婦女節|家庭工作難兼顧 團體推特別計劃 三招助主婦重返職場

撰文:曾鳳婷
出版:更新:

不少婦女是照顧家庭的主力,同時因家庭而放棄工作機會,但亦有婦女希望能重投職場,減輕家庭財政壓力。要兼顧家庭與工作絕不容易,她們需要較彈性的上班時間,讓他們同時兼顧家庭和孩子,種種限制下,令婦女找工作更為艱難。有團體提供一系列友善婦女工作計劃,向婦女提供就業支援,以及推動僱主提供更多友善婦女的職位,讓她們更容易重投職場。

香港婦女中心協會(下稱協會)在2019年推出「友職可尋」婦女友善就業計劃,旨在協助婦女規劃及找到配合自己生活需要的工作,讓她們重投職場。計劃包括向婦女提供求職培訓、就業支援、推動僱主提供更多婦女友善職位,以及提供較廉價的託兒服務。

想幫補家計 又怕子女無人照顧

受惠於計劃、育有一名5歲女兒的曾小姐,憶述自己曾因主力照顧女兒,有一段時間沒有工作,一家支出只能依賴丈夫收入和僅有的儲蓄,故她急切想找工幫補家計,惟又擔心年幼女兒無人照顧。曾小姐也做過散工,但在暫居香港的舅父離港後,她便需要全職照顧女兒,「舅父有事要走,本身個女一直係佢幫手湊嘅,咁嗰陣冇左,咪自己湊返」。

曾小姐憶述自己曾因主力照顧女兒,有一段時間沒有工作,一家支出只能依賴丈夫收入和僅有的儲蓄,故她急切想找工幫補家計,惟又擔心年幼女兒無人照顧。(曾鳳婷攝)

她亦尋求過家人幫忙照顧女兒,讓她能工作幫補家計,「係香港冇其他屋企人可以幫手照顧個女」。她認為在香港兼顧工作和照顧有小朋友的家庭是一大難題,「就算係雙職返工,都畀唔起錢去請外傭幫手,加上我又冇地方畀佢(外傭)住」。她擔心如當散工,而家庭萬一發生突發情況,需要臨時請假,僱主亦未必諒解,家庭的憂慮令她遲遲未能重返職場。

曾小姐擔心自己外出工作後,女兒無人照顧。(受訪者提供圖片)

為了找到一份穩定的工作,曾小姐數年前考獲護理牌照,本來打算投身護理行業,但大多護理工作需要輪夜更,難以切合她照顧小朋友的需求,故她不得不放棄。到2019年底,她巧遇香港婦女中心協會街站,得知協會提供託兒和幫助婦女找工作服務,在職員幫助下,曾小姐成功找到一份全職工作。現時她在社福機構任職家居護理員,「返8點半,5點半收工,好少要OT,通常準時放工,又近住個區,有咩急事都可以請到假」。

曾小姐的女兒則可以在她上班時間,暫時在中心使用託兒服務。(資料圖片)

而她的女兒則可以在她上班時間,暫時在中心安置,「因為係同一區,我收工就可以直接去接佢。呢度提供嘅服務比坊間平,又開得夜,重點係我會負擔得起先」。最終,曾小姐得以在幫補家計同時,讓女兒得到適當的照料。

僱主大多難接受「遲到早退」 令婦女難兼顧家庭

參加「友職可尋」計劃,提供媽媽更及友善婦女工作多年的兆恆清潔服務有限公司總經理林雪華表示,不少婦女有意工作,惟因需要全日照顧小朋友,只能使用零散時間去做兼職,但也因此較難找到工作。婦女亦常常因為小朋友的活動和假期,需要請假照顧孩子,僱主未必接受。

清潔公司老闆林雪華深知婦女的需求,認為提供一些彈性上班時間如媽媽更能幫助一些有需要的人士,如經濟壓力大的基層家庭:「唔敢話幫到幾多,一份半糧都好過得丈夫一份糧。而幫到佢哋同時,我哋亦可以解決人手問題」。(曾鳳婷攝)

林雪華認為這就是現時婦女所面對的難處。她曾遇過一名員工忽然不停遲到,經追問後發現,原來她要送小朋友上學後才能上班,遲到只是暫時找不到人幫忙接送。了解事情緣由後,林雪華決定讓員工彈性上班,好讓她能兼顧工作之餘,亦毋須放棄親自照顧孩子。

「我都有一個女,雖然依家大個咗,但我都經歷過,都明白嘅」。她認為提供一些彈性上班時間,能幫助有需要的人士,例如經濟壓力大的基層家庭,「唔敢話幫到幾多,一份半糧都好過得丈夫一份糧。幫到佢哋同時,我哋亦可以解決人手問題」。

婦女離開職場多年憂脫節

香港婦女中心協會高級教育幹事楊海燕表示,過往服務中接觸到不少家庭主婦,他們已離開職場多年,仍想重新投入工作幫補家計,卻無從入手,「佢哋做家庭主婦幾年,有啲甚至十幾年,如果想去做返嘢,都要做一啲事前準備」。因此,協會設立「友職可尋」協助她們。

香港婦女中心協會高級教育幹事楊海燕表示,過往服務中接觸到不少家庭主婦,他們已離開職場多年,仍想重新投入工作幫補家計,卻無從入手。(曾鳳婷攝)

她指出,截至1月中,已有50名婦女受惠於計劃和獲得彈性工作,並有43間公司願意向他們提供友善婦女的職位,包括家務助理、保姆、辦公室清潔員、餐飲、包裝和售貨員等。計劃除向婦女提供就業支援,亦有求職培訓,「因為好多時婦女認為自己好耐冇出嚟做嘢,嗰幾年係一片空白,但事實上唔係,只係佢哋唔識點樣轉化畀僱主知」。協會亦針對婦女情況作中間人的角色與僱主溝通,以及教導婦女如何將以往擔當家庭照顧者的豐富經驗,轉化為她們的相關經驗及履歷。

宜有托兒服務作後盾

婦女即使成功就業,亦要面對其他問題,例如無人照顧子女。楊海燕指出,協會亦需要提供後援服務,故「友職可尋」計劃中,提供了托兒服務,令她們無後顧之憂。

她認為現時托兒需求十分大,單是協會便有超過300個家庭登記,希望使用托兒服務。楊海燕指,若想婦女無後顧之憂下重投工作,便需要推動托兒服務普及化,但不能單靠非政府組織推動,她認為政府應擔當主導角色,將保姆工作專職化,視他們為員工而非義務工作者,肯定他們的付出,相信有助解放更多婦女勞動力。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