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深水埗信興酒樓年底結業 老店不敵新招牌規定及時代轉變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屹立深水埗80年、成為當區地標的信興酒樓,將在12月29日結業。酒樓一幅巨型霓虹招牌,數月前因不符合屋宇署新的建築規定被拆走。其實酒樓內很多舊式裝潢和設計亦日久失修,難再翻新,令家族幾代人重新思考經營模式。第四代太子爺羅梓洋(Dalton)說,老酒樓多年人情味和感覺不變,卻難以保留,唯有把拆剩的另一面招牌,以及檯凳等陳設,送進博物館,相信一代酒樓文化是港人集體回憶,希望能永留大眾心中。

信興酒樓的兩面霓虹招牌是深水埗地標,如今拆剩一面,熟客街坊大嘆可惜;結業後將送到西九視覺藝術博物館M+。(潘思穎攝)

羅氏三代很少聚首酒樓,這天通知員工結業消息後,一同吃晚飯;父子互相戲稱上一代「老細」,Dalton(中)笑說自己有兩個老闆。(林可欣攝)

11月16日下午Dalton與祖父和父親聚首酒樓,跟員工宣佈結業的事。「持牌人年事已高,體力不勝應付業務,做埋下個月就唔做喇。」Dalton對外、對內也如此跟街坊和員工說。他數月前從美國回港,協助處理招牌被清拆的事。酒樓一幅樓高四層的霓虹招牌,當年沒入則申請及不符屋宇署新的工程尺寸《建築物(小型工程)規例》規定,6月已被拆卸,埋葬堆填區。

招牌被拆是家族決定結業的導火線,還有酒樓內的裝備和格局,當年同樣沒經過工程精密計算,經年累月漸不合用。Dalton舉例,洗手間、天花木等裝設,很多屬舊式工程設計,陸續損壞,難以完全修復,令家族開始思考:「今年酒樓特別多嘢壞,要用好多時間和金錢修理。我們是否要繼續做落去呢?係咪是時候退下來呢?」

酒樓牆紙當年選用美國材料,至今有些部分須小修小補,另一角的天花木條塌下,需要作暫時修整。(林可欣攝)

酒樓多間洗手間皆是舊式設計,格局限制令衛生情況難以改善,Dalton笑說:「廁所好經典!」(林可欣攝)

酒樓1936年在一座戰前樓宇的地舖開業,該唐樓於1950年代拆卸重建,重建後酒樓遷回原址繼續經營。Dalton解釋,酒樓若要翻新,部分位置例如洗手間,需要重新入則再裝修,過程繁複。酒樓牆身當年選用美國牆紙、香港製造的不銹鋼牆壆,一檯一凳亦已使用逾60年。「現時很難再找到這些物料和檯凳,如果再裝修或買新的,感覺已不一樣,這就沒意思了,我們不想扮懷舊和復古。」

酒樓還有另一面招牌,Dalton透露西九視覺藝術博物館M+有意接收;文化博物館亦有興趣收藏酒樓的檯凳。

Dalton近月找來攝影師朋友為酒樓陳設和物件留影,並掛到酒樓不同角落,讓客人緬懷。(潘思穎攝)

酒樓檯凳已使用逾60年,Dalton笑說比自己還「年長」,文化博物館有意收藏。(潘思穎攝)

幾代老闆勞碌半生 生意愈加難做

走入這家老酒樓,裝潢和氣氛確像時光倒流上個世紀。酒樓歷經三代人,從1930年代,附近碼頭工人和苦力都來光顧,至1990年代客人來魚翅撈飯、擦鮑魚,「今天的人只來坐坐飲茶,客人幾乎是中老年男人,清晨便來嘆茶、吃點心,之後閒坐一個下午,天黑才歸去。」在旁的羅老先生說,如今深水埗人,多住劏房或經濟拮据,負擔不起酒樓的高消費。他現是酒樓持牌人之一,大半生為酒樓勞碌打理,快不做了,萬般不捨。

88歲的羅老先生至今不時到酒樓幫忙,習慣親力親為,即使步速和動作緩慢,仍堅持為客人拉椅子、沖茶。「阿爺覺得自己還有能力,就想繼續做間酒樓,不願結束家族的心血。」孫兒Dalton說,決定結業是家族商議的共同決定,「最後說服阿爺的一句話是:『何不在酒樓80周年,這值得紀念的時刻結束,讓大家都記住最美麗時的回憶?』。」

Dalton的60歲父親同樣半生協助打理酒樓,眼見飲食業愈來愈難做,這些年也覺得辛苦,常憂心生意和營運狀況。酒樓晚上11時打烊,凌晨2時已有點心師傅上班,準備翌日開市,樓面或廚房各大小問題,都要老闆解決處理。「忙了多年,這裏唔做,我就去旅行!很久沒去玩,很多朋友都說好難約我!」

Dalton說酒樓結業,客人、伙計和陳設一切都是珍貴回憶。(潘思穎攝)

酒樓裝潢屬上個時代,入內像時光倒流。(潘思穎攝)

老酒樓營運「沒公式」 難以變革

酒樓至今仍以人手入單和結算等傳統營運模式,不時有人「走單」不付錢,或趁搭檯,借機免茶錢;酒樓亦沒一套嚴謹營運規劃,計算營運成本和收入。在美國修讀餐飲與款待學的Dalton說:「這裏的運作模式,沒公式可依,是不符飲食業那些專業經營系統,要改變好難,我都不知要怎樣變。」

Dalton知道,若改變酒樓經營模式,老酒樓的人情味或不復再,他因此與家人不願變革。「熟客與伙計的深厚關係難得,有人慣了每天來跟阿姐大聲嘈,唔嘈唔舒服!」員工都是老臣子,有掌櫃20歲來打工,做到抱孫、成為太公,仍在酒樓。說起酒樓趣事,伙計都瞇起眼笑說,「喺度做,好開心哈哈,老闆都好好!」若酒樓結業了,做樓面十年的英姐苦思數秒:「老闆怎決定都好,我就休息下。」

負責收銀的堯姐喜歡到酒樓開工,笑說老闆都待員工很好。(潘思穎攝)

下午時段,客人仍坐滿半間酒樓聊天吹牛。熟客林伯這天帶兩個老友來歎茶,整個下午在聊社會與國家大事。他們自言喜歡這種「老式」感覺,卻慨嘆:「如果沒有這裏,我們便到別家,時代不斷變,淘汰舊店舊物,無辦法啦。」

酒樓下月29日下午5時拉閂,與客人和街坊話別。Dalton說,定居外國多年的家族成員也將回港,一同見證這歷史時刻。近日他將通知供應商,並設計茶葉紀念套裝,盼酒樓永留客人心中。

酒樓結業,老闆與家族成員近日將設計茶葉紀念品,包入自家調配茶葉,讓街坊和客人日後仍飲到這些獨特的味道。(林可欣攝)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