抗議和總辭?阿美坦言「有骨氣的人大部子都走了,老臣子又不出聲,只有幾位稍有資歷的人守着」。對比當年花哥親自命令刪改「七警的拳打腳踢」,但今次高層的手段更高明,「不再直接無刪內容,而是事前指定方向,加多些撐警元素和比重,又利用24小時新聞台就美其名讓記者的新聞播出」。

資深記者臨別贈言:市民才是新聞的主角

阿美稱其實與部分同事早已萌生去意,惟現實生活問題,暫拿不出離開的勇氣,加上公司在行內聲譽逐漸下滑,「過去一個月寄出的幾封求職信,無一封有回音」。她又指出,記者要找到相應年資和類型的工作不易,「本身香港新聞機構少,職位少,人工低,可以選擇根本不多」。

她最後談及,在無綫工作11年的兼任中英台記者龍惠榆日前辭職,離忘她在離別電郵中提及「新聞總不能只有這些人的聲音,總不能在咪兜等幾小時,讓他們施捨幾個Bite就出一條。在不同議題上,市民肯定有很多想法,他們才是主角」,寄語公司「希望繼續聽到他們的聲音」。 

TVB新聞部曾就記者受襲事件發表譴責聲明。(資料圖片)

嚴厲譴責暴徒襲擊本台正進行採訪的攝影師及記者
TVB新聞部過去發出的聲明

TVB新聞部過去多次就記者採訪時受阻發表聲明,包括就沙田反修例示威中記者受襲事件表示,「嚴厲譴責暴徒襲擊本台正進行採訪的攝影師及記者」,批評對方「粗暴干預採訪自由」,已要求警方「緝拿暴徒歸案」,又稱過去已曾多次被示威者阻止拍攝,強調會「一如以往無畏無懼,客觀中立報道新聞,並且繼續提供多角度的現場直播。」至於新聞部的士氣低落,記者曾致電有關主管了解,截稿前未獲回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