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四女生走出家暴、輕生低谷 獲司徒華基金獎 冀當護士回饋社會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踏入21世紀,「重男輕女」議題看似絕跡,事實上卻是似有還無。就讀中四的女生陳麗倪是新移民,小學時期經常遭母親持續無理體罰,導致身心受創,一度燃起自殺念頭。後來經社工的輔導和協助,而入住兒童家舍,重獲新生,踏入中學後,她漸漸領悟一個道理:「自己都唔係最慘,點解要自殺?」

為表揚其奮鬥的經歷,陳麗倪獲教協頒發司徒華教育基金獎項,並附有1萬元的獎學金;她表示,該1萬元將用作補習英文,努力裝備自己,以入讀大學護理系、當一名護士為目標,回饋社會。

陳麗倪是石硤尾惠僑英文中學的中四學生,平日笑面迎人、性格開朗,然而開朗的背後,埋藏傷心的過去。(吳煒豪攝)

陳麗倪是石硤尾惠僑英文中學的中四學生,現時身兼學生會會長和領袖生等職務,平日笑面迎人、性格開朗,常被老師稱讚勤奮;然而,開朗的背後,埋藏傷心的過去。

來港後始遭母親無端體罰

麗倪六年級時,由母親攜同與弟弟一起從廣西梧州正式移民到香港;然而想像不到的是,香港成為了她傷痛回憶的開端。自小六開始,其母親開始無故持續地體罰陳,不但使用衣架抽打,嚴重的一次,她被母親先後以手提電話及水樽擲向面部,導致頭部受傷。

母親出現這樣的表現,麗倪估計,因繼父不時毆打母親,導致母親患上情緒病;加上母親到港後沒有工作,依靠綜援生活,亦有賭癮,於是由最初回到家後會無原無故被責罵,到後來發展成無原因地體罰。

陳麗倪(右)談及被體罰的回憶時,不禁落淚。(吳煒豪攝)

最令麗倪心傷的事情,便是母親「重男輕女」,麗倪指,飽受體罰的時期,母親從來沒有打過弟弟;而弟弟亦由初時會出口相勸,後來亦變成習以為常,不論母親怎樣打,弟弟都不再相伸出援助之手。

閃過自殺的念頭因掛念外婆而打消

這種情況,令麗倪陷入絕望:「有一次(母親)打我嗰陣,佢唔小心打中細佬,跟住佢即刻走過去問細佬有冇事。麗倪陷入近乎絕望狀態:「既然你都唔需要我,邊個仲需要我?」,她形容當時被母親如此被對待,感到失去人生希望,曾經多次將自己反鎖在洗手間內,更冒出了結生命的念頭:「究竟呢個世界有無人可以幫到我?」

期時,麗倪突然想起遠在內地、十分疼愛她的外婆,開始懷念外婆過去無微不至的照顧,最後因為「唔想離開婆婆」,因而打消自殺念頭。

麗倪曾想過要自殺,但想起十分疼愛她的外婆,因而打消自殺念頭。(吳煒豪攝)

+7
+6
+5

打消自殺的念頭,日子仍是要走下去。幸慶學校有社工發覺麗倪身體有體罰傷痕,繼而揭發她的慘痛經歷,最後更將她其轉介至兒童家舍生活,逐漸脫離噩夢。

家舍職員安慰為第二個家

事隔多年,如今麗倪仍難以釋懷,訴說過去,淚水依然決堤,但她形容自己已變得堅強,不會再有自殺念頭。她表示,在藍田的家舍生活時,舍員之間經常互相鼓勵,而家舍職員亦跟她說了一句感動至今的說話:「呢度(家舍)係你第二個家。」麗倪升讀中學後,更經常參與義工服務,期間領悟一個道理:「自己都唔係最慘,點解要自殺?」

陳麗倪(右)升讀中學後,經常參與義工服務,期間領悟一個道理:「自己都唔係最慘,點解要自殺?」(吳煒豪攝)

冀成為服務長者的護士回饋社會
陳麗倪表示,在中學文憑試後,希望能升讀大學護理系,擔當一名專責老人服務的護士,回饋社會。對於社會大眾,她希望市民在看見欺凌事件時,應該要站出來阻止:「有啲嘢要行出一步。」

為表揚其努力奮鬥的經歷,麗倪獲教協頒發司徒華教育紀念基金「好學生.好老師」計劃獎項,頒獎禮將於明日舉行。而至訪問期間,麗倪才知悉將獲發港幣1萬元獎學金,並立刻變得雀躍:「拎到獎金後,我會搵間平啲嘅補習社補習英文。」

陳麗倪希望能升讀大學護理系,擔當一名專責老人服務的護士,回饋社會。(吳煒豪攝)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