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例風波一周年】落選建制莊豪鋒跨越選區服務 聆聽年青人聲音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在反修例浪潮之下,去年的區議會選舉出現「變天」,民主派在全港奪得逾85%議席,打破了過去由建制派壟斷議會的局面。事隔半年,一眾落選的建制派成員並未從此銷聲匿跡,當中有人積極在網上拍短片論政,也有人調整策略,轉戰其他地區。

為天水圍盛欣選區參選人之一、實政圓桌幹事的莊豪鋒,近日在新界東多區亦不時見到他的身影。數年前初涉地區工作,偏偏遇上百年一遇的政治風暴,他表示,區選落敗有不甘心,但仍希望趁尚算年青,繼續「保持團火為社會做事」。 疫情之下,他每天都會在街上派發口罩,而由新西轉戰新東,除了是因應居民求助,亦可以由一條超級單車徑、一些遲遲未完成的鐵路工程說起。

去年舉行的區議會選舉中,投票人數超過294萬人,民主派在全港奪得逾85%議席。(資料圖片/張浩維攝)

去年11月舉行的區議會選舉中,整體投票率為71.2%,投票人數超過294萬人,兩者均創下歷史新高;而民主派在十八區區議會中,其中十七區都贏得過半議席。在元朗區議會中的新選區「盛欣」,當時共有5名候選人出選,最後由區國權以3,530票當選,莊豪鋒則以1,195票排第3名落選。

Mark指,在社會運動之下,市民為向政府「表態」,投票時相對未必重視地區工作。(呂諾君攝)

修讀電子及通訊工程出身、原本開設IT公司的莊豪鋒(Mark),在選舉前約1年半開始將公司業務交給拍檔,全職投入地區工作。他憶述,踏上從政之路是受到田北辰啟蒙,「最初認識係向佢請教商業上一啲處理方法,後來先知道原來除咗商經範疇,佢仲好關心社區弱勢」。Mark指,當時自己仍是30出頭,既然有平台,就想趁還年輕全情投入作新嘗試。當時「天盛」選區的區議員為實政圓桌的陳思靜,其後因應屏欣苑入伙,政府新設「盛欣」選區,Mark因此順理成章的選在新區「盛欣」落戶。

「現時IT行業機會好多,隨時都可以返去。但做地區工作,就需要幹勁同熱誠。」
莊豪鋒

盼推動政府制定未來青年政策

「當時都唔知會有咁多人爭。」Mark說,初時只預有1至2個對手,出現5名候選人是始料不及,但資深如其黨友田北辰也在荃灣愉城選區落選,他認為必然是政治氣候所致,「(落選)當然好失望啦,我哋都好希望用實際政績令居民支持我哋。」Mark稱,大量選民將投票視作向政府的表態,雖然不甘心,但敗選後未有返回「老本行」,反而繼續服務地區,「現時IT行業機會好多,隨時都可以返去。但做地區工作,就需要幹勁同熱誠。」他又指,在此2年之間發現年青人的聲音一直被社會忽略,因此希望繼續落區聆聽更多年青人的聲音,認為可協助政府制定未來青年政策。

超級單車徑連繫新西新東

因應新冠肺炎疫情和社會運動持續,Mark指,在新界西之外,辦事處也收到很多新界東居民的求助,又指兩區其實也有不少共同議題可將之聯繫起來,例如是屯馬線、北環線的通車進度,以及是討論了超過10年的超級單車徑,「疫情時好多市民對密封式交通工具都有戒心,多咗人踩單車返工,所以都有好多人問起超級單車徑」。政府早於2008年提出興建一條貫穿新界的超級單車徑,由深井、屯門一帶連接沙田、馬鞍山等地,惟提出逾10年,單車網絡仍如「斷橛禾蟲」。Mark指,工程本來預定今年內就可完成,但到了現時仍無聲氣,過去2星期他亦就事件聯絡民政事務局,與不同部門跟進單車徑的進度和時間表。

無辦公室無樁腳 流動街站派口罩

採訪當日,記者跟着Mark在將軍澳派發口罩,他表示,在新界東沒有辦公室,也沒有友好的「地區樁腳」,因此只能做這類流動街站,近數月來,街站在沙田、大埔等地每日都會派出約1萬個口罩。雖然疫情稍見緩和,但當日所見,短時間內街站已出現人龍。Mark指,平日零星也有反對人士會投以不友善眼光,或是做不禮貌手勢、出言謾罵數句,「唔算好多,大部分知道我哋路向嘅都唔太抗拒。」他表示,在現時政見不同者如「仇人」的局面,他作為「溫和建制派」的其中一員,希望「有商有量」、緩和氣氛,「當社會咁撕裂,係需要香港、北京都信嘅聲音,至少唔會係太大抗拒,先可以帶香港走出嚟。而我哋相信香港市民都好理智」。

問到未來是否計劃參選新界東立法會或下一屆區議會選舉時,Mark只表示,現時仍未有實際目標 ,「一年之間都發生咗三件大事,變化太多,所以都未知會點。」他又指,在社會運動之下,作為溫和的建制派,他認為社會需要「香港信、北京也信」的聲音,才能走出困局。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