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渴睡】渴睡症唔係講笑 隨時冇工開 醫生教「快叉」提神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有時我們會開這種玩笑,「你成日恰眼瞓,係咪渴睡病呀?」這並不好笑。每個人都渴望一覺好眠,然後精神抖擻。有一種病卻使人不由自主地睡完又睡,因罕見,支援少,不被理解。

現實中的「睡公主」 遭整蠱 畫花臉

小時候,她叫「睡公主」,他叫「睡魔」,他們沒有魔力,也沒中魔咒,卻總是不由自主的睡着。這一睡,擦膠不見了、筆盒消失,臉上一筆一筆的花痕,同學在竊笑,留下一臉茫然的他們。「睡公主」、「睡魔」這些花名都是同學扣上的,幼稚地笑笑,也覺得這群「小眾」好欺負。

香港睡眠醫學會榮譽秘書林少萍醫生指,渴睡症病發時期多為青春期,故多是小學生或中學生,「同學仔會成日整蠱佢地(渴睡症病患者),偷文具呀、改花名、畫花臉比較多。」同學年少不理解,大人亦同樣容易誤會。成績表上操行一個「C」,那一個孤度輕易地斷定他為人:這個學生很壞。「上堂瞓教?」一定是你懶或者不專心,先入為主是慣常定律,別人很少會花時間好好理解你。

林醫生指,若渴睡症病人可於日間小眠,病情會減輕一點。(黃泳樺攝)

廚師:維園坐長椅閉目養神被趕 「米包好瞓過公園」​

工人:千位地盤工休息室10呎 橋底才是他們的海之戀

白領:新界打工仔哀歌:從選位到人潮 領略地鐵專業補眠法

學生:9歲學生求助 4成小學生唔夠瞓 醫生建議推遲上學時間1小時

中產:中產專業人士膠囊酒店補眠 你估瞓一覺值幾錢?

中產:連卡佛副總裁瞓身推廣 古早安眠療法:還可減壓止痛

渴睡症病人:被鬼壓=渴睡症?病人一周被炒 醫生:補眠亦可控制病情

法國人看香港:【圖輯】居港法國女人街拍港人睡相:最初以為他們死了

 

醫生不了解渴睡症 延遲就醫

「老師見佢成日瞓,會覺得他是品行問題,唔專心。於是,好多人會延遲求醫,直到情況嚴重。一般醫生未必了解渴睡症,會轉到好多科先來到這裏。」林少萍醫生說,渴睡症為一種睡眠疾病,可簡單分為普通的渴睡症(Hypersomnia),又稱嗜睡症,和較為嚴重的猝睡症(Narcolepsy),患者會忽然猝倒。

渴睡症的電池續航力低

坊間甚少詳細提及渴睡症,只因這亦是一種罕見的疾病。香港平均一萬人中有3人有猝睡症,而一萬人中有8、9個,患有嗜睡症。然而,渴睡症成因不明。

「雖名為渴睡,事實是醒睡控制得不好,日間應該清醒時,卻忽然轉成睡眠狀態。其實讓患者小睡十五分鐘,效果已經好好。」林醫生形容渴睡症病者人如「易沒電的電池」,需要常常「叉電」,叉(睡)十五分鐘,電力可以再持續兩、三個小時。而在睡眠充足下,一般人即使午飯後有點睡意,「不叉電」電力也可持續一整天。相反,渴睡症病者電池續航力較低。

罕見不代表不存在,「電力較低」外,亦是一名普通人。渴睡症本來與情緒病無關,唯一百個猝睡病患者有10%至20%因而患上情緒病,如抑鬱,焦慮。情緒病的數字不多,困擾的情緒還是有的,「除了同學的嘲笑,因為上堂成日瞓,讀書變差,自信心都會下降,不想上學。即使後來知道是渴睡症,也不敢和同學說,和老師講,老師都未必會明。因為大家都不是很了解,甚至不知道有此病。」林醫生試過去信予學校,着老師容許渴睡症學生上課時小睡,幸得校方配合。不過,她承認老師在管理課堂秩序上亦有困難。

林醫生指若發現小朋友於小學五、六年級打瞌睡情況嚴重,應盡早求醫。(黃泳樺攝)

渴睡病的病徵
1. 日間有過度睡意。(渴睡病主要病徵)
2. 白天忽然入睡,嚴重者可在一天內發生數次。
3. 臨入睡前看到感覺真實的夢境或幻覺。(不一定有)
4. 「被鬼壓」,即在清醒時全身不能動彈。(不一定有)
5. 忽然手腳無力倒下,如在走路時會突然無力而跌倒。患者亦可能在受驚、盛怒、大笑時,突然出現局部或全身性癱瘓而驟然跌倒,但神志清醒,數分鐘後回復正常。(猝睡病病徵)

渴睡症病人常不自覺睡着,易被誤會成品行問題或偷懶。(林振東攝)

渴睡病患者可從事多種工作 

「睡公主」長大,沒有王子一吻而醒來,因暫時未有一個根治渴睡症的方法。「渴」睡一輩子的病?

林醫生解釋,藥物雖不治本,但配合不時的小睡「叉電」,可控制病情,由平時一起床就已經想睡,一日忽然渴睡的次數很密,到治療後大概可維持半日。現實是「睡公主」也要打工,爭分奪秒的香港哪容許你睡?「工作唔容許,就會用提神藥物幫佢。不過,有個患猝睡症的年輕女孩,我看了她四年以上。她常被公司話佢工作態度好差,每份都做了一兩個月,甚至一兩個星期就被人炒左。解釋後,試過由全職轉到兼職、數小時的補習也捱不住,直到現在還在不停轉工中。」林醫生解釋渴睡症病人不能完全預知自己10分鐘會睡着,吃定藥或補眠,「沒有計得咁盡。」同時,病人也沒仔細分上午或下午較易睡着,從而選擇工作的時間,他們只可以選擇工時短的工作。不過,林醫生指這是較嚴重的個案,大多渴睡症患者都可以找到工作。除了避免駕駛,操作機械,或輪班工作以外,患者亦可從事各種行業。

香港生活節奏急速,要隨時小睡一會,談可容易?(羅君豪攝)

編按:

「香港人精神,就係冇乜精神。」黃子華這句金句,應用在香港,大概50年不變。根據雷格斯集團的睡眠調查,全球有29% 的在職人士無法得到足夠睡眠,而香港亦超過5分1的僱員早起晚睡,來處理個人及工作事務。香港大學亦曾做過睡眠調查,發現92%的在職人士有睡眠不足的徵狀。

這座無眠城市,大家都為閉上雙眼到夢鄉一刻而努力:打工仔跨區工作、長工時,有白領發掘地鐵車廂的「專業」睡眠法;然而,公眾地方睡眠被視為異相,公園、圖書館只要你合上眼就有人來驅趕,廚師寧願唔落場,地盤工為有風涼水冷的橋底而選工;中產為求好眠,參加新興療法Gong Bath、capsule hotel補眠。睡覺這麼基本的事,什麼時候變得如此艱難,甚至成為消費?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