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鐵火餘煙】披露恐怖5分鐘:門一關我已著火 圍觀者只顧拍照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濃煙、火光、人群、尖叫聲、快門聲、救護車響號聲……2月10日傍晚,無數照片和手機片段在網上流傳,有男人下半身成火人、有雙腿被燒至脫皮的女生、有臉被熏黑的女士呆坐月台,港鐵尖沙嘴站關上閘門,傷者一個又一個被抬上救護車……「門一關,就看到煙跟火,大家往後面的車廂跑,我有跑一點點,但我已著火了」,台灣女遊客張欣茹在訪問中首度公開事發經過。對圍觀者只顧拍照,沒有向傷者伸出援手,她感到失望。

港鐵縱火案:受傷的台灣女遊客張欣茹表示,事發時聽到很多的拍照聲,感到很生氣。(資料圖片)

敲司機的門告知失火

欣茹帶男友人來港遊玩,首天便遇上意外,她遊覽太平山頂後,坐上開往尖沙嘴方向的港鐵列車,豈料險踏上死亡之旅,「門一關,就看到煙跟火,大家往第二後面的車廂跑,我有跑一點點,但我已經著火了」,欣茹指自己是倒數五人擠入第一卡車廂,縱火疑犯張錦輝應隨後踏進車廂,可是,甫關上車門,隨即濃煙密布,人群往第二卡車廂跑去,「我的手已經著火了,我往人多的地方跑沒有用,要到沒有人的地方去滅火,那時候我穿厚外套,我就自己拍手上的火,去敲司機的門,告訴他失火了要停車」。

港鐵縱火案台北傷者張欣茹:現場人群令她感到失望,「都沒有人理我們,那時候看到很多人拿手機拍照,覺得好無奈。」(蔡正邦攝)

忍痛爬樓梯到出口 被圍觀拍照感無奈

由金鐘到尖沙嘴站,欣茹在火海中待了近5分鐘,「我覺得疼痛的時間很久很久」。車門一打開,她立即衝出車廂,「我直覺要找水,要滅火」,可是,現場人群令她感到失望,「都沒有人理我們,那時候看到很多人拿手機拍照,覺得好無奈」,欣茹的朋友一直幫她找水,被濃煙灼傷喉嚨的她開始說不出話來,她不管腳上的痛,爬上樓梯,往出口方向求救,「那時候更多人呀!聽到很多的拍照聲,我就很生氣,我已經這個樣子了,你們好像在看熱鬧,沒有人幫忙」。

【港鐵縱火專頁】賠償膠著 傷者披露恐怖5分鐘:圍觀者只顧拍照

睹高芷楠燒至脫皮 「她不像我那麼慌亂」

當她在月台跑來跑去的時候,看見其中兩位傷者──疑兇張錦輝及女學生高芷楠,「那個男的,當下我不知道他是誰,他已經趴在地下,我心裡想:嘩,怎麼燒得那麼嚴重?」在找水的時候,欣茹又遇上高芷楠,「我看她很無奈地坐在月台地上,她穿了一條短裙,腿已經燒至脫皮,她靜靜地坐著,不像我那麼慌亂,但她好像也有走到樓上找出口」。欣茹回想車廂閉門前一剎,她站在車廂中間扶手位置,高芷楠在她面前、坐在車門旁邊的座位,而張錦輝則靠近門邊,三人距離不足3米,張不作一聲,門一關,車廂瞬間充斥濃煙,她懷疑張是那時把易燃物料潑向乘客。

「然後我就走不動了」,她急忙找港鐵車站職員求救,說要找洗手間,可是他們說港鐵站沒有洗手間」,欣茹絕望地蹲在牆角,當時圍觀的人太多,她臉上泛起灼熱感,相信已被燒傷,遂將外套脫下蓋著自己,免被拍下容貌,有港鐵職員推來辦公室座椅給她坐下,又拿來急救箱,但她傷勢太嚴重,根本派不上用場,至欣茹被送上救護車時,已是半小時後的事。

可能當下有人在幫別的傷者,我不知道,我沒有受惠,我一直找不到水源。
我已經來過香港五、六次,很喜歡香港,那天本來打算帶友人到廟街找好吃的。
事情過了之後,暫時不太敢去香港,因為那時候感覺香港人好冷漠!
台灣女傷者張欣茹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