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教育中心創辦人培訓逾千學生包括傷健人士 遇抑鬱學員心境變

撰文:黎倩婷
出版:更新:

近年本地咖啡文化興起,不少上班族視咖啡為生活必需品,坊間的相關課程亦越開越多。約十多年前,Candice到澳洲進行工作假期,並在當地的咖啡廳工作,從此對咖啡文化着迷,考取各類專業資格並成為評核員,近年創辦Tasse Coffee杯子咖啡,店內提供各式各樣的咖啡課程,由入門班至國際試都涵蓋在內,過去的教育經驗啟發她打算將公司轉型為社企,教授更多本地對咖啡有興趣的人入行。
在她教導過的學生當中,有不少來自中學、社福機構等,亦有弱視人士及聾啞人士,更透露最年長的學生已屆75歲。Candice遇過一位每天需要飲三杯咖啡的中二學生,他需要持續服用抗抑鬱藥物,帶有刀疤痕的手偶然會手震,「佢應該深受家庭壓力影響,情緒經常不穩,但佢從沖泡咖啡過程中極為專注,亦得到一絲嘅平靜。」這些教學經歷啟發她希望將咖啡教育中心轉型作社企,希望透過咖啡為他們找尋新的人生方向及意義。

約十多年前,Candice到澳洲進行工作假期,並在當地的咖啡廳工作,從此對咖啡文化着迷,考取各類專業資格並成為評核員,近年創辦Tasse Coffee杯子咖啡,店內提供各式各樣的咖啡課程,由入門班至國際試都涵蓋在內。(黎倩婷攝)

培訓逾千位學生 疫市開設咖啡教育中心

咖啡學問深似海,入門班並不足以滿足Candice對咖啡的渴求,於是她不斷研究、進修更專業的咖啡相關知識,然後去考取各類牌照、咖啡師資格與各類考試的評核員資格,她從2012年起,一直為本地大型連鎖咖啡店訓練員工,培訓逾千名學生。

+5

Candice近年亦開設了一間網店,引入世界各地的咖啡,「咖啡從十年前開始發展得很蓬勃,想學沖咖啡的人越來越多」,令她萌生出開設咖啡教育中心的念頭,店內除了售賣咖啡用具及咖啡豆外,亦提供手沖咖啡班、入門拉花班、國際證書考試,適合普羅大眾體驗,亦有不少前線咖啡師來進修技術,「好多咖啡店都會要求員工一式一樣咁沖咖啡,所以有啲人會嚟我呢度進修。」

每杯咖啡都能說故事 最年長學生75歲

「咖啡係一種溝通語言」,Candice認為每個學生沖泡的咖啡都蘊含着一個又一個故事。Candice過去教導逾千名學生,除了訓練本地咖啡師外,亦有很多學生來自中學、社福機構和殘疾人士機構等,她指「暫時教過最大嘅學生都有75歲」。

Candice表示,教導弱視人士時要小心他們被燙傷、聾啞人士的話便要注意口形,但最令她記憶猶深的是有次收到社工求助,想幫助一些有特殊學習需要的學生,Candice表示,當時遇過一位每天需要飲三杯咖啡的中二學生,他需要持續服用抗抑鬱藥物,帶有刀疤痕的手偶然會手震,「佢應該深受家庭壓力影響,情緒經常不穩,但佢從沖泡咖啡過程中極為專注,亦得到一絲嘅平靜。」

近年坊間的咖啡教育中心如雨後春筍般冒起,Tasse Coffee卻未有打算走上傳統之路。Candice表示,由於過往的教學經歷,令她認識很多社工和弱勢社群,也促成了多次合作,例如將所有咖啡豆的包裝工作交給殘疾人士,這些經歷啟發她希望將Tasse Coffee轉型為社會企業,她指「呢啲經歷令我覺得好Touching(感動),想成為社企去幫更多對咖啡有興趣嘅人」,盡力帶領更多迷失的人,用咖啡為他們找尋新的人生方向及意義。

長者學員組義工隊變身導師 再教導其他老友記

去年不少人受疫情影響而失業,Candice受僱員再培訓局邀請,成為「特別.愛增值」計劃的咖啡培訓課程導師,將咖啡知識傳授給就業有困難的人士,幫助他們重新回到社會工作,「有部份學生投身前線,有一啲打算學完去移民開業,亦有人喺為興趣。」課程結束後,令Candice認識了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

去年不少人受疫情影響而失業,Candice(右)受僱員再培訓局邀請,成為「特別.愛增值」計劃的咖啡培訓課程導師,將咖啡知識傳授給就業有困難的人士,幫助他們重新回到社會工作,過程中認識到學員阿安(左)。(黎倩婷攝)

57歲的阿安便是其中一名學員,阿安從前任職文職工作,隨着子女長大,生活擔子減輕,他便開始發展自己的興趣。阿安憶述,當年他還是文員時,閒時會在公司沖泡不同類型的咖啡,阿安更豪擲千金購置昂貴器材,為的只是想複製出「當年的味道」。他過去到瑞士旅行時,在當地喝過一杯特濃咖啡,淺嚐一口便從此令他魂牽夢繞,旅行後阿安一直鑽研咖啡,直至他報讀了僱員再培訓局的課程,學會更多咖啡專業知識,才驚覺以往一直用錯方法。

所謂「活到老學到老」,在課程結束後,阿安與導師Candice成為好友,他表示會繼續鑽研咖啡教育,未來更會組成一支義工隊,到不同地方傳授咖啡知識,將咖啡文化帶到更多社福機構。阿安認為,沖泡手沖咖啡的過程令他學會專注,在繁囂的城市生活中幫助他培養性情,最重要的是為他開啟人生的另一篇章。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