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步人生路】歷中風險失老伴 長者夫婦拍婚照:愛情要包容

撰文:黃文軒
出版:更新:

65歲的陳太揭起簾幕,換好婚紗徐徐向81歲的陳生走來。坐在旁邊的陳獎明一督見太太,眼珠子都瞪得圓了,嘴角不禁向上揚。她從未穿過西式禮服,身上一襲低調銀色婚紗,短髮頭頂披着一件如霜的薄紗,頭紗把她的頭髮也染銀了,她笑得露出牙齦,「好開心,但我不懂得形容。」
兩人手挽手並肩在紅毯姍姍而行,踏上台階,陳獎明接過司儀遞來的咪高峰,向台下眾人分享結婚45年來的夫妻之道,「我們做了這麼多年夫妻,幸好沒有什麼大風波,一直夫妻和順,最重要互相包容。」
攝影:黃寶瑩

為了讓長者創造溫馨回憶,或彌補他們年輕時沒有拍攝婚照的遺憾,一眾義工上周六(7日)為近30對長者拍攝婚照,讓照片見證他們山盟海誓的愛情史。陳獎明及其太太龔少華是其中一對出席的夫婦。一頭摻着幾撮銀色短髮的陳太,坐在化妝品擺得琳瑯滿目的桌前,一旁的化妝師,則忙著在她肌膚上塗抹些脂粉。坐在對面的陳獎明盯着太太,總是移不開視線。

夫妻結婚四十多年,對方都說是頭一次讓人化妝,陳獎明說:「感覺幾有趣!」

偷渡來港成相遇開始

「預備,一、二,三!」鎂光燈咔嚓一聲,攝影師拍下了他倆頭髮花白、穿着禮服,互相挨近的婚照。不過先讓鏡頭先倒回1962年。

陳太從未穿過西式禮服,身上一襲低調銀色婚紗,短髮頭頂披着一件如霜的薄紗。兩人並肩,擺起心心手勢拍照。

陳獎明記得,那年他隻身一人從廣州偷渡來港,為了生計,他試過在街市宰雞鴨,打過各類散工,只為了養活留在內地的母親及妹妹。當年他在香港還沒有一處真正的家,夜裡找某地一個樓梯口,或者屈身車斗裏入睡。後來陳獎明成功投考消防員,月薪600元,才得以在旺角通菜街租住一個只足一人翻躺的床位。

男方工資比女方低 家人反對來往

在距離通菜街七公里以外的牛頭角,住着年輕時的陳太。那時別人不喚她陳太,她叫龔少華。陳獎明屋主的奶奶是她的鄰居,見龔少華年輕貌美,便牽起她與陳獎明的紅線。但33歲的陳獎明遇上18歲的龔少華,劇情如像粵語殘片般展開──母親強烈反對兩人來往。

當年正值香港紡織業的黃金年代,龔少華中三畢業後,跑到毛線衣廠當縫紉女工,一個月的工資下來上千元,是陳獎明的一倍有多,就連親戚也閒言,「好多人都看不好我倆,覺得他做消防人工低,年紀又大。」但龔少華偏不聽,第一次戀愛便認定了陳獎明,「第一眼見到他,第六感便覺得他幾老實......哈哈!」

「做夫妻要一凹一凸」

最後父母始終敵不過女兒,放手將龔少華交給陳獎明。陳獎明帶着她跑遍全香港,不過窮小子只能盡挑些便宜的玩樂去處。兩人挽手去過元朗錦繡花園、美孚划艇,還有荔園,只要和他在一起,龔少華都說好。當消防員的陳獎明身材魁梧,遇上不公事容易抱打不平,有在遊樂園賣票的人態度囂張,他看不過眼便出言教訓,「繼而動武!」龔少華不忙補充。陳獎明倒過頭來戲謔太太,「她怕事呀。女性最緊要有安全感,有男人在旁邊頂住就好開心。」龔少華在一旁聽畢,只懂笑笑。

為家庭打拼半生

「我是這麼窮,又大年紀,你嫁不嫁我?」戀愛一年多後,因為陳獎明拋出一句,兩人便在旺角酒店成婚。在脫下裙掛後,兩人生活又重新回歸平淡。他們租住板間房過活並誕下一子,直至後來陳獎明獲派葵盛西邨,再有三名兒女陸續出生。為了家庭,兩人再次四處拼搏,龔少華重新到電子廠上班當女工,陳獎明亦奮不顧身,「消防員做一天放一天假,他便趁放假的日子走去做包裝,下班回來吃過飯,又走到港島打亮酒樓招牌,他那時候好瘦,臉都凹了下去。」陳獎明淡淡然搖頭,「為了錢沒辦法。」

兩人當年在旺角酒店成婚,龔少華在婚禮上穿起過裙掛。(受訪者提供)

中風後曾試過拔喉欲死

勞碌半生,辛苦賺來的錢成功把四名兒女都送進大學去。兩人頭髮褪成白色,以為終能享福,怎料死神一度找上門。陳獎明66歲的某一天,突然中風昏了過去,醒來後左半身癱瘓無法動彈,躺在病床上,口水在嘴角邊無法自控地流。當醫生的大兒子眼見自己無能為力,眼淚也止不住地湧出來。威風半生的陳獎明受不住打擊,一下子從高峰跌到谷底,一度把氧氣喉拔過來想求死,最後姑娘及時阻止,陳獎明才活了下來。

陳獎明出院後,大兒子馬不停蹄為父親找資料、出謀獻策治病,枕邊人龔少華則嚇得失魂落魄。但從死神中搶回丈夫,她不得不打起精神來,獨自推着丈夫走過大大小小的診所進行復健,一心只望他好起來。陳獎明能重新走路後,再輪到龔少華倒下。她去年得知自己有輕度認知障礙,陳獎明打趣地說,「我死了,她沒有救生圈,我永遠都愛她,要照顧她。」

陳獎明曾在2004年中風,一度無法重新走路,後來得兒子四處尋醫下,成功令父親再次能活動起來。

並肩漫步人生路

曾經癱瘓過,陳獎明左邊耳朵聽力變差,說話經常要重覆數次方才聽到。訪問期間,龔少華總是重覆記者的問題,靠頭傾向陳獎明身邊耳語轉達。記者問,現在兩人還會說我愛你嗎?龔少華急忙耍手擰頭,「他哪裡懂!這個人好老粗。」再如反射動作般,轉過頭向丈夫重覆。陳獎明聽畢馬上反應,一手擁着妻子的頭,又嘻嘻笑道:「少說點(我愛你)好!講太多會寵壞。」

兩人相互陪伴對方走過人生四十七載,還有三年便成金婚。龔少華想用鄧麗君一首《漫步人生路》,來概括他倆的故事。

兩人相互陪伴對方走過人生四十七載,還有三年便成金婚。龔少華想用鄧麗君一首《漫步人生路》,來概括他倆的故事,「在結婚最初的十年,每年的結婚週年,我都會打去香港電台點《漫步人生路》,叫他要留意歌詞,十年之間也播過三次的。」為什麼是這歌?「大家都老大不小,他照顧我,我又照顧他。希望大家身體健康,可以漫步人生路。」脫下婚紗、拍過婚照,兩人笑鬧步出禮堂,挽手渡過餘下日子。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