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場誌】撼贏西九龍 長沙灣天悅勝在平租、就腳 潮變卡迷天堂

撰文:鄭秋嬋
出版:更新:

並非所有中型商場都如匯景般幸運,10多年來都有一定的人流。長沙灣天悅廣場則經歷了高山低谷。旁人眼中的「死場」,在小商戶及熟客眼中卻是寶地。
細窄的店舖,方形的桌子,20歲出頭的男生們圍着坐,人人手上拿着卡牌在對戰。戰場上沒有烽煙,頂多鋪着軟墊(用以減低遊戲卡的損耗)。陣局中,顯現的魔法或超能力,在片刻間無聲地廝殺。像賭場的格局,賭的卻是粉色系少女的攻擊力或生命值。
逗趣的畫面、一般人難以理解的樂趣,在周末的長沙灣天悅廣場(下稱:天悅)比比皆是。
攝影:江智騫、羅君豪、曾梓洋、鍾偉德

長沙灣天悅商場雖然名氣不敵同區的西九龍中心,卻因租金便宜而成為遊戲卡迷的天堂。

這個位於元州街的商場,開業至今24年。殘舊簡陋的環境,平日冷冷清清,普通人經過大概會以為是日久失修,早已遭人遺忘的「死場」。事實上,這裏不但「不死」,近幾年還成為了遊戲卡迷的勝地,周末的人流甚至能將商場擠個水洩不通。

24年牛仔褲舖:天悅曾經很新潮

牛哥牛嫂選擇落戶長沙灣,在天悅廣場內賣過千元一條的名牌牛仔褲,因為當初分析過區內情況,他們說:「這區多舊樓,很多是父母一輩供的。傳到年輕一代,自然少了經濟壓力,更有能力花費。不要看長沙灣是個舊區就以為人們一定很窮,他們的消費能力不比住其他區的人差,你看看夜晚的食肆就知道,他們常常落街食飯,很捨得使錢。」

因為天悅的租金便宜,給了遊戲卡舖生存空間。一些稍為受歡迎的商場,業主一加租,遊戲卡店捱不住就要搬走。
牛哥
聊起牛仔褲,牛哥侃侃而談,很有耐性地解釋不同牛仔褲的種類。

天悅於1992年開業,當年的長沙灣至深水埗一帶沒有什麼商場,牛嫂說:「天悅剛開業時人流很旺,很多店舖都裝修得好靚。」當時,夫妻倆在商場內開了兩間舖,分別賣貴價名牌牛仔褲及賣廉價雜牌牛仔褲,全盛時期聘請了4個售貨員。

天悅不是什麼知名的商場。提起深水埗區的商場,很多人只對西九龍中心有印象。但在西九龍中心出現之前,這裏是區內的潮流集中地。

牛哥牛嫂算是見證天悅的改變。他們說:「遊戲卡舖愈來愈多是近幾年的事。這麼多年來,其實都差不多,什麼類型的店舖都有。比較特別的話,也開過幾間賣甲蟲的店。」

客人買的牛仔褲要改長短,牛嫂都盡量即日交貨。

金髮店員成生招牌 當年裝修比較靚

24年前的裝潢,牛哥牛嫂的「創意牛仔堡」如今看起來依然是潮舖一間,在天悅的店舖中鶴立雞群。牛嫂自豪地說:「我們這間舖以前是很潮的,所請的售貨員都染了金髮,又長又靚。」她說當時剛開始流行染髮,社會上染髮的人還不多。幾個售貨員染了一把長長的金髮,頓時成為了焦點。

當年像「創意牛仔堡」這樣的潮舖又何止一間,牛嫂說:「當年商場剛剛開的時候,很多店舖都裝修得很靚。那個時候,大家比較願意花錢和心思去裝修。後來,舖租便宜了,租舖的人又有另一種打算,未必可以投入太多的資金,也會用比較低的成本做生意,店舖就比較簡陋了。」

好景不長 競爭大、經濟差

奈何幾年興旺的光景過後,1994年西九龍中心開幕,風頭一時無兩;接着元州邨的元州商場相繼落成,分薄了人流;加上九七金融風暴,經濟不景,商場的生意就更是一落千丈。牛嫂說起這些年來的起起伏伏,一臉見怪不怪的淡淡然說:「其實都是跟着大環境,有什麼金融風暴的,經濟差,生意就跟着差。」

數商場最慘淡的一年就非2003年沙士莫屬,牛哥說那時的商場最多「吉舖」。那一年,港九各處都有不少商舖抵不住慘淡的經濟環境,相繼結業。

牛哥說名牌牛仔褲的襟章,是「牛仔」潮物之一。

在人流本來就疏落的天悅,牛哥牛嫂的牛仔褲舖居然也捱了過來,因為除商場陸續減租外,他們也沒有再請售貨員。「當時靠一些熟客生意,拉上補下,其實都做得住。」翌年,夫妻倆便決定趁低價把舖位買下來。

買的買 賣的賣 商場業權分散

像牛哥牛嫂般買下舖位自己經營的,天悅內有不少。他們在商場經營多年,捱過了經濟的嚴冬,趁着低價毅然買下舖位,從此守着一間舖。但亦有業主做不住,選擇把舖位出租。

買的買、賣的賣、租的租,商場的業權分散,商戶的流動性高,缺乏團結。有經營美容生意的老闆投訴,天悅的管理很差,保安員似有還無,一些設施壞了也要拖很久才有人來修理。牛嫂說:「現在的管理的確比以前差。因為商場人流始終不多,有時一星期的生意就靠星期六、日撐住。一些收入少的商戶可能連管理費都沒有交。」他們理解當中的困難,對商場的管理問題也就比較看得開。

現時天悅商場的卡鋪愈開愈多,逐漸發現成商場的特色。

遊戲卡舖老闆:租平、地段方便

在牛哥牛嫂的牛仔褲舖隔壁,是一間名為Mars Shop的遊戲卡店。牛哥說:「因為天悅的租金便宜,給了遊戲卡舖生存空間。一些稍為受歡迎的商場,業主一加租,遊戲卡店捱不住就要搬走。」舖位本來是牛哥牛嫂租來賣低價牛仔褲的地方,後來業主要收回去自己經營內衣生意,之後就倒閉了。幾經轉折下,如今是一個叫Connie的老闆在做遊戲卡批發和零售。

Connie來天悅之前在馬鞍山開遊戲卡舖,那時天悅已經略有名氣,開始成為遊戲卡的集中地。她把生意搬出來的原因很直接:「深水埗地段集中、方便,就如馬鞍山的人會到深水埗買卡,但深水埗的人不會入去馬鞍山。」

天悅廣場內的角落擺放了不同類型的遊戲機,可惜早已無人問津。

卡舖在天悅開得成行成市,老闆有老有嫩,有些做生意的本身就是遊戲卡迷。場內租金分大小舖位,細的舖位4,000、5,000元便有交易,大的舖位亦不過月租萬多元。

牛嫂說:「以前我們搬進來的時候,(大舖位)舖租每月16,000元,還要另外加3,000元管理費。」她說後來商場淡靜,租金漸減,有些業主索性做全包宴,租戶交一筆錢就包了管理費。

遊戲卡迷:只想要一個聚腳地

在場內的遊戲卡店,都會擺放桌椅供玩家對戰。Connie在自己舖位隔壁租了另外兩間舖,一間用來提供對戰的地方,幾百呎空間內有一個雪櫃和4張小方桌;另一間則用來擺放貨物。

每間店舖有不同的經營模式。有些店舖,顧客只要消費就可以免費使用枱櫈。在Connie的店內對戰,每小時只需3元。Connie笑說:「什麼都沒有收多,只是收了冷氣費,連舖租都沒有計。」

有店舖空間不足,會擺放桌椅在店外供顧客使用。

熟客Lawrence玩了遊戲卡有13年,與一班朋友正在玩卡的他表示,不介意花錢租用地方,只是想要一個可供玩遊戲卡的聚腳地,「去免費場不是不行,但通常要跟人爭地方,環境又比較嘈雜。所以我們會來這裏(Connie的舖),人少比較安靜。另外,沒有太多閒雜人,出入都是相熟的朋友,也會比較放心,不會被人偷卡。」

他們買的遊戲卡強調正版,卡牌組合中,有些遊戲卡的數量很少,價值不菲。Connie解釋:「一套正版卡內,每張卡都有指定的數目,有些卡款可能一箱都未必有一張。」這些罕有的卡款,從幾百至幾千元都有,Lawrence說:「其實遊戲卡就如同一個微型的股市,每張卡都有價有市。」而他最貴的一張卡,被他的朋友稱之為「三萬四千八」,因為該卡市值34,800日圓,約港幣2,800元。

每套遊戲卡都有指定卡款數目,有些攻擊力或防守力較強的卡款千金難求。

舊舖靠熟客 卡舖營造商場特色

罕有的遊戲卡款有價有市,但與Lawrence一起玩卡的男生們都說:「我們多數都會直接買一包包的卡去抽款,很少直接收購某張卡,除非有些卡款開箱開得差不多,你真的覺得沒有什麼機會能夠再抽中,才真的會去買。」

商場主要來買卡的,以男生居多。其他如美容院和服飾店的客源,主要是熟客,或者經朋友介紹而來。牛嫂提起熟客時眉飛色舞:「有時他們不是真的為買東西,只是經過這附近,記起你了,便順道上來探你。」

隨着天悅的卡舖愈開愈多,這逐漸成為了商場的特色,牛嫂說:「不要看這個場平日看似冷冷清清,也有明星會來的。他們覺得這些地方很特別,像進來探險一樣。」她曾經見過明星來逛商場,又說如今不少商場一式一樣,開很多名牌店,天悅這個樣子反而更有自己的特色。

你想看更多精彩的深度文章嗎?請購買今期《香港01》周報,或點擊此處:成為我們的訂戶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