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鐵火餘煙】調查沒結果 保險賠償歎慢板 台女傷者促港鐵負責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我現在搭乘交通工具都在看別人在幹嘛,不能看手機,然後對聲音很敏感,看到火會很敏感……」港鐵縱火案發生至今近五個月,疑犯張錦輝於5月中不治,當日遭火吻的19名傷者,部分仍在忍受皮肉之苦及心理創傷。二級燒傷的台灣遊客張欣茹接受《香港01》記者訪問時表示,審訊仍未結束,第三方公證單位因此無法給予傷者賠償。她控訴港鐵在意外發生後應變緩慢,責無旁貸,竟無人向她交代調查進度,「我不知道港鐵願不願意負這個責任」。

港鐵回應指自己也是縱火事件受害者。乘客書面申請索償後,已即時轉交保險公司跟進。檢討委員會和獨立顧問均認為港鐵的應變迅速、有效。而第三方公證單位嘉福回覆查詢時指,不會評論個別個案,但會按既定程序,詳細審視每一宗個案後,直接向申索人交代結果。。

港鐵縱火案:38歲台灣女遊客張欣茹,額頭和眼皮仍泛紅,右手凸出一顆又一顆的疤痕。(蔡正邦攝)

港鐵縱火案:欣茹受傷後手腳須穿壓力衣。(蔡正邦攝)

38歲的台灣女遊客張欣茹,是港鐵縱火案中其中一名傷者。被評估為二級燒傷的她當日一度危殆。《香港01》記者到台北採訪她,張欣茹脫去漁夫帽和長袖外套,只見她手腳穿上壓力衣,額頭和眼皮仍泛紅,右手凸出一顆又一顆的疤痕,患上感冒的她聲音沙啞,但仍面露微笑講述自己傷勢。

煙灼喉嚨 四五天不能說話

在香港留院13天的她,由於言語不通,根本弄不清自己的燒傷程度,「我只知道身上有插一些管子,有會講中文的護理師叫我不用擔心」。事發時她被濃煙灼傷喉嚨,有四、五天未能開口說話,醫護替她剪掉燒焦的頭髮,方便清洗傷口。

右小腿三級燒傷 如被刀割

張媽媽向記者展示欣茹在港留院時的照片,只見她面上全被包紮著,繃帶遮掩不了燒腫的臉,手腳傷勢較重,無情火將她手腳的真皮層甚至毛囊徹底破壞。她的右小腿更屬於三級燒傷,傷口像被刀割開一樣,左手需長期放在一個藍色箱上抬高,保持血液循環,雙手指頭都被包紮成球狀。

全身10%燒傷 右小腿需植皮 四肢穿壓力衣

2月23日,欣茹情況漸趨穩定,在弟弟、弟婦及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人員陪同下,返台接受後續治療,當時她身上蓋著被,臉上仍裹著繃帶,架上墨鏡。欣茹被送往林口長庚紀念醫院留院一周,由曾參與八仙塵爆救治、遭燒傷藝人任家萱(Selina)治療團隊之一的整形外科主任莊秀樹醫師接手治理。

穿壓力衣 防疤痕擴散

這時候,欣茹才開始了解自己傷勢,「醫師說我全身10%燒傷,左手深二度燒傷,右小腿是三度燒傷,從腹股溝取皮,面積有手掌這樣大,做了植皮手術」。傷口癒合,代表疤痕開始生長,故她穿上壓力衣,「把它們壓下去,往外擴散,會比較平整」。

不能曬太陽 要熬一年多

莊秀樹醫師指欣茹的康復進度良好,相信她很快可復工。欣茹現時集中物理治療,希望關節不要萎縮,將來不影響駕車。她臉上的紅斑還未退掉,不能曬太陽,壓力衣焗促,遭燒傷毛囊的地方又難以排汗,這樣的日子,欣茹還需多熬一至兩年。

莊秀樹醫師指欣茹的康復進度良好。(蔡正邦攝)

港鐵縱火案:台北傷者張欣茹臉上的紅斑還未退掉,不能曬太陽。(蔡正邦攝)

8月負傷復工 「再停下去我會把這裡吃垮」

出院後,欣茹搬回與父母及弟弟一家同住,她因傷停工,位於彰化單位的房租卻不能斷供,雖有健保幫補,但家中只有弟弟工作,欣茹的醫療費用一直加重家人負擔,故她決定8月復工,「我們家沒有很富裕,再停下去我會把這裡吃垮」。

港鐵不覺有錯 寄醫療單公證單位無回應

3月16日,港鐵與東華三院將募捐得來的善款分派給傷者,疑犯張錦輝在5月14日不治後,欣茹不滿事件像不了了之,「我弟弟有找港鐵公司,港鐵覺得不是他們的錯,指他們也是受害者,所以需交給第三方公證單位處理,回到台灣後,我們在台灣所有醫藥收據寄給嘉福(第三方公證單位),可是完全沒有回音,他們說事情的責任釐清後,他們再來評估怎樣賠償,可是那個縱火者已經走了,那個案件怎麼樣?不曉得,沒有講」。

欣茹:不知道港鐵願不願負責任

欣茹續說,「總得有個結案吧,我搭的是你們的公共交通工具,你們不應該負一些責任嗎?」她指港鐵在急救過程中,沒有及時反應過來,疏散人群,延誤救治傷者的黃金時間,希望有人向她作出交代,「我不知道港鐵願不願意負這個責任」。

【港鐵縱火專頁】賠償膠著 傷者披露恐怖5分鐘:圍觀者只顧拍照

港鐵縱火案:欣茹外出時會戴上漁夫帽和穿上長袖外套。(蔡正邦攝)

看到火會很敏感

高高興興來港旅遊,卻遇上駭人意外,欣茹現在忍受皮膚增生的痛楚,「因為(皮膚)很薄,被人家碰到會痛」,原本在中州科技大學任教觀光與休閒管理的她,愛到處旅遊,現卻需避免到人多的地方,「我都走不遠,只能在附近散步」,還要面對心理創傷,「搭捷運怕人多,要媽媽陪,我現在都在看別人在幹嘛,不能看手機,然後對聲音很敏感,看到火會很敏感,有時候媽媽在煮飯會很緊張」。張媽媽說,欣茹會一直提醒她沒關火,「我說我有注意,但我還在煮,不用緊張」。

港鐵﹕公司是受害者 專家指應變處理穩健

對於欣茹的控訴,港鐵發言人回應指,在縱火事件中,港鐵是受害者,對乘客受傷感到難過,願傷者早日康復。

港鐵的高級別檢討委員會及獨立專家顧問均認為,港鐵的應變處理穩健、有序、迅速及有效,職員已盡力保障他們的安全。

247萬募捐善款分發予傷者

港鐵公司與東華三院早前舉行公眾募捐,共籌得善款港幣247萬5000元, 當中包括港鐵公司及其員工共捐出港幣200萬元,和公衆捐款港幣47萬5000元。港鐵和東華三院參考專業醫療意見後,按留院時間作基礎,全數善款已透過東華三院分發予同意接收善款的受傷乘客,包括一名台灣遊客。

港鐵有購買第三者公眾責任保險,公司收到有乘客提出索償的書面申請後,已按既定程序,即時轉交保險公司或其委託的公證行跟進。保險公司會按個案的情況考慮,在各方完成調查及確認責任問題作出合適的處理。港鐵亦與保險公司保持溝通。而第三方公證公司嘉福則回覆指,不會評論個別個案,但會按既定程序,詳細審視每一宗個案後,直接向申索人交代結果。

後記:對縱火者沒恨或不恨 只想有合理解釋

欣茹在意外後收到大批親友慰問,她卻說不想回覆,希望待身體好一點時站出來讓大家安心。張媽媽紅著眼說,女兒不想別人擔心,一直強忍身上的痛,總是笑面迎人。訪問後,欣茹帶記者到附近的捷運站乘車,生性樂觀的她,雖說暫時不敢再來香港,但談到昔日到處旅遊的時光,仍難掩興奮。對於縱火者,她沒有說恨或不恨,但望著身上的疤痕,她只想得到一個合理解釋。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